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November 2009

巫统特效药麻醉马华党斗

马华党争最终还是采用巫统的特效药来麻醉家乱口不停。如今,中央领导层重新选举成了解决争权夺势的唯一途径。团团打结的团结方案还没揭盅亮眼之前就窒息;"一一恶霸"的1128特大也搞得面目全非。


马华这些领袖都犯贱,非得要首相纳吉介入才肯点头称是。这些耍弄权术的人,功夫再狠再歹,也抵不过纳吉不怒而威,三言两语就把他们的文功武略,消耗得灰飞烟灭。看他们过去恶斗招数推陈出新,最后不过是花拳绣腿。


马华党争之初,确能满足一下幸灾乐祸的心理,当作娱乐新闻看个爽,不料这些戏子表演欲太强,始终不肯下台,华社不耐烦了,新闻媒体来踢馆、连国阵大家长也忍无可忍出手了。


马华重选,其实是重新冼牌,讲得简单易懂就是重新较量,再打过,一决输赢。什么尊严、威信、民主就混在新的战场中再纠斗过,谁讨得中央代表欢心而中选的,谁成为马华新霸主,就是那么简单。


如果有人以为重选就给马华注入团结的元素开创新气象,肯定是天真无邪地以为阿娇还是清纯的处女。这场补选只是为了驱邪,但未必能"趋吉"。


当前,以廖中莱为首的倒翁派,较后直接对垒的对手是蔡细历的派系,假如这两人都在总会长的职位上拼,谁胜了也赢不到多数,败的一方将成为对抗势力,也就是,马华仍然在派系分裂的基础上,换上新的面孔、新的姿态、新的叫骂内容来争取上位,而派系都是以菜单人选分成两个阵营来拼个你死我话。


看到廖中莱一众中委设灵堂哀悼民主死亡,这种把道教形式注入党内诉求,是非常不理智的自招耻辱。马华90万党员,不乏佛教徒和基督徒,他们硬生生的把政治仇怨通过宗教仪式作为宣泄管道,等於蔑视华社的宗教信仰。


这种行为出自意欲领导马华、捍卫华社权益的廖派领袖,必须受到谴责。


无庸置疑,总会长翁诗杰对两大臂膀之首的魏家祥和周美芬逐离会长理事会,於情於理,这种失智、过激的动作存有非我族类,扫地出门的报复心理。


但是,这是马华党章赋予总会长的权力,根本与民主精神扯不上关系。就像翁、廖、魏、周等人共渡政治蜜月期间,联手革除蔡细历的党籍,也是按照党章行事,而蔡细历号召特大拨乱反正,也是依循党章进行。当时砍人者都义正词严,如今给逐出理事会就如丧考妣泪流连连,为民主哀号,这些人贼贱得令人齿寒。


马华前总秘书黄家泉扬言,1128特大若开不成或出席率不理想,意味着马华民主的死亡。这种以偏概全的论调,无非想借助煽情,为本身卷土重来讨个好名声。假如特大搞不成,他将以什么姿态为民主死亡守丧戴孝,才是人们期待的高风亮节。


马华之乱,其实都是政诒权术交锋的必然结果,在交战历程中的诚信、道德、风范、领袖素质全都抖出来,赤裸裸由人检验。每个人都环绕在个人利益的隐议程大放厥词,他们站在的位置,从来没有给马华带来新的方向,而是站在东倒西歪的立场上,寻找批斗的对象。马华60年的辉煌,就是给这些败家子搞得稀烂的。


卷入马华斗争的领袖,最终还是骨头软软的要由正副首相出面指点江山,才愿意收手。对照这些人口口声声抗拒外来势力的干预,掷地有声的谈话,现在就一眼看穿都是窝囊。


其实,别说党争由巫统插手调庭,有损马华尊严,即使在太平盛世,马华的政治伸张力度早就受到制肘,欲纵还擒全都离不开巫统掌心,数十年仰人鼻息的卑夷心态,早就形成马华的党格。所以,马华有暗病内伤,找巫统开方取药已跟羞耻没感觉,习惯就好。


光明日报专栏《斗胆放话》27-11-2009

2 comments:

jyuno_zen董董 said...

对这种鞠躬哈腰的病态感到可耻

Anonymous said...

有人打比方说是马华难产···要污桶来接生!

按鄙见,以马华之贼贱与不长进来看···早在洞房之夜人家已经在‘现场指导’了。马华真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