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December 2009

处处监狱处处奸

芙蓉沉香监狱突有侵犯人权的风云,服刑期满的出狱人揭露,华、印裔囚犯被允许与家人通电话时,不准使用母语与家人沟通,必须使用国语或英语,以便在旁监视的狱卒能了解谈话内容。如果使用其他语文,即时被盖上电话。


这名自称Jacky 黄的过来人,通过武吉甲巴央州议员谢琪清安排记者会现身说法,他因毒品案於79日入牢10个月,扣除假期后只被监禁6个月,於1113日恢复自由。

Jacky 黄说,囚犯可通过家属购买电话卡,於一周内有三四次机会,使用狱内的公共电话亭致电家人与朋友交谈。但狱方的新条规规定必须讲国、英语,使到他们被生拉硬扯,脱离语文纽带而缺乏亲切感。


如今,甚至有服刑人以密函揭示狱长的专横手法己严重违背宪法,岐视多元文化及侵犯人权。


不过,这一说词的可信度仍有待置啄,监狱的责任是改造犯人,并没有参与调查已定罪囚犯的后续活动,既使囚犯与亲友所交谈的内容,也可录音查究,用不着在旁监听。


与最近从双溪毛糯监狱,因拥枪受囚的释放人了解,他说,一个星期可与家人通电话三四次简直是幸福和优待。在双溪毛糯监狱只准一至二周致电一次,那些报名要讲电话的人排队尽管讲,没有狱卒管你讲什么语言。


他说,有些囚犯来自非洲、缅甸、越南、孟加拉、印度、柬甫寨等等国家,要他们讲马来话或英语,这与现实是脱节的,上述的指控未必全面。


目前,家人探监时可向狱方付钱购买电话卡,囚犯可按照本身的囚犯号码领卡后排队致电。不过,电话费就像德士的计费表那样,跳得令人触目惊心。不过,那些囚犯老鸟从实践中学得一门绝招,当电话一通,他们即刻按下电话机上的绿灯钮,电话卡就不必承受扣除余额。


监狱龙蛇杂处,有外援的丰厚资金也可令囚犯成为大哥级"王犯",有些人甚至可搭通门路把手机带进牢房。在监牢,狱卒在黑道的暗语叫做"街灯",当他们替囚犯暗中挟带物品时,这行为叫做"行船"。


据过往的情况,由囚犯亲友托付,携带手机给囚犯的服务费8002000令吉不等,风声吃紧收费水涨船高,如要充电,每次50令吉,三次100令吉,收费也看监狱的形势而定。


不过,囚犯之中不乏能人异士,他们可通过牢房内的灯泡的电流来充电。

另一种挟带物品的中介人是上法庭应讯的扣押犯,他们利用空隙取得违禁品,具有久习的特异功能把电话机、毒品塞进肛门,有的甚至可以利用喉咙置入手机,令人叹为观止。


一般上,上法庭回到监牢必须隔离一周观察,这段时间正好给黑手接收有关违禁品,再一关过一关交到"买货"的王犯。


监狱里最受欢迎的是香烟。在市场中五角钱的牙烟,售价50100令吉不等。有些是红烟草,进内另行处理为卷烟。


监狱常有突击检查,一个潜规则是,被搜获的物品只能顾左右而言他,不能泄露谁是中间人,否则会受到无情的报复。认了,被囚禁黑房处罚,吃得咸鱼抵得渴。


严以言之,让犯罪的人在监狱里受囚禁是一种处罚,正面上,是面壁思过,重新改造,但多数人一旦踏出监牢,往往有如隔世,一时难以融入日新月异的社会,由於无法掌握与日俱进的生活技能,有些人走投无路再犯罪谋生,成了监狱的常客。


此外,监狱虽然是包吃包住,了无牵挂,但狱中那些诱惑,比如额外的食物和不良嗜好的开销,往往成为家人有苦难言的经济重担。


关於芙蓉监狱侵犯人权的投诉,因各狱长行事各有作风,但愿行动党能搜集更全面的证据,为这些囚犯的冤情伸张正义。


风云时报 特约 10-12-2009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any updates coming ?

林放 Lim Fang said...

没有进一步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