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November 2009

两位女性的无尽煎熬

街头罪案横霸的今天,人们开始提高警惕以保住本身的财物和安全。从办公室、餐厅出来前往驾车的路程,人们都得左顾右望,看看有没有不速之客随时从旁杀出,以暴力控制你交出财物。这种罪案趋势已成为生活中难以抹掉的阴影。


掠夺案件过去两年已是多数妇女的噩梦,有些人被从旁闪过的摩多骑士抢夺手提袋,在下意识的拉扯与抗拒中,有的跌死,有的重伤而昏迷不醒变了植物人,这些此落彼起的罪案,因其频密度而受华文报章广泛报导,构成严重的社会问题,从而使到首相和内政部长不得不发号施令,促请警方必须倾注警力抑制这罪恶东西。


据知,各州警方隐隐然有所责怨,那些受到压力的高官总是有一个固定的思考模式,总以为,人口不断增加,罪案数据相应提升是理所当然的事。因此,当媒体大力报导街头罪案时,有些高级警官跳脱责任的推诿的技俩,就转嫁给媒体的刻意宣染使到社会看来难有太平盛世,似乎是,因为媒体的关注,间接引导许许多多跃跃欲试的盗匪在街头掠夺起义。


事情已到了这样的一个地步,如果受害人不是因为证件连带被抢走,他们都能免则免不去报警落案,因为警局并没有关怀和温暖,你必需耗费几个小时的等候和笔录,叙述那不到一分钟的惊险经历,而且你也毫不抱着任何期望你失去的财物可以重见天日,完壁归赵。你只想凭藉一纸报案书去申请身份证、护照、驾驶执照、信用卡、银行提款卡等等善后工作。


每个因掠夺案而到警局的受害者,都是重复同样的动作、复制同样的心情。它只是增加警方的犯罪数据的纪录。警方把它归入档案,的确,他们也是有心无力,要在茫茫人海中如何去破案。


所以,英明的警察总长突有奇想,认为在闹市中禁止电单车行驶,就能堵截匪徒造案的机会。如果此计可行,倒不如教女性在街道行走时,不准拿手提袋,那岂不消弥犯罪的诱发力?因为过去的强奸非礼,都归咎女性的穿著太暴露太性感所造成。但是,衣著密实女性也一样被蹂躏。


国人对报警抑制罪案向来不存有尽了公民责任的希望,更别说财物落入匪手能够失而复得,因此,长期耳濡目染累积的强烈意识,那就是与其事后向警方求援,倒不如靠一己之力来捍卫本身的财物。


这种抗匪逮盗的愤怒情结,又演变为另一个遗憾。不久前,一位女性不甘被抢,驾着车追匪时,以为可以像警方随时占用公路,结果在反方向的道路上失控,造成无辜者一死一伤。这位女姓的深沉内疚使她背负着一生的罪恶感,除了以三千令吉帛金一表对死者的哀悼,也自责、承诺地要每月支付五百令吉援助死者的家庭。


最近,又有刚烈女性,被一个无赖制造交通意外诱下车,抢夺她的手提袋。她以汽车追匪,结果匪徒在前无去路的情况下,不知如何撞跌死了。


这样的情节原本是奸的死了,忠的胜了,理应给正义欢呼喝采。但是,基於不能把法律操纵在个人手中,这个涉嫌以车撞匪的烈女,却要面对误杀的检控。这就是今天法律给你的保漳:保障你在卫护本身财物的过程中,万一有什么闪失,你的下一站就是监狱。


如果这事件发生在中国,网友就会怒吼声援,舆论会给正义一个定调。但是,我们的社会就是如此冷酷,没有妇女组织、没有非政府组织介入这个事件表述最起码的同情观点,只有让这两名为抵抗罪恶的弱势女性独尝无尽的煎熬。


光明日报专栏《斗胆放话》13-11-2009

4 comments:

风满楼 said...

读了林先生的文章,除了无奈还是无奈,难道别无他法?未知林先生有何高见?

Anonymous said...

善良的民众哪有胆量去和有枪有棍凶巴巴的警察瞪眼?叫全国总警长用来票选看看!

林放 Lim Fang said...

风满楼:
如果警方可以围剿歼灭疑匪还能公告战绩,那么,追匪者也是出於防卫本身的财物,导致匪徒的死亡,这分别仅在执法者与公民的权力的不同。第一位女性的确犯了十分无辜十分遗憾的错误,因为死的是无辜的公路使用者。没有人能解答这个问题。

Anonymous said...

掠夺案只见增加,而少见有破案的。
这是对掠夺行为的纵容。

受害者有敢于反抗的,手法拿捏失准要受罚···
这简直是对劣行者的鼓励了!

是谁在主宰人民的生命与财产安全?这大概又是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