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December 2009

对华教口惠而实不至的表扬

政府总会选择最佳时机,从华小到独中对国家的贡献和树立的典范,赞扬它为我国培养不少优秀的人才,甚至把华教视如已出,列为国家重要资产。


这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为吉隆坡中华独中90周年校庆,新一轮的口惠而实不至的献词;在此之前,前首相敦马哈迪和敦阿都拉也曾对华教有过毕恭毕敬的表扬。


这类谈话总会被主流媒体隆而重之报导,以前,华社差点喜极而泣,以为政府痛定思痛,会给风雨飘摇中的华文教育重新定位,纳入国家教育主流,使它茁壮成长。但是,政府最终还是那一套大恩大德的语气,以1996年教育法令为题,保证华教的地位受到保障,仅此而己。


虽然每逢大选或补选,为了争取选票,国阵政府会额外开恩给华小独中拨款援助发展经费,但是,以前视如至宝的拨款或会受到华裔选民投桃抱李,近年来这类糖果已经缺乏号召力,因为华社把这份突如其来的恩泽视为只是一种交易,并非出自政府真心实意,以行动来扶助华教的成长。


在长期为华教权益诉求中,华社积累的经验只有无处伸张的积怨,像每年为族魂林连云举办的公祭,仍然不断勾勒起华教斗争的辛酸血泪。这位当年遭政府污蔑为"造成各民族间的恶感和仇恨"的华教斗士被递夺公民权而遭受一系列的打压,他不畏强权的精神,如今已成为华教奋勇前进的精神支柱。


但是,今日由纳吉推动的一个马来西亚的理念,如果要使各族适得其所,了无悬念,他是否在盛赞华教的辉煌贡献,抹去历史的伤痕,还给林连玉一个公道呢?


纳吉在中华独中90年校庆对一个大马的论述和解释:之所以提倡这个口号,是为了要让所有的我国公民,不分种族及宗教平起平坐,皆对这片国土产生归属感。但是,华社全神贯注的华教却没有在一个大马的理念中反映出真谛。


华文独中的统考文凭一直未能受到承认,作为进入国内高等学府的指标。反之,国外大学进行广泛审核之后却接纳统考文凭的资格,这是华社胸口上永远的痛。政府拒绝的理由是十分矛盾的,它指独中未依循国家教育政策,但当今对国外招生的学历认准,这些文凭却与统考文凭的内涵相去十万八千里。教育部宁愿讨好外国学生以彰显我国教育如何发达,也不愿正视独中的真才实学。


同样的,目前舆论闹得沸沸扬扬的SPM考试的母语成绩,被摈弃在申请奖学金门外,在在说明教育部完全漠视大马的多元种族多元文化的事实。这种岐视与压制的行径能够说明我国领袖赞扬华教的贡献出於肺腑之言吗?


我国60间独中约有六万学生,平均每位学生每年需要至少500令吉津贴,不敷之数高达3000万令吉,这庞大的费用还不包括扩建以及增设教育器材,多数是通过筹款来应付开支,政府偶尔因应政治需要拨款,只是杯水车薪。


民联霹雳州政府政权未被推翻之前,拨出土地予州内独中,以地养校作为长期有经济来源用以支持独中的发展,这是当前中央政府对华教未全面扶持的权宜之计。无庸置疑,相较之下,这种对华教的实际关怀和惠泽,远远比国阵更令人宽慰。


国阵政府,尤其是自称代表华社权益的的马华和民政党,如果他们要从去年308政治海啸挣脱困境,除了要关注华社的种种诉求之外,华教的顺畅发展将是华裔选票的走向,困扰华教的发展资金若能通过中央政府采取制度化的拨款,将决定他们的政治地位,否则,马华和民政将在政治洪流中再受冲击得面目全非。


光明日报专栏 《斗胆放话》18-12-2009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