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December 2009

巫统乌鸦飞出笼

曾被冻结党籍的前巫统升旗山区部主席阿末依斯迈(Ahmad Ismail),提前恢复党籍不改嚣张本色,再为他的华人寄居论的种族主义火上加油,扬言若民政党要与巫统升旗山区部重修旧好,三名曾经在槟州升旗山区竞选的民政党领袖即民政党全国主席兼前槟州首席部长许子根、现任民政党槟州主席丁福南以及前总秘书谢宽泰,必须向他作出公开道歉。

尤有进者,他还宣称,即使他们道歉,还要考虑是否接受。

未知阿末依斯迈是否曾在国家干训局冼过脑,因为干训局灌输马来主权至上主义,已培养了不少唯我独尊,蔑视其他种族的思想。

虽然他在国阵的框架内清算民政党,不过,这位曾口出狂言,把华人当作寄居本国的言论极端者,也同样激怒华社,令人对他极度反感。

事情又得回溯,报导寄居论的星洲日报记者只写了144个字,就莫名奇妙在内安法令遭扣留,理由是要保护她的生命安全,成了内安法令最羞耻的笑话。

当时,应势起舞的马青和民政,纷纷在全国各地报警,要当局彻查他的言论具煽动恶意,但几十个备案给历史留下空白,有人认为阿末依斯迈既然已被冻结党籍已受到处罚,不必赶尽杀绝。言下之意,党罚和刑事法等同视之。

正如所有人心知肚明,当时通过报警查办只是一场政诒游戏,过后就不了了之。

但是,如今复出的阿末可不是深自悔改,反而变本加厉要民政赔罪,这场戏,势必又酿成槟城巫统与民政再度交恶。阿末的心态如此傲慢,说明了巫统还不能扬弃种族主义,首相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理念,往往就毁在乌鸦嘴里,国阵还得自求多福。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看来不简单咧!‘三年’就会是‘一年’?嘿嘿,就如‘地府’就是‘地方政府’般异曲同工啰!

但‘凡事’也没有绝对的,也有其中的变数,就好像那‘鬼样般’的内安法令:“左三年呀,右三年喇。。。人的一生有几年?” 混沌绝伦!

Anonymous said...

对于发放极端言论者,污统是“假擒真纵”深藏祸心的。广府人说:“一担砂糖一担屎”就是两种手法的轮番使用···这就叫邪恶!

Anonymous said...

槟州太监看来将被二度阉割,惨不忍睹啊!

Alfanso said...

从阿末依斯迈对民政的轻视,同时巫统主席也纵容他三番几次破坏成员党来看,民政已是穷途末路,离关门大吉不远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