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November 2009

政府跟历史打架

国防部副部长阿都拉迪夫在国会放话,前马共总书记陈平是国家的假想敌,政府拒绝批准他回国,年届85岁的陈平辗转多年的回国官司,胜望渺茫,他想返乡扫墓,渡其风烛残年的丁点意愿,不断受到历史的牵绊,无法一尝所愿,委实令人对政府解读历史抱持的横蛮态度,难以苟同。


上个世纪40年代末期到50年代,陈平率领潜伏各地的马共游击队,抵抗日军侵略,随后又反抗英国殖民地统治,在取得民族独立后,又与马来西亚政府围绕政治意识形态展开了长达40年的内战。


1989122日,马共、泰国政府和马来西亚三方,在泰国合艾蠡园酒店签署合艾和平协议。为了维护马共的尊严,当时报章受劝告切莫以"弃暗投明"来描述这项地位对等的和平协议。


马共按照该协议解 散了马泰边境全部武装部队和地下组织约1100余人,销毁了武器及弹药,宣布放弃武装斗争。当时,马共是数一数二,世界上生存最久的森林游击队。

马共完全停止武装活动后,泰国政府在泰南设置友谊村及和平村,协助马共成员建设新家园。1990年起,逃亡国外30年的陈平到泰南,开始和众多马共成员一起居住,成为泰南村民


几年内,约有400名马共成员申请返马定居,但是有的却 一直被拒绝入境,其中就包括陈平等马共的重要人物。按照和平协议的一个重点是其第3条,当中规定马共及其已解散的武装组织成员,只要是来自马来西亚、又希望回国,就可以根据马来西亚法律回国定居。


20046月,陈平给时任首相的阿都拉巴达维写了一封信。表明在他提出回国申请后,政府有关部门告知他在合艾等待面试的电话通知,但是他并没有接到电话;此后,他被通知申请遭到拒绝,原因是他没有接受面试。陈平就此被扼杀回国的时机。


陈平申请归国养老的申请,随着和平之下,手无寸铁,身无兵将而失去谈判筹码。近年来他被拒绝回国的原因,理据都是政府说了算。政府的口中是,他领导的马共在与政府对抗期间曾杀害不少军警人员,这些遗留的怨恨成为他是众矢之的的理由;在法庭的诉讼中,即使人尽皆知他出生於大马,由於陈平的身份缺乏证件佐证,也不被拒之国门之外。


政府把陈平视为假想敌,或是追算数十年前的血债是匪夷所思的。按照国际间的潜规则,政府与敌对组织或叛军达致和解方案,就自然而然不究既往,如果仍要像受擒般受到追究昔日的仇怨,也就毫无和平可言。国防部以陈平当年并非"举械投降"置疑他的诚意是极其无理的,当年三方签署的是和平协议,根本没有任何投降的内容。阿都拉迪夫有需温习这项功课,才到国会神圣的殿堂讲话,以免个人的偏见成为政府的笑柄。


很明显,政府於事过境迁之后,仗着本身的优势,以一家之言打压今天势单力薄的陈平,予人强烈印象胜之不武,不单是没有全面落实20年前白纸黑字的契约,如今政府领袖引据历史的片断,以一已之愿,层不出穷攻伐陈平也不过是要掩饰本身的议程而不惜食言毁约。这种没有诚信的动作,将使大马的信用一败涂地,成为今后被国际社会鞑伐的实据。


政府必须擦亮眼睛,打从和平协议开始,七八十年代的马来亚共产党"颠覆"、武装暴力等等字眼已走入历史的坟墓,不再是公共秩序、治安的威胁。如今对陈平极尽的批判,无疑是跟影子打架。当今国内真正现形的公敌是泛滥的毒品、街头的罪案此落彼起,以及不断勾起和散播仇恨的领袖。

风云时报 特约 16-11-2009

4 comments:

我是某某人 said...

部长们最近上国会都没做功课。

一个阿都拉迪夫,另一边伯纳东波说园丘工人月薪1700。

唉~!

Nur Izz Tai said...

擲地有聲.

chchoo said...

毫无诚信可言的政府

Anonymous said...

那天看见木有钉电视上说话时,嘴巴爬满蛆虫···令人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