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November 2009

梦游的青蛙也跳槽

当民联三党致力於两线制的未来与国阵分庭抗礼时,公正党苦思对策如何应对党内一些国、州议员不断"脱线",那些蛀米虫的素质和政治情操,不断震撼公正党的威信和根基。在去年滥竽充数当选的议员,逐个变节转为支持国阵的独立议员,已使公正党的品牌,沾染青蛙跳槽的色彩。

两个霹雳州公正党议员退党转向国阵,己使民联的州政权变天,至今眼花撩乱的政治诉讼还在打得难解难分。如今,雪州巴生港口州议员峇鲁希山饱受党内责难下,恼羞成怒,退党而心倾国阵,成了独立议员。

公正党青年团对这位吃碗面反碗底的背叛议员,拉布条呛声促请他辞职,以制造一场补选,让选民重新选择代议士。这位声名狼籍的议员"脱线"后,即时被罗织的罪行包括:多次缺席州议会;不出席党的活动;不出席雪州的活动;将州议员的预算消耗殆尽,却不曾举办亲民活动;丝毫不曾举办任何有利于选民的计划;没有协助选民解决困难;行踪不明,难以联络;跟雪州政府官员关系不佳;服务中心毫无作为;跟公正党巴生支会完全断绝联络;完全没有协助推行雪州政府的计划。

峇鲁希山的罪责几乎包括所有议员的毛病於一身,而他真正令民联雪州政府头痛的是,他经常与党的联系脱节,有人甚至形容他只在深更半夜才神智清醒,多数时候都是世外高人,行踪扑朔迷离。

著名部落客拉惹柏特拉曾在去年大选时替他站台拉票,当时,公正党只是为了与巫统抗衡而委派他参战,没有人敢预测他会当选。

拉惹柏特拉最近撰文追溯峇鲁希山的模样,他在提名日两手空空到场,结果选举的按柜金劳烦同志们东借西凑才符合了候选人的资格。在拉票期间,他也不怎么着急,更别说有什么积极态度。

据拉惹柏特拉回忆,308那天选举成绩揭晓后,峇鲁希山不在现场,最后在他家找到他了,才补演一幕获胜时的激情欢呼。拉惹柏特拉如今事后孔明,断定公正党在308过后的三几天内,其实己失去了这议员。

为了大选而草率派员参战,公民党胜到了不少负资产,这些从来没有政治理念的人一旦成了议员,有的俨然以暴发户自居,有的自诩身价百倍,可以由国阵出高价过档。这是公正党遇人不淑所尝到的苦果,下届党选之前,类如峇鲁希山这种终日处於迷朦状态的青蛙还会浮出水面。人们将再看到,梦游也会跳槽的青蛙。

星洲日报专栏《纯属主观》13-11-2009

3 comments:

风满楼 said...

既然由国民阵线掌控的内阁不愿制订反跳槽法令,因此由回教黨沙亞南國會議員卡立阿都沙末所提出的退党与离婚论调,未必是无的放矢。受选民委托,竟然退党跳槽,还厚颜无耻地领取人民的纳税钱,这显然是马来西亚特有的政治文化,马来西亚确实bloeh得很伟大。

Fairnation said...

公正党如果不正视着些问题和清理门户。可以改名叫青蛙党了。

林前辈在风云时报里的文章"没有审讯的死刑"。说出了小生很想说的话。

那些只是跟"损友"出去喝喝茶并没有干案的人如果遭受击毙,是很冤枉的。很多人觉得击毙那些匪徒是理所当然。在还没有定罪前他们是"清白"的。

小生是绝对不赞成"庭外法律",太容易被人操纵。冤案就会变多。也反对为了"教训"匪徒, 而把他们有意无意的致死。这在文明法治的社会是不容许的。

Anonymous said...

拉惹柏特拉是間接的幫兇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