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November 2009

马华重选缠斗的恩怨因果

追溯1015日马华中委会遴选廖中莱为署理总会长的情况,以及掀起连串斗争的因果。


当时,廖系人马七嘴八舌要填补蔡细历的署总空缺,总会长翁诗杰表明不同意。蔡营的四位中委提醒,蔡细历正寻求社团注册官确定,恢复党籍是否也相应恢复党职?


此时,早已与廖派声息相通的法律局主任梁邓忠以三朝元老的架势,援引党章的容许,确定先来个鸠占雀巢,如果蔡细历过后有资格回巢,再与中委会斡旋。


於是,有人提名廖中莱,但提到江作汉他就委婉谢绝了。因为双十特大后廖中莱的布局是,他敲定翁诗杰一走,他与江作汉搭配。


提名很快截止,中委会对廖中莱出任署总举手投票,结果以33票赞成,6票反对,2票弃权而受推举。6个反对票是陈财和、卢诚国、张日洲、郑修强、黄燕燕和王乃志。弃权票是翁诗杰和陈国煌。


廖中莱以33票受选,其实己有三份之二强的中委实力足可解散中委会,以制造中央领导层的重选。但是,双十特大后数日的运筹帷幄,廖派并没有雄心壮志要还政予民,他们早已搜集至少22名中委会成员的联署,要翁诗杰对特大议决案负责。


当时,已正式有署总职位的廖中莱坐二望一,只要翁诗杰退位,他就顺势而上。


结果,翁诗杰一反常态,对1010日吐露下野求去的承诺彻底推翻,即使廖派人马唇枪舌弹讨伐,他也死撑到底,直到他厉声说道:"你们不要咄咄逼人,逼我讲出内幕!",才镇压群雄。什么内幕还是什么真相,至今还没搞清楚,蔡派臆测,可能有一批中委曾与他策谋干掉蔡细历有关。


翁诗杰看准逼宫派的弱点,事后便宣布要召开特大以制造重选。


此时,廖派同一口径反对特大,因为有些人深恐会在重选中中箭落马。


由於形势不妙,翁诗杰暗中与蔡细历密斟,谋求摈弃嫌隙,重新整合。但蔡对翁的话不敢轻易相信,於是双双会见首相,由纳吉见证他们合作的诚意。


1022日的记者会上,於是匆匆上演了大团结方案,当时受邀前来的廖中莱与江作汉迟疑许久,后由翁到会议室苦请,才出现会场。翁诗杰还导演了大家手叠手,心连心的情节,让媒体"确认"马华真的大团结了。


由于翁、蔡的结盟,马华的头二号之争又回到原点,廖派既然无法按照计划"接管"马华,四川变睑了,连忙推出16名中委联署签名,要求召开特大以寻求中央重选。


蔡派的陈财和、卢诚国和张日洲联合声明,与其搞特大重选,倒不如中委会集体总辞,乾脆俐落解散中委会后重选,以实践双十特大前,挺翁中委的承诺。


直到113日中委会上,蔡细历被社团注册局确认可坐回署理总会长的原位,廖中莱打回原形当副总,廖派此时已断手断脚,因为翁诗杰同时革除亲廖的四名受委成员。此时,随着翁即时另委蔡智勇、林祥才和陈进明为中委,中委会又由翁诗杰掌控了优势。


事己至此,廖派的出路,就是搞特大号召中央重选。当今要求翁诗杰尊重特大的议决案,间接就是要他辞职,但这些人健忘,他们曾扬言与翁共同进退。如今打着"还党诚信"的行动委员会号召搞特大,他们的诚信也有待置啄,有点像乌龟笑鳖没毛。


综合上述马华内斗发展,重选是一了百了解决矛盾的途径。翁诗杰一度要搞重选,只是对逼宫派的唬吓,直到跟蔡细历重修旧好,以为有安乐茶饭,跟着龟缩了。


蔡派也乐见翁、廖对着干,反正目前势力已因翁诗杰割地求荣而稍见扩张,有没有重选,无所谓了。


廖中莱派系给团结方案弄得阵脚大乱,也只能选择重选来博一博了。这一博,与还党诚信这幌子没有太大关系,主要是从派系的利益作为出征的立场。不过,由於当权派铁口判定特大提案违反党章,即使1128日通过有关议案,也不会被落实。


当权派己下达指示,切莫参与特大,最好让它不及三份之一的出席率,直接流产,好过打胎。


因此,98万马华党员选出2380中央代表,再由代表选出中委会。把权力交给了领导层,如今套在几个人手中,重选之路有点无力感和茫然。


1 comment:

Johnny NGAU said...

看来所谓的“大团结方案”应该就是翁蔡两者一手编制出来的藉口,好让两人能够在全无反对声音的环境下继续掌管马华的方程式。如果真的有心尽快实行“大团结方案”,有必要革除多名中委吗?接下来就是部署两者的亲信出任州联委会主席和要求调换党的正副部长等。始终真正感受到“大团结”气氛的应该就是翁蔡这两个家伙和他们各自的“忠仆”。如果马华不尽快重选,根本就不可能解决内斗。再来已经沦落到威信全无的马华,还有那班整天在吵吵闹闹,高傲自大,“爱抛书包”以及大话连篇的“党领袖们”,简直就是一堆S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