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December 2009

符之庆令星洲日报记者自吃死猫

海南会馆联合会郑重否认星洲日报的报导,总会长符之庆声明未曾说过要向马华总会长翁诗杰收回海南联颁发的"海南精神奖"。


由於事实俱在,符之庆确实没有指名道姓说是那一位部长,处於理亏的星洲日报对处理此新闻的来龙去脉作出解释,自证"无意曲解,诚挚道歉",期能平息可能延烧的争端。


星洲日报记者吴芷欣据说还是一位见习记者,听风便是雨或画公仔画出肠来,通常是报界新雀在历练的过程中易患的毛病,加上她的上司副采访主任潜意识里也联想到这人是交通部长,疏於查证,导致这次闯祸的原因。


不过,按照记者吴芷欣人在现场的录音,符之庆意有所指,避重就轻的谈话,也难辞其咎。符在森州107周年会庆以海南话发言,事后记者邀请他重复讲词内容,他说:"另一段就是马华的,我们海南人在去年就给了精神奖,给那些做官的、做了部长的精神奖,可是现在我认为不是精神奖,是私人奖了,因为ideology不同,他们争做大官,想发达,若有人想把精神奖拿回来,我会支持。"


虽然符之庆没把那"部长"本尊揪出示众,但以去年翁诗杰是唯一的部长获颁海南精神奖,其实已不言自明。问题出在主观意识的判断,一旦以白纸黑字点名报导出来,就画蛇添足之嫌。这种"惨不忍睹"的局面,以海南人乡亲情重,当然容不得符之庆公开撒野,纵容海南人收拾海南人,丢人现眼。所以,海南联不得不矢口否认这些谈话的迷糊地带并非剑指翁诗杰。


符之庆被问及他口中的"他"是谁?符之庆笑着说大家都知道,海南人有几个人拿?

这句欲言又止的话,使人联想起翁诗杰这鲜活的脸孔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是,涉及到新闻报导专业,就不能把本身捕风抓影的对象,塞给符之庆之口,因为他既然闪烁其词,就有本身的考虑和议程。


当今政党和华团领袖对某些议题有所责怨时,每每取巧指桑骂槐,如果被责者反驳,翁诗杰的辩解强项就是"有人对号入座,与我无关",其实,符之庆若有意甩翁,也可以其人之矛攻其人之盾。


如今,即使义正词严否认,同样留下一条尾巴,到底他没指名道姓的"他"是谁?


吴芷欣对自己错误解读致以歉意时说:"符先生的确没提到"翁诗杰"3个字。当晚,我综观他的谈话,个人以为他讲的是翁诗杰,因为唯一的海南籍部长是翁诗杰。"


不过,星洲日报还是面对事实,扛上了自吃死猫的道歉责任。这个事件足以让新闻从业员提高警惕,有些事实自以为是地抖出来,也会惹麻烦。


风云时报 特约 4-12-2009

9 comments:

hainansword said...

吴芷欣小妹好可怜,不知人间险恶,不知有人可以讲话不算数;有人可以说;“我好痛恨那个生我下来的人!” 但是小妹千万不可写他不孝顺母亲,因为他可没说那人是他母亲,分分钟他会告诉你其实他是牛魔王托世,从石头里爆出来的!

海南会馆联合会要向有关部长收回海南精神奖,难道该部长是潮州人,客家人,南海人?难道是非华裔同胞?难道是印裔部长?难道本国有很多位华人海南籍贯部长是大家不知道的?当我们是‘露露’来玩?

如果堂堂一个籍贯社团的领导人讲话可以如此丢人现眼,如此像鸵鸟把身体埋在沙里伸出个头就当大家看不到那么荒谬,那么籍贯里的那位拿精神奖的部长级人士更是不遑多让,青出于蓝了。呵呵,我可没说是哪个会馆和哪个部长呀,有人对号入座,与我无关;我可是很有专业精神的,最多只会指鹿为马罢了!

海南兄弟姐妹们,你们那种敢做敢当的精神去了哪儿?二十多年前你们陈群川乡长那种敢做敢当、不屈不挠的精神灭亡了吗?

丘仲尼 said...

正义至上,情在房间,CC我要,万古流芳!

海南人总会长口中讲的“部长”(部长的意思也包括副部长),星洲日报独家“对号入座”为翁诗杰,在报界来说,这并不奇怪!

想当年,林放大哥服务的报馆(新明日报)的总经理兼总编辑“罗厘佬”可以发下指令,要报馆抽掉“陈财和上议员”的相片(跟别人合照也一样要从中间剪去陈财和再驳接),小弟当年身为新明的小记者,对老总大人“公报私仇”的做法也深感心寒。

最来,在1990年全国大选之前,劳动陈财和的结义兄弟林龙华出面,才搞掂“罗厘佬”,陈财和在新明日报才“重见天日”,这一段“报馆整人”历史,林放大哥不会忘记吧!

