05 January 2010

回复马华副总秘书陆垠佑

马华副总秘书陆垠佑诚惶诚恐为总会长翁诗杰护驾又有登峰造极之作,就连翁总的表情也不容别人用自己的观感来阐释。当魏家祥告诉我,特大出炉后,翁总和参与集会的中委们都处在伤感的气氛当中,所以,我表述翁总有沮丧之色已经很贴切。原本还想用"如丧考妣"来形容那战败的凄惨场面,但想到马华的政客不乏忤逆之辈,孝权孝利无孝子,也就作罢。


我与马青总团长魏家祥首次会面,畅谈马华党争的阴暗面,其实有点要看狗咬狗一嘴毛的心态,於是按照魏家祥的陈述和分析达致的结论而写。陆垠佑否认翁总有沮丧之色,难道被投不信任票的翁总那时暗自窃喜而不形於色?因此,陆垠佑如果愿意把翁总那时的表情如实公诸於众,乃众人所期待的一种分享。


陆垠佑已承认他的确建议廖中莱填补蔡细历署理总会长的职位,这才是关键问题。但否认此举是要翁诗杰也必须走,其实不必担忧触怒翁总,因为在最近与10位部落客交流时,翁总坦荡荡自言於20091012日已备妥辞职信,因此,我的贴文中说廖中莱填补署理总会长一职,"以便顺势而上成为代总会长,意味着翁诗杰也必须走"是有迹可寻及相互呼应的。陆垠佑迫不及待为廖中莱拓开权路,按照马华党章,署总是代总会长的人选。


陆垠佑必须解释,在那时刻,如果他坚认双十特大不被恢复党职的蔡细历可以被填补,那么,扬言输掉一票就走的翁诗杰,为什么陆垠佑不替翁诗杰准备后事而独选蔡细历呢?陆垠佑的政治道德於此可见是因人而异的。


按照我的研判,陆垠佑建议廖中莱坐二望一可以维护本身的政治利益,干掉蔡细历既是他的乐趣也是隐有的长期议程。如果特大议决案被各界定调为翁蔡齐走,他认为蔡细历的党职应该由廖中莱顶替而上是基於什么立论基础?为何他不举荐得票最高的副总会长江作汉为署总?因此,陆垠佑夫子自道"完全没有其他意思或意图",形同走进怡红院,还说不是来嫖妓的。


11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好料

thunderkajang said...

他可能不只我国人民经历了许多白痴的考验后,已经学会脑筋转上转下,越描越黑,不知所谓!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呵呵。。。
陆狗儿快快扑出来保护主人。。

汪汪汪。。。。我银佑狗儿绝对不容许人家欺负我的主人翁。。。 汪汪汪。。。咬咬

Kenny Liew said...

"就连翁总的表情也不容别人用自己的观感来阐释"

这是你写的。

林放,你会说别人,怎么你又不让陆垠佑自己去阐释他所看到的翁总表情?没有表情不能是一种表情吗?扑克脸你总听过吧?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只会说人短处,却不知道自己正在做的正是同样的事,有什么资格评论?

自重一点吧。你文章说的差不多全都可以一次过转嫁会您自己身上。说人前请先看看自己。

FlyingSquirrel said...

妙!一針見血! 翁总什么表情重要嗎?! 看陆垠佑的法術吧!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前辈您太武断了,也许怡红院只是间卖胭脂水粉的商店呢?哪有什么妓女?而且就算是妓院,走进去的也不一定就嫖,可能只是借厕所呢?更何况妓女的工作就是露、淫、诱,进去的人除了嫖客,难道就不可以是婊子吗?

只是一些推论,供各位参考一下。

chchoo said...

我是一名水喉匠,可以进怡红院帮他们修水喉吗?

他們不是去嫖妓的,只是水喉有点漏水.

吾说八道MyRAF said...

走进去不嫖,但是要大家说我嫖也可以。姓陆的喜欢就好。

thunderkajang said...

进去嫖了也可以说‘嫖不是嫖’,或是‘个人声誉事小,怡红院的期望事大’。

chchoo said...

哦!伯芳,你是要派义务消防队进怡红院救火是吧,需要我把那些软趴趴的过期水喉给先切...切断吗?

晨曦 said...

陸老是過氣的失敗政客,當年他給黃家定和翁詩杰打下馬來的時候臉色還不是沒有人的臉色。目前我不知道為什麼翁總會委任他副總秘書。而陸老想東山再起,我看可不容易了。因為Tanjung Malim可不是一個安全區了,特別是被黃家泉這個半佛半妖的"人"強姦後,當地的華人也可能再投反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