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November 2009

民主哭丧能哭倒翁诗杰吗?

中国有句老话:先拿刀砍自已,不痛的话,才砍别人。


如今有个事例:翁诗杰怒斩叛徒不手软,把魏家祥和周美芬这对鸳鸯双侠扫出会长理事会变成了孤男寡女,在记者会上,他们悲从中来,眼泪夺眶而出,哭诉马华的民主死亡,一时愁云密布。


坐在中间的卫生部长廖中莱可能在医院看过死人无数,家属哀号不己的场面多了,他没有受到感触跟他们相拥而泣。或许是翁诗杰今天的政治杀戳,他丝毫无损。


说来神准,不知那一位世外高人温柔体贴得非常极致,已经在魏家祥面前送上一盒PREMIER牌纸巾,搞得他不哭也不行了。周美芬可能眼泪的份量少,用手指抹掉,但是,哭泣的表情我见犹怜的却是脸上的皱纹,露出女人大忌。政治这东西,说笑就笑,说哭就哭,每个人都在玩自残。


现在,人们有意见:当魏家祥、周美芬一众中委,从会长理事会走到中委会,面不改容,立场坚定两度干掉蔡细历的时候,他们可曾想过蔡细历的心也会哭泣?就如中国彦语,你砍人不痛,被人砍怎能喊痛?如今失掉在会长理事会的地位就为马华的民主死亡哭丧,怎不见他们为赵明福离奇坠楼流点眼泪,给人权沾点泪光?


现在,人们有意见:政治江山不是孟姜女哭倒长城那种神话,就可以把翁诗杰哭倒的,马华的民主也不是用哭泣堆砌起来的。不过,多数人认为,如果认定魏、周多愁善感而泪流满腮,等於抹煞了黄日升、何国忠、王乃志、李伟杰等人的感情,因为他们被砍却没哭。所以,政诒地位高低,有时候会决定眼泪的多少和悲伤程度。


其实,这眼泪没白费,也许能给廖、魏、周极力推动的1128特大增加些悲情分数,让翁诗杰越看越是面目狞狰。只可惜,这特大已被中委会票决确认违反党章,没有拨乱反正的效果,但能找个平台鸟鸟翁诗杰,跟空气讲点心事,脑袋就不会缺氧。


廖派从22名中委联署逼宫,后来减到16中委联署召开特大,如今只剩下10名中委会成员,一个多月势力减半。当人们咬牙切齿,痛惜不能一举倒翁的时候,总又回想,若不是廖派寸目鼠光,众星拱照翁诗杰得如此骄横,怎会沦落到这个地步,让翁诗杰继续撒野呢?

5 comments:

风满楼 said...

剃人头者,人亦剃其头,这周而复始的道理浅显易见。现实极之残酷,政治有过之而不及,树倒猢狲散,流再多眼泪徒枉然。

Freddie said...

。。1128特大增加些悲情分数。。。但能找个平台鸟鸟翁诗杰,跟空气讲点心事,脑袋就不会缺氧。

-----------------------------------

哈哈哈,林放前辈说的一针见血,您的文章太棒了。

沈兴~人生不过如此~ said...

林放大哥,说得好。会哭的人不一定会流眼泪。

Anonymous said...

Posted wrongly at below have to re-post here.

林老哥这几篇文写得真好!

唉,为民主而哭的泪古今以来是最珍贵的!!它就好比文天祥(此祥非彼‘祥’)为民族,为国家洒之血泪,以身殉道不苟生,道在光明照千古般无可匹比的浩然!!

很可惜的我们如今所能看到的都几乎是鳄鱼泪!?人家都说政治人物多都为冷血的嘛!

Anonymous said...

还有人相信眼泪在政治恶斗中的作用。

如果不是的话,他们还哭什么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