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December 2009

中国女硕土生控诉遭警视为妓女日记(3)

中国女研究生在马来西亚无辜入狱8

坐牢日记第六天

126日,清晨我们被一阵争吵声吵醒了,当地的华人妇女不知道为什么和“黑头巾”起了争执,我没有听清楚他们在吵什么,就知道“黑头巾”骂她“ Too dirty!脏死了!”,并且要求女狱警把这个华人妇女弄到别的牢房去, 女警没有搭理她。

监狱的吵闹声又惹火了女警,她今天把我们从牢房叫出来,站在另外一个牢房的门口,双手举过头顶,贴着栏杆站着。美琪没有及时把手贴在栏杆上,女警就过去拧 了她的耳朵,以美琪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吃这种亏的,于是她很愤怒地还了手。

女警被她的举动怔住了,大概是因为从未见到过有胆量还手的人,反应过来之后把她推 到了“黑头巾”的那间牢房,看来是把隔离她作为一种惩罚了。除了美琪,我们又被关回了原来的牢房。只有美琪气鼓鼓地坐在那家牢房的地上。幸好昨天那个当地 的华人妇女也被关进了那间,不然我真担心开朗的美琪,就要被活活闷死在那间语言不通的牢房了。

到我们被带出去吃饭的时间了,读名单的时候,女警跳过了美琪的名字打算不放她出去吃饭,但是另外两个警察清点人数的时候发现少了一个,于是美琪最终还是被 带出来吃饭了。到了吃饭的时间,别的女孩子都迫不及待地开始进餐。可美琪却一个人呆坐在哪里,气得不肯吃饭。

后来她的男朋友来看她了,那么坚强的她,这次 居然眼睛里噙着泪花了。他那样子看起来老实憨厚的男友,耐心地安慰着她。用费安娜上次来探视我的话来讲,这里的“有情郎”还真多。今天除了美琪的男友,还 有另外四个女孩子的男友过来探望她们。巴拉看了他们一眼,当时没说什么,出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有句话叫做,期待总是很长,相聚总是很短,惯例下午6点之前我们一定要回到牢房。所以时间一到,那些女孩子的男朋友们就都离开了。这时巴拉进来了,说:“I know five men came to visit this afternoon. Call them. Ask them to come back, otherwise, nobody can come to visit you tomorrow. 我知道五个男人今天下午过来探视过,给他们打电话,叫他们回来,否则明天没人可以过来看你们。”

中国女孩子们都很明白他的意思,他是回来之后发现这5位 男士还没有给钱就走了,喊他们回来付钱的。巴拉把自己的手机递给她们,让她们把男朋友们叫回来。“你快点回来给钱,不然明天就不让看了。”“骨感美人”电 话自己的男友说道。

其他女孩子也纷纷把男友喊回来,无论是那些开车在路上的,还是已经回到家里的,一个也跑不了。付过钱之后,他们又回来看自己的女友一 眼,有个女孩子问道:“你给了多少钱啊?”

他的男友说:“不多,不多。”

“到底多少啊?要是太多了,我心疼啊。”女孩子又追问道。男友笑笑没回答。毕竟这 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所以每个男士统一口径,没人当场道出支付的具体数字。

这件事真的震惊了我。公然索贿就很让人大跌眼镜了,此时此刻的情景,戏剧化到如 此不真实,也就是我讲的跌破眼镜。人都走了,还有叫回来要钱的,我真的是生平第一次见到如此赤裸裸的贪婪。

费安娜今天未能得空来看我,幸亏我昨天英明地备上了一条。回到牢房之后,美琪又被隔离开了。可是换班的时候,带着牙套的可爱女警清点我们牢房的人数的时候 发现少了一个,就又把美琪给放回我们这里了。

回到老地方,美琪还是蛮开心的。她又带来了另外一个牢房的消息说:“我刚进到那边,就有一个泰国女孩子指着那 个带黑头巾的黑人妇女跟我说,‘This is our number one here.’ 通知我黑人妇女是这里的老大。”。

