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November 2009

星洲日报跟翁诗杰结仇的文章

这是星洲日报对马华总会长翁诗杰最不客气的批判。

这篇文章被诠释为报章动用第四权,发挥影响力倒翁的先声。

不必怀疑,翁诗杰心中又燃起仇怨的火把,而这火把烈焰又成为马华倒翁派系的文宣武器。

曾经扬言不怕媒体封杀围剿的翁诗杰,从来就不寂寞,尤其是新闻媒体对马华党争乾坤挪移,颠倒是非实在看不下去了,该出手就出手,媒体和华团沉默难耐。

死人由人用手闭其眼睛,活着的人让人用手睁开眼腈,这篇文章也许能在是非混淆中擦亮人们双眼,厘清真相,所以转载。

剖視馬華黨爭 2009-11-03

馬華黨爭持續了兩個多月,也讓華社這兩個月來陷入迷糊、厭倦及厭惡的情緒中。從一開始即明顯不過的一場兩個人的紛爭,竟演變成整個黨的大分裂,最後發展至週一(11月2日)這個莫名其妙的局面!

黨爭原本應該在10月10日的特別代表大會表決後落幕,但是特大的民主表決沒有被執行,被投不信任票的總會長拿督斯里翁詩傑堅持不走,卻在枝枝節節的問題上,糾纏不清,衍生了許多不必要的爭執,模糊了人們的焦點。

翁詩傑不遵從民主的表決,言而無信;而不是誰背叛了總會長、誰在逼宮。

一個沒有誠信的領導人,如何領導馬華?如何執行團結方案?又如何談得上獲得華社的擁護?

馬華史上最糟糕總會長

此時此刻的總會長只能夠代表他在黨內的利益集團,沒有資格代表華社。

翁詩傑把馬華搞到週一這個地步,可以說是馬華歷史上,最糟糕的總會長;也從來沒有一個總會長,可以如此出爾反爾、毫無原則。

身為領導人,翁詩傑不尊重去年10月黨選的成績,利用黨機關對付票選的署理總會長,過後卻把個人的去留,和整個中委會及黨綁在一起。

馬華聲稱代表華人,就必須關心華人社會怎樣看待馬華的黨爭。

廣大的華人社會,包括和華社命運休戚與共的華文報,都有權利對馬華黨爭表態,不能放任這個國內唯一的華裔政黨,在少數個人的喜惡操縱下走向沉淪,失去最起碼的尊嚴。

一個內訌不斷、四分五裂的馬華,不可能在來屆大選中發揮凝聚華社的功能。如果馬華在大選中得票率低、遭遇60年創黨以來最大的挫折,它將無法在國陣政府內代表華人,更無代表性可言。

一個慘敗的馬華有甚麼尊嚴和地位,和其他國陣成員黨商議華人的權益?馬華在國陣,又能發揮甚麼作用?

華社成為內鬥犧牲品

一個沒有作為的馬華,也將連帶的讓華社跟著受到懲罰,讓華社成為內鬥、衰弱的犧牲品。

如果馬華領袖、中央代表和黨員還相信民主,就應該根據黨章行事。黨章是一個政黨最高的法則,如果政黨不遵守、不執行黨章,黨章又有何用?總會長可以踐踏黨章,還有甚麼事情不能做,不敢做?

所以,要解決馬華黨爭,就應該回到黨章,按照黨章執行最高權力機構――特大的表決;只有遵循黨章,才不會在各種枝節上糾纏不清、毫無休止的鬧下去。

華文報肩負厘清真相使命

華文報身為民主體制的第4權,不會針對任何政黨、維護任何派系,但是為了華人社會和民族的利益,在面對大是大非的時候,報章必須為民眾厘清事情真相的立場與使命,凌駕一切。不會因為害怕被指責背後有議程、挺誰或倒誰,而選擇緘默。

因為,我們知道,在不應該緘默的時候噤聲,等同姑息養奸。

華人社會已經厭倦馬華黨爭,也不希望看到馬華因為領袖沒有誠信、不遵守黨章和民主表決,成為陪葬品。

黨爭繼續鬧下去,誰是最大的得利者、誰受害最大,大家必須清楚知道。

馬華中委會肩負起撥亂反正的重任,他們不能辜負華社的期望,有責任早日讓黨爭結束。

一個尊重民主、強大的馬華,才有尊嚴和地位代表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