所以说,昊芷欣小妹在这次事件中并没有错,她是代罪羔羊,凭她一个小小的见习记者的身份,根本不敢擅自将翁诗杰“对号入座”。

在此事件上,我坚决认为,是修改她稿件的上司(办公处主任,也有可能是总社的总编辑级人马)加上神来之笔,让吴小妹吃死猫。

其实,海南总会长所指的“部长”,也可能是周美芬副部长,不过,今天的星洲日报已经公开与翁总为敌,要“对号入座,当然非翁总莫属啦!

海南精神奖风波只是一个开始,翁总一日不下台,星洲肯定会出现更多“报界流氓”及更多“澄清报导”的怪异现象,不是相信吗?请拭目以待!

丘仲尼 said...

正义至上,情在房间,CC我要,万古流芳!

海南人总会长口中讲的“部长”(部长的意思也包括副部长),星洲日报独家“对号入座”为翁诗杰,在报界来说,这并不奇怪!

想当年,林放大哥服务的报馆(新明日报)的总经理兼总编辑“罗厘佬”可以发下指令,要报馆抽掉“陈财和上议员”的相片(跟别人合照也一样要从中间剪去陈财和再驳接),小弟当年身为新明的小记者,对老总大人“公报私仇”的做法也深感心寒。

最来,在1990年全国大选之前,劳动陈财和的结义兄弟林龙华出面,才搞掂“罗厘佬”,陈财和在新明日报才“重见天日”,这一段“报馆整人”历史,林放大哥不会忘记吧!

所以说,昊芷欣小妹在这次事件中并没有错,她是代罪羔羊,凭她一个小小的见习记者的身份,根本不敢擅自将翁诗杰“对号入座”。

在此事件上,我坚决认为,是修改她稿件的上司(办公处主任,也有可能是总社的总编辑级人马)加上神来之笔,让吴小妹吃死猫。

其实,海南总会长所指的“部长”,也可能是周美芬副部长,不过,今天的星洲日报已经公开与翁总为敌,要“对号入座,当然非翁总莫属啦!

海南精神奖风波只是一个开始,翁总一日不下台,星洲肯定会出现更多“报界流氓”及更多“澄清报导”的怪异现象,不是相信吗?请拭目以待!

林放 Lim Fang said...

文正(邱仲尼)兄:
我己向海南人查证,他们口中的部长并非一概而论包括副部长。因为海南人方语有"副"部长的词句。如果你要给符之庆找下台阶,未必得到其他海南人的认同。
星洲近期的倒翁作派的确可从处理新闻方式产生想像空间。这点,有同感。
新明的陈年旧事略有所闻,但不清楚内情,因未涉编务。报馆这是非之地,有鸟人就有鸟事。专此。

林放 Lim Fang said...

有海南人指点:
海南话副部长读音:Wu Bolt Jiang

丘仲尼 said...

感谢林放大哥的指教!

从即日起将勤力学习海南话,以免“误解”或“听错”海南话,对伟大的海南人领袖产生误会。

赞同林放大哥所言,报界乃是非之地,庆幸自己能够脱离报人生涯。

无论如何,是黑是白,华社眼睛是雪亮的。

said...

不经一事,不长一智。。。

香槟 said...

撇开部长不谈,那么对比跟南洋商报和中国报,星洲日报自己额外捏造3段,那又怎么说?

「该报导的第一段,提到翁诗杰,符在演讲中,根本没有提过翁诗杰的名字。」

「第二段报导说样说:这个人现在已经以个人主义及利益为先了,他已不能被称为一个称职及负责任的领导人′

「第三段文字是′在翁的领导下,马华闹满城风雨′

这三段文字,都没有出现在其他报章里。
星洲不是有心的,他是故意的。

那么,星洲日报跟小眉小眼的小报有什么分别?
对于星洲不断抹黑翁诗杰,我感到无比恶心。现在还猖狂到捏造话语乱扣帽子,罔顾一个七旬老人家符之庆的声誉来毁谤别人。媒体操守彻底死亡。

Anonymous said...

香檳,

我只能說~~因為他的華語表達能力不是很好,我只是想把他的意思帶出來,但我承認也沒表達好,因為記者不可能把原文寫出來啊~

我比較不能理解及沒想到的是,矛頭都指向了星洲~

其實當晚我也只是當普通加班,去了一場海南周年紀念,然后用普通的心態及心情寫下他的致詞(完全沒有倒翁的意思,但是像你們這種讀者就把它看成了倒翁,這也是我完全沒有意料到的,所以是不是讀者也帶著有色眼鏡去看新聞?)

是媒體把它弄得復雜?還是讀者自己把它復雜化了?我不知道。。。

我下次會小心警惕,造成你們的困擾,我真的很抱歉~~對星洲及我的主任、副主任更是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