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November 2009

政治立场跟利场滥交

几乎所有新闻媒体无不强调本身的报导和言论立场的中立,因为世俗的价值观仍然以中立为最受讨好的立场。中立其实也是潜隐立场,它游走前后左右的各个立场之间,喜恶不形於色兼容并蓄,成为最受吹捧的立场,此举出於取得读者的信实,构建商业利益的立场,无可厚非。


真正不卷入拗争、如如不动的是独立的立场。就像六根清静的星云法师置身度外,在两个仇家厮斗之间十足禅味:"当进则进,当退则退。",这话就各有领悟了。进而被灭,退落山崖,这都跟他无关,独立而不掺和,就是要阁下自理,与我何干。


没有几个人能如此超然一如星云法师的话般的星闪云游,不问世事忠奸善恶,只讲依佛法修行。在功利主义的社会,尤其变化诡异的政治,选择立场也都由利益潜移默化所推动的。媒体对国家、社会的政、经、文、教的发展和诉求,总必须有审断是非轻重的能力,表述这些课题的思维方向,其实就是立场。


立场的释义是:观察事物和处理问题时所处的地位和所抱的态度。


中国人民日报副总编辑米博华认为,阐释立场必须具备以下条件:观点是否正确,倾向是否对头,情绪是否适度,论点是否全面,分寸是否合适。


其实,无论是媒体或个人的立场,都会随着事态的变更,抱持不同态度的批判立场。譬如说,蔡细历的性爱光碟惹起私德的诟议,既然他认错扛责,宽谅的立场就难以见容有人不断踩在他的污点上来提升本身的政治道德高度,因此,打压蔡细历的翁诗杰的领导层就被中央代表投不信任票,这种审决是具体、多数人的立场。


由於翁诗杰在双十审判日之前恫言输一票就鞠躬下台,但是却藉势藉端留任,他的举措引发政治道德和情操,就让煤体不得不以他的诚信,群起鞑伐。有些人把这些言论,粗糙地解读为报章介入了马华的政治,通过贬低某些人的作为,有倒谁挺谁的意味,这无疑是要阻挠言论上的立场。


由於政客是不惜牺牲做人基本原则,审时度势谋求、巩固自身的既得利益,他们的立场是飘忽不定的,没有原则成了原则,四川变脸式的立场,都是环绕在权术上来阐述立场。


举例,挺翁倒蔡的一众中委要与总会长共同进退,翁诗杰输掉了,他们倒戈相向、撇清关系就是新的立场。他们蓄谋逼宫时,原以为可以得偿所愿,在不得要领之后,原本反对翁诗杰召开特大,解散中委会以进行重选,此时成了他们制敌的策略,廖中莱等人於是出尔反尔,以还党威信的名义,大阵仗搞第二度特大又变成了堂堂皇皇的立场。


基本上,马华党争的各造,其所观察和分析而站在那一方的立场讲话,都无需讲究原则的,政治利益是唯一的立场。"利场"永远是标榜立场的首要考量,它们经常是滥交形成的一种观念。


像森州马华主席姚再添,有人给他的谑称叫"天在摇",因为他的立场摇摇摆摆,今天从翁诗杰的窝里跳到廖中莱的巢穴,三两天之后,权衡利害轻重后又回投翁的怀抱,像这类一时风一时雨的立场,马华之内可多了,只是没有姚再添那种天在摇,鹤立鸡群的变色龙技俩而已。


回溯华文报章於马华党争以来,为避免被怪责倾向那一个战斗方,媒体竭尽所能让双方的言论取得平衡的版幅各抒己见,封面版常出现左右平分的双头条。


但是,双十特大的议决案再引起的乱象,舆论已不能对党争中各方蔑视诚信,没有落实承诺而继续保持沉默,因此,通过言论鞑伐也是媒体非常时期的非常立场。


翁诗杰一度以独行侠的姿态,洋溢着一股清流而受到新闻媒体的善意支持,但这不言而喻的立场己随着他登上总会长宝座后的性情大变,成为被媒体诟病的对象。政客可以毫不谦虚地接受100次的赞美,轮到101次受到狠批就翻脸了。这些言论往往被看作是具有议程的立场。


圣经说:"由於我的思想不是你的思想,你的方法自然不是我的方法。",因此,你的立场既然不是我的立场,有什么理由媒体不可表述立场?


光明日报专栏<斗胆放话> 20-11-2009

4 comments:

风满楼 said...

圣经与星云法师都被摆上台,不说精彩也不行,不知下个出现在台上的是何东东?

Johnny NGAU said...

情允我推荐关羽对垒公羽!

Anonymous said...

Latest news now is OTK will eventually be ousted by the decree of the "ATAS" by Dec.2009

Will OTK resist? The chances are very slim! MCA will forever be the stooge no matter what!?

这世上数我最牛 said...

otk is n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