美琪虽然英语很差,但是这句还是听懂了。其实她如果能好好学英语一定能学得不错。因为前几次我在牢房教英语的时候,我发 现她真的是很有天分的一个,海南女孩子读几遍还是生涩不准确,而她看过两遍一般就记住了,而且发音也不错,真替她的语言天赋惋惜。

她又接着说道:“然后老 大就冲我竖起两只了大拇指,说道,‘ You. 你。 Good ! 干得好。’”看来黑头巾很嘉许美琪的斗争精神,也尽量选择了最简单的英语和她沟通,颇有惺惺相惜的感觉。

因为是那个不凶巴巴的“牙套女警”当班,所以海南女孩就大着胆子半开玩笑地用手比划着吸烟的动作跟她要烟,因为那天我们看到她在监狱外和另外一个女警在吸 烟。

“牙套女警”有点尴尬地笑笑,然后指着摄像头摆摆手。意思是有监控,不行的。她跟其他的女警不一样,她很少怒斥我们,如果牢房太吵,她会用手指放在嘴 边说:“嘘……”所以我才用“可爱”来形容她。人在尊重别人的同时,也赢得了别人对你的尊重。至少这位女警是平视我们的,而不是俯视我们的,于是她也赢得 了大家的喜爱。

深夜,监狱铁门又“哐啷”的响了,大家对这声音都麻木了,这个时间,不是换班就是抓人,换班已经又换过一次了,看来是又抓到什么人了。两个新疆脸孔模样的女子被带入。一个大约50岁,另外一个是20几岁。我突然觉得这里真是一个“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拙劣舞台,而我们无论有罪无罪,都已经先入为主地成为人们眼中所谓的反面角色了。

这时,一个印度女孩子和昨天被关入的当地的华人妇女不知道为了什么起了冲突。两人就快要动手开战了,由于两个黑人女子都力挺印度女孩,那个牢房的其他人也 嘲笑那个华人妇女,所以她明显处于劣势。

美琪说:“那个当地的华人妇女行为怪怪的,说话的时候总是用力地拍别人的肩膀一下,那个牢里的人都不喜欢她。”虽 然只是被拘押者彼此见的小矛盾,却似乎透视出由于长久以来,一些错误的舆论导向和复杂关系淤积起来的矛盾,造成他们不和,容易起冲突。

为了防止他们打起来,女警只好给那个华人妇女调换到其他的牢房了,我有些同情她,看到她无助地要求换牢房的时候,我觉得她好可怜。之后,我又觉得很悲凉,芸芸众生,为什么我们要彼此仇恨,歧视,我不想高调地去呐喊什么让世界充满爱,但是为什么我们不能和平共处呢?

晚上牢友们继续海阔天空的聊着,诸如“谁是吉隆坡最牛的妈咪了?”,“哪个娱乐场的小姐最漂亮?”等等,都是一些风月场所的话题,我插不上嘴,所以不参与。我背靠着牢房的铁栏杆任思绪漫游。白天的事情,让我想到了和它鲜明对比的一件事。

有一次,我,费安娜,莫森,和另外一个伊朗男生一起租了一辆车去马六甲玩。一路上的飙车让我差点没把自己的胃都吐出来。车上振聋发聩的音乐,也确实让我和费安娜看到了80后和90后的巨大区别了,我俩颇有被青春狠狠撞了一下腰的感觉。

我起初觉得那个伊朗男生的开车技术太差,我很慌张地问道:“Do you have driving license? 你有驾照么?”然后他递给我看了一下让我相当吃惊地东西。天啊,他居然有F1驾照。原来他是故意开得这么颠簸的。

那个周末马六甲生意火爆,大大小小的宾馆都客满了,由于我们没有提前预定,所以没有地方可以住,只好晚上11点多从那里启程返回。可是我们租的只是一辆普通的Gen 2马来西亚本土车,根本扛不住F1男孩这么折腾,于是抛锚在半路上,因为一个轮胎爆了。我们的车正好坏在了一个警察局门口,于是F1男孩提出要求助警察,帮我们换上备胎,因为我们没有任何工具。当时我们剩余的三个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警察怎么会帮我们换轮胎呢?但是生活的惊喜就在于它的不可预知性,那个晚上就真的发生奇迹了。

