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November 2009

漏夜录供非法的判决先例

吉隆坡高等法庭於11月19日的一项宣判已视为“判例案件”(test case)。动党加影市议员陈文华起诉反贪污委员会於办公时间录取口供是非法的,他旗开得胜。

这项开创先例的判决可能会影响反贪会和其他执法机构,向证人或嫌犯录取口供的权力和程序。总检察长阿都干尼已经表明将针对高庭的决定提出上诉。

吉隆坡上诉与特别权力组第三高庭审讯,司法专员莫哈末阿里夫(Mohamad Ariff Md Yusof)负责聆审。陈文华的代表律师是卡巴星,代表反贪会的则是高级联邦律师诺林(Noorin Badaruddin)。

阿里夫宣判,反贪会漏夜盘问证人的做法是非法的,因为录供必须在白天进行。
针对反贪会委员会法令阐明“一天的时间”(day to day)的定义进行辩论。

卡巴星坚持反贪会法令阐明当局可在“一天的时间”(day to day)内盘问证人,应该只是指上班时间,即早上8点至晚上5点30分。

诺林却认为,“一天的时间”是指24小时,即反贪会有权在办公时间之外盘问证人。

阿里夫下判时表示,反贪会不能把“一天的时间”诠释作24小时,因此法庭宣判陈文华胜诉。谕令反贪会支付堂费给陈文华。

这项诉讼源自於陈文华与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的政治秘书赵明福,在7月15日被带往雪州反贪会总部录取口供至凌晨。赵明福随后在隔天下午被发现离奇坠楼,死在雪州反贪会所坐落的沙亚南商业广场5楼阳台。

此一判例虽然是针对反贪污委员会(MACC) 向证人录取口供的权力和程序,但是,如果判例放诸四海皆准,影响层面将连带其他执法机构诸如警方、移民厅执法组、缉私组等等的权力受到严格阻制。

以警方而言,它是24小时执行任务,假使一宗发生在下午五时半过后的抢劫杀人案,为了掌握全面的情报,案发现场的目击者如果不能即时配合调查录证,而必须按照上述判例行事,那么,它就会错失警方侦缉的最佳时机。

因此,陈文华的判例虽给人权带来喜悦和鼓舞的同时,仍然遗留许多争议,特别是它给致力扑灭罪案的警方设下了灰色地带,假如夜间不能进行查证,势必阻碍破案的机率。

过去,许多械劫案,一些人在现场的证人或目击者,虽然以证人身份录供,警方第一时间抽丝剥茧,看出破绽,证人变成里应外合的疑犯。但是,如果跟着任何人都可能涉嫌的调查思路对证人漏夜盘问,无疑是侵犯了人权。
同样的,如果警方逮捕杀人疑犯,加大力度盘诘以寻找其他共犯的下落,也都是不计昼夜进行,警方累绩的经验,通过长时间的精神与身体轰炸,通常能击破疑犯的软肋,取得有利的情报。但是,这种严刑逼供的手法,却是人权的极大诟议。

陈文华的案件有点类似警方的查案手法。不过,一个受召请"协助调查"的证人受到人身自由冗长的限制以及饱受夜间无眠的折磨,於情於理令人难以接受。

当前警方逮捕嫌犯调查的程序是,嫌犯必须於下午六时押回扣留所看管,进入扣留所之后,嫌犯的安全则由有关警局的最高领导人负责。查案警官只能於次日上午六时提押嫌犯接受进一步调查。

按照这个扣押程序,扣留犯尚且有足够的休息时间,何以证人如陈文华和己故赵明福却没有最基本的人权保障?更何况,类如反贪委取证录供的对象都不是杀人放火的汪洋大盗,MACC的高压侦查手段就有对证人施压、羞辱、折腾等不名誉的话柄。

首相纳吉於赵明福坠死后设立专案调查组,以厘清扣押及审问证人的程序是否符合法规,陈文华的案例勾勒出MACC夜间录供是不合法的。高庭的判决除了敲定输赢,也说明於办公时间后,增加力度对证人的盘查的合理性和迫切性是没有必要的举措。

总检察长提出上诉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此例一开,将广泛影响各个执法单位的运作,尤其是夜里取证被视为非法,有关被告可据此推翻他们的口供,指称是在饱受精神威胁,神智不清的时间点被逼录供。但是,为了案件取得突破,众所周知执法单位是无所不用其极的。

对长期越过法律规定查案的执法单位而言,陈文华的案例无疑对他们过去的肄无忌禅是一种制肘。但对广大民众的基本人权保障获得确定,却是值得喝采和欢呼的喜庆。

风云时报 特约 20-11-2009

1 comment:

风满楼 said...

马来西亚总算还有人情味的司法专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