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December 2009

禁制文化形成病态

霹雳州九洞收费站附近,一辆双层巴士因司机打瞌睡,撞向路栏酿成102伤惨剧,即时令高官的反应是:禁止巴士於夜间载客行驶。政府高官养成一种心态就是,解决问题靠一个"禁"字,要不然就是修订法规严惩,他们以为在大马法律工厂制造无数的禁止,就国泰民安。


目前,每晚有50万搭客在夜间通过巴士这交通工具往返各地。由於那该死的司机打瞌睡造成巨祸,就禁止巴士夜间行驶,白天的交通拥挤难道不是另一个祸害场景吗?


政府官员的"禁"策略已成为病态。像掠夺案件高峰时期,警察总长慕沙哈山就认为应禁止电单车在吉隆坡市内川行,以抑制这类罪案;因为中国妹在夜店横行,马华妇女组主席周美芬主张禁止聘请中国女佣,以免制造家庭纠纷;如果要回顾更搞笑的,20多年前,三米威鲁认为要降低交通意外事故,必须禁止司机单手操作驾驶盘,这种创见等於也禁止司机用另一只手排档,要如何驾车才不抵触法制呢?当然这屁话,最后成了笑话。


环顾我们的社会,强制严禁的事物多得不胜枚举,禁止游行示威能够平息民怨众怒吗?禁止谈论敏感课题,是否对国民团结带来立竿见影的效益?不管合情合理与否,我们已被牵引到一个广泛受到禁制的社会。因为"禁"是大马的思考文化。


惩罚烟客奖励烟厂


作为打击和禁制吸烟的一种手段,卫生部下令每包香烟的最低售价RM6.40,这意味着原本三五令吉的廉价烟都得起价,让低入息者烟有瘾而钱不足,知难而退戒烟;以前12支包装香烟从此禁售,理由是,不要让年轻一代轻易买到香烟。


香烟贵了,是否就协助烟客戒烟?那是没有抽烟的卫生部官员的奇思妙想。30年前,香烟售价低於1令吉,烟客随着赋税一起成长,抽到如今的RM9.30还是面不改容,乐此不疲。


烟盒上印有器官受烟害荼毒的图像,起初确实恶心,习惯了也就不会让人引为警惕,因为每个烟客都有侥悻心理,认为因抽烟引起的疾病,自已有免疫力。


卫生部提高烟价惩罚烟客,其实间接奖励香烟公司的财库。到底能不能把国内的烟客吓走,只有烟客最清楚,卫生部只是彰显他们对国家贡献了智慧,对没有发言权的烟客来说,这是愚不可及的。海洛英再贵也不乏吸毒者,香烟的售价算不上有什么镇慑作用。


如今国人体重偏向肥胖,导致糖尿病、心脏病等等与饮食有关,特别是快餐店的煎炸食物被指为元凶,但是,电视和平面媒体的广告依然被允准去诱惑人们的食欲,各电视频道推出美食节目花样百出,这也是多事的卫生部应该去关注的问题,而不是天天拿香烟来说事,就表现政府关心人民的健康的模样。

2 comments:

月光光 said...

叫廖中莱宣布禁止快餐店经营好了。避免肥胖问题日益严重。

国家要这样的部长,满街都是。随便抛颗石头出去,都可以击中部长的头。

wesan michael said...

cheap rolex watches
adidas nmd runner
ralph lauren polo shirts
cheap jordans online
nike air zoom
cheap mlb jerseys
cheap real jordans
adidas tubular
ralph lauren uk
nike air zoom structure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