F1男孩去了警局,那天其他人都出去临检了,只剩下两个警察。于是其中一个警察打电话,叫回其他警察回来帮助我们。大概过了5分钟,一辆警车开过来,下来两个马来警察。他们热情地帮我们换了轮胎,而且分文未取。这是我对大马警察印象最好的一次了。路上,我对F1男孩说道:“It is really a miracle. 这真是一个奇迹啊。”F1男孩笑着说道:Why we can not make friends with police?为什么我们不能和警察做朋友呢?”这还真是一个难度系数很高的问题。是啊,为什么不能呢?

思索人性的复杂多变,真是一件伤神的事情,不知不觉,我又疲惫得倒在了谁的脚上休息了……

笔名:冷玉

我的联系方式:Email littlefox1225@hotmail.com

马来西亚电话: + 60 17 644 0313

11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看这篇文章,感觉发闷!!

LOO(Dubai) - 迪拜 said...

如果你真的很无聊,继续读了这个故事...打发时间。 最大的谎言,女警察吸烟!!

Anonymous said...

这个所谓的女诗人扭曲很多事也许她真的是当副业陪座的。

她是哪间大学的?谁知道?

Anonymous said...

女警吸烟有什么?还有马来人吃猪肉的,你没见过吗?

Anonymous said...

不知道,就不要乱侮辱人,否则就是没素质。

Anonymous said...

迪拜

你只对马华党争感兴趣啊,叫他们别争了,下届全下台了。

LOO(Dubai) - 迪拜 said...

匿名先生或小姐,正常马来女孩吸烟是极少数,通常是那些在卡拉OK或夜总会的应召女郎。我们很不幸,让她看到了一个吸烟的女警。

在迪拜非常沉闷,所以阅读无聊的文章打发时间和无聊的家伙交谈。

其实也有很多的好文章,但在一些无聊的家伙加入,变得毫无意义.
我感兴趣的是马来西亚政治,不仅马华...

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回应您的意见,我讨厌匿名...再见!

thunderkajang said...

新的一年快到了,大家一起来。。。。

*DELETE 昨天的烦恼;
*SELECT 今天的快乐;
*SETUP  明天的幸福;
*SAVE   永远的爱心;
*CANCEL 世间的仇恨;
*COPY   醉人的风景;
*PASTE  美丽的心情;
*WISH   天天好心情;
祝愿大家2010新年快乐!!

西西留 said...

回楼上大大,西西留刚看到邻座的马来暗探开了两瓶啤酒,还左拥右抱。

很正常啦在这个番薯国。

祝您新年快乐,anyway!

Anonymous said...

坦白说,那真正厉害的中国人不会在马来西亚留学。他们首选美英,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

在中国,能上当地大学生不会选上马来西亚留学念硕士学位,除非他选择国立大学。

这个姓李的留学生自认能说几句英文就很了得了,在我看来,她的英文是最普通的英语,不是什么最流利的。读者必须知道这个女人借机会宣传自己。什么诗人不诗人,在中国随便拿块小石子一扔,随便可以找到几个。中国的人才多得很。

西西留也不必和其他读者辩论了,我们知道你有一个正直的心肠,处处维护真理,但别忘了有时候你的好心肠真的会错帮坏人了。你也不必侮辱别人的国家叫番薯国家,难道中国不比马来西亚更番薯吗?如果我们要一一说出中国的问题,肯定会比我们这儿厉害,不然不会有打靶的惩罚了。

你们别为了这小狐狸精闹个脸红耳赤,那不是上了她的狐狸当吗?

盼望在这儿的读者读读看看这贴文就好啦,别太激动,也别被这狐狸利用了。拭目以待吧,真相会大白的。

祝新年快乐!

LOO(Dubai) - 迪拜 said...

西西留,

如果你能看到他们是暗探,那么他们就不是暗探!

马来西亚著名的口号:
Look like me...
Sound like me...
But not me...

因为他们是印尼基督教徒,
可以喝啤酒,就这样简单。

HAPPY NEW YEAR!
Che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