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November 2009

不同的语言共有的团结

顽固不冥的历史学家丹斯里邱家金博士又再老调重弹,配合一个马来西亚的理念,再度倡议当前的教育制度必须推行单一源流语文教学,各族的母语教育穿插成课外活动的一部份。

这位未曾接受华文教育,流着华人血液的历史学家,每每因应巫统主导的政府,奉迎政府的口味,不惜典当华社的权益和尊严。无独有偶,另一位华裔回教宗教司在不久前,引据孔子和释迦牟尼的想法,认为坠楼身亡的赵明福未婚妻的遗腹子,不应受到合法的承认。足见那些拥有名堂的学者,但却与华人文化断层的专家一旦参与华人文化传统的论述,隐隐然潜存着叛变,数典忘祖。

单一源流语文教学制度过去曾被奉为团结国民的基石,但都被华社引经据典严厉驳斥为无稽之谈。董教总遣责一些学术界人士和政治人物,始终没有跳脱出保守与狭隘的思想。这种从孩童时期就在单一语文源流接受教育,形同同化的政策,在许多国家已证明是失败的。

要促进国民团结,拿他族的母语教育的权益开刀是十分可笑的。从308政治海啸即可证明,即使口操马来语,宗教相同的政党如巫统、回教党和公正党的领袖,都是在同一源流的教育下展开对峙和分裂。相同的语文尚且不能确保一个族群的团结,那还能延伸到多元种族、宗教和文化的大马社会吗?

董教总坚认,要促进不同种族的真正团结,是"平等地位论",也就是要建立各族的友好,亲善和团结,其首要条件是公平、公正、平等和开放,必须互相尊重和包容。

大马欠缺真正不分彼此的团结,并不是教育制度多元化造成各族的隔阂,反之,由於政府政策的偏颇,倾向於着重某一族群的利益,无视其他族辟的权益诉求,才导致社会的鸿沟越来越大。

华社捍卫母语教育超过半个世纪,但是,政府始终没有实践改革的勇气以应就广大华社的请求。这种不断延搁的问题,经常成为执政者的政治筹码,总是在选举时拢络华裔选票时略施恩惠。但是,这种对华教欲纵还擒的手段,已有根深蒂固的责怨。近年来的补选常对华校派糖果,已经难以打动民心。华社期待的是彻头彻尾给华教应有的尊重、公平的地位。

无庸置疑,大马的华文教育发展,是中国以外最完善的系统。无论从华小、独中、拉曼学院、新纪元学院都己替国家培育不少的三语人才。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正因为华教带给国家的优势,中国大陆、台湾和香港的外资逐渐涌入,为国家经济带来蓬勃生机。

踏入九十年代,随着中国的崛起,贸易的频密交往,大马因为华文教育的普遍而成为本区域最具强势竞争力的国家。但是,政府把这些成果视为是本身的政绩,却没有重视那是华社流尽血汗,扶持华教成长的一份丰功伟绩。政府从来没有对华社有所感恩,反之,华校偶尔受到拨款援肋,政府自视为大恩大德。

宪法保障各族接受母语教育的自由权利,但是,当国民团结成了研讨的问题时,单一语文源流教育经常成为某些人以片面之词,视为团结的灵丹妙药。在大马多元种族特殊社会结构,社会团结并不能只从共同的语文着手,只有公正、公平、平等和一视同仁凝聚的价值观,社会就渐渐形成由内心发出的不同的语言,却有共同认知的团结。


光明日报专栏<斗胆放话> 6-11-2009

5 comments:

锦宫 said...

很喜欢看您写的文章.您的文章收放自如, 文如其名, 够放!
不过我不认同您抨击邱家金师的言论. 我所知道的邱家金师是平易近人, 非常谦虚,诚恳治学的人. 如果我们不同意他发表的某些看法, 我们应该很学术,很科学的引经据典和他辩论. 千万不要因为有不同的意见而怀疑其人格.
您把那姓郑的和邱家金师放在一起谈, 对邱家金师是一种无理兼无礼的污辱!

锦宫城外
留言

Talker said...

放大人说得真好。

Fairnation said...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很浅白的道理又何须引经据典?

你要一个跟我们有文化断层的人辩论, 无疑有点对牛谈琴。

你不饮那杯水, 又如何会去思源? 没有喝过那杯水, 又怎能体会和评价那杯水呢? 这算是一个负责任的评论人吗?

这里觉得林放前辈说得比锦宫科学多了, 至少他说出"文化断层"的应由。

而你也只以邱家金博士平易近人, 非常谦虚,诚恳治学一些主观的观点来支持。
如果你觉得邱家金博士讲得对, 也可以引经据典来挺他。。。

还有平易近人, 非常谦虚, 诚恳治学的人, 不代表没有其他议程!

林放 said...

锦宫城外:
不要迷信任何有头衔的人必定有其权威性,两个法医能说出赵明福自杀的迹象,另一个泰国法医普缇也有80%的他杀观点,他们都是以学术、科学的角度娓娓道来而评断。
邱家金以什么学术论据证明单一源流的语文教育能促进国民团结?据知,他的主张已向政府促销了廿余年,假如不是华社坚持华教,如今年轻一代己不懂使用母语和文字追溯中华文化的底蕴和辉煌。
邱教授的待人态度或有可取之处,但是,并不等於他对族群权益的观点就相对的掷地有声。与你交流甚幸,谢谢。

Anonymous said...

待人接物小节,再怎么放大也掩盖不了大节缺失。没有指他‘为虎作伥’已经很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