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December 2009

马华栽在这批搞是搞非领袖

纠缠不清的马华党争一旦进入重选对决,三派人马表面上都如毛泽东所说的:"任它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表现得潇洒自如。但是,各自的盘算,都没有把握在这场战斗中掌握绝对的胜利优势。

面对着赌钱没赢过,斗嘴没输过的总会长翁诗杰,廖中莱派系要跟这位师爷耍把戏还不够班。信誓旦旦输一票就鞠躬下台的翁诗杰,不走的时候,只消一句话:"个人毁誉事小,社会期望事大",就毫无愧疚留下来再指点江山。马华的斗争已没有诚信道德可言,只有睑皮够厚、擅长颠倒是非才是挣扎求存的绝招。翁诗杰指天笃地说输了要走,他竟然可以解释为,是按照那时期的需要而讲那些话,是政诒游戏规则。

同样的,廖中莱、魏家祥、周美芬在双十特大之前还与翁诗杰有生死与共之盟,但这义气很快就像煤气泄气,引爆了对翁的逼宫。当他们挥舞着"还党诚信"要马华重选时,他们做人的原则与诚信也成了疑问。

当前,由国阵主席及首相纳吉"主导"的马华重选,作为彻底解决党争的途径,据说是廖中莱引进外力,试图快刀斩乱麻来奠定本身派系的利益。但是,此举也被视为吴三桂引兵入关,使马华的主权交给鲁仲连来拿捏。

回首一望,主张重选的,首由蔡细历於10月3日,促请翁派实践总辞的承诺举行重选。这段期间,由於廖派密谋逼宫,恼羞成怒的翁诗杰遂於10月15日的中委会,拟就提案召开特大,以让中央代表审议是否要重选。

不过,当时气势如虹的廖派只想轰走翁诗杰和蔡细历,顺着势头登位瓜分党权,强力反对重选。

谁也无法估计到,向来是条硬汉的翁诗杰山不转路转,放下身段与蔡细历言归于好,紧急拟出一个石破天惊的"大团结方案",由於双方没有信任的基础,还劳动首相纳吉见证他俩破镜重圆,并受到首相的祝福。翁在马华党争中,是第一个要求巫统的手伸进马华的人,以前那嘴脸要抗拒巫统霸权和要当家做主的英雄气慨,瞬间灰飞烟灭。

眼看坐享其成的算盘打不响,廖派动员16名中委联署,撒下1128的特大政治之网,以重选为主要诉求。这与他们众口一词反对重选的最初态度,简直判若两人。

拥有党权而头脑发热的翁诗杰,怒斩其中四名受委中委,并填补翁蔡两方面的人马,增加了实力。乘胜追击的总会长再开铡,把廖派6名会长理事会的成员撤销委任,马青总团长魏家祥和妇女组主席周美芬榜上有名。

魏、周上演了泪洒记者会为民主死亡哭丧,较后还主张修改党章限制总会长的大权。令人难以理解的是,当这批人依附在总会长的权力之下享有的党职和官位时,以及出谋划策开除蔡细历时,他们对马华党章的民主向来就享受着情趣,刀子架在他们脖子上时,论调就变质。

翁诗杰不顾后果的狂斩滥杀,助长了社会舆论的极大反弹,华团也都按奈不住,纷纷表达唯有重选才能平息纷争的意愿。1128特大原本可以为廖派增加诉求的筹码,但是,可能含金量不足,於会前取诮改以汇报会来终结本身免於含羞带耻。

然而,有关交流汇报汇,廖中莱宣称有1600党员出席;魏家祥补上一脚说,当中有1193名中央代表。翁派女将王赛芝则综合各管道,估算只有547中央代表。马华这批人谁的话可相信,问神也问不出结果。

若说有1193中央代表这可观的出席率,廖派怎会临阵龟缩改为汇报会?若是特大一开到底,即使议案不受当权派认同,起码也可以拿这个数字作为"学术研究",据此向当权派施压,同时也可向巫统显示点颜色,博取支持和同情。

马华的重选日期,派系的歧见一直无法取共识。廖派指望正副首相替他们出头,或许会弄巧反拙,落得出卖马华主权和尊严的罪名加身。近期,正副首相越来越愿意摆出大家长的姿态给马华训教,但是,巫统若过於强势介入,势必受到诟病。即使出於一片好意解决人事纷争,也得依据马华的党情、党章来为重选铺路。

马华将於12月2日召开紧急中委会,预料将讨论12月5日常年大会是否展期,以免当前的敌对情绪和氛围使大会难堪,尤其是,受邀出席的首相和国阵各成员党的党魁到场,情况十分尴尬,在三派领袖游走,难免顺得歌情失嫂意。

中委会在翁诗杰人多势众的情况下,或会通过有利於当权派的重选日期。然而,引起激辩的是,翁蔡倾向於马青和妇女组也该一并举行重选。虽然有人认为党争是在母体爆发,但是,这两个臂膀全面卷入派系斗争则是有目共赌,如果领导层要全面重新洗牌,他们不能置身度外。

上述争议如果能一一排解,问题的关键还是这一天是否来个总辞,使马华党争另辟新章。重选,其实是另一场斗争的开始,没有一个派系能独占鳌头,马华的凝聚力,早就给这批领袖搞得分崩离析。

风云时报 特约 30-11-2009

4 comments: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 said...

林放大哥,你好。
你说的没错,就来个全部重选是最好的办法来解决党争。就以现在廖派的班底,如没跟老蔡合作,根本是成不了事。

GentleMan said...

马华三(贱)剑客
廖 魏 周 就是
现时代的吴三桂。

企業教練 said...

希望還能保有尊嚴!

Anonymous said...

母体重选,妇女组及马青因该重选。 以示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