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December 2009

陈平暮色苍茫情归无处

在合艾蠡园酒店,重温旧梦的马共和平协议20周念怀缅活动,最是神伤的是前马共总书记陈平仍然受到大马政府坚决拒绝他回国祭祖养老的请求。

虽然国内诸多党团对85岁的陈平的暮色苍茫寄以同情,并恳请政府以宽谅的精神让他归国,但是,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重申内阁的决定仍然没有改变,因此,对各方的请求和陈平放软身段的回乡诉求,保持坚拒立场。

政府回拒陈平归国,主要来自退伍军人组织极力排斥,认为马共与政府武装对抗期间,有数以千计的军警人员和平民在战斗中牺牲,如果让陈平回国,这历史的伤痛将使到军警人员的家属勾起责怨。此外,一些政府高官却提不出证据,泛指陈平的马共背景依然是国家的"假想敌"。

无论事过境迁后有什么说词,人们仍然要追溯20年前的合艾和平协议。当时在泰国政府参与协调和见证下,马共成员放下武器后,可以选择在泰南定居或申请回马来西亚生活是白纸黑字写下的历史事实。

但是,至今公开争论的,唯独前马共最高领导人陈平申办回马受到百般阻截。陈平不惜展开冗长的诉讼要政府履行和年协议的内容与精神,但法庭的判决,使到树高千尺,落叶旧根的夙愿日渐渺茫。

陈平通过媒体要求时任首相的敦马哈迪帮忙游说,此外,他打算在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前往曼谷时,求见陈述本身的心愿,要首相挺身相助。如果这些管道都不能满足85岁老人的心愿,那么,有人认为陈平只好把有关和平协议未受到遵守和全面落实,交由国际法庭裁决。但是,陈平己暗示将会偷渡返马完成祭祖心愿,不惜面对被逮捕和监禁的后果。

政府对国内党团替陈平说项置若罔闻,这有恃无恐的态度委实令人觉得政府漠视民间的心声,此莽将造成华社对国阵政府累积责怨。首相纳吉上台以来,落力倡导一个马来西亚的理念,其精髓乃要创建全民不分种族的包容谅解,团结和谐,以及不分彼此携手提升国势昌盛。

在大马这个特殊社会结构,包容与宽恕是国民齐心一致的基础。无庸置疑,政府与马共既然签署了和平协议,历史也已找到了停损点,过去形容马共是极端、激进的恐怖分子也都烟消亡云散,马共既已落实了和平的承诺,政府却还要钻进历史的牛角尖去唤醒昔日的仇怨,心胸未免太过狭窄。

尤有进者,当今坚拒陈平回国,显然违背了和平协议的承诺,政府以今日的强势去冷落、报复20年前的宿敌,固然可以抚平某些群体的伤痛,但却典当了整个政府的威信。

任何武装对抗难免有死伤的悲剧,达致和平就是要彻底磨灭印记,消除矛盾。停火与和平也就顺理成章既往不究,如要清算,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和平协议。

然而,政府却选择性地对当年缔造和平的陈平追究血债,这不但令民间对政府的威信有所置疑,也使国际社会对大马本身签署的协议,事后有模棱两可的诠释,暗存诟议,使国家的信用和形象受损。

陈平於20周年纪念会上呼吁政府让过去成为过去,虽然此话是为他返国发出的悲情哀语,政府切莫藉着陈平心有所求,抱持着傲熳的态度坚持已见。政府有必要全盘研讨和平协议实施这20年来,我们是否落实这个当年被誉为光荣和有尊严的协议。

当年致力於完成和平进程的高级警官,最有资格解释当年的承诺,而这些年入暮年的退休高官,与陈平及民间的声浪是一致的,政府还得三思,认真纠正倾斜的思维进入了误区,在难得的和平上涂鸦。

光明日报专栏《斗胆放话》4-12-2009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青山处处埋忠骨 ,何须马革裹尸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