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November 2009

马华进入意识形态斗争

翁诗杰与蔡细历摈弃前嫌,结集力量抵抗廖中莱进逼谋取权位,己使马华进入意识形态的斗争。双十特大之后,翁、蔡已从双双败北的票决结果,意识到党内的所谓第三势力,其实是前朝领袖黄家定、黄家泉兄弟和陈广才这两个AB队残留的势力,在翁蔡的互斗中见缝插针,试图坐享渔利。

翁诗杰於特大之前把话说绝了,扬言输掉一票就鞠躬下台,主要是过於自信能获得廖中莱等人的票源过关。当翁猛遭不信任票打击之后,才深深悟觉归顺自己的队伍有抽后腿的嫌疑,把战败之罪归咎同僚从中作梗,但是,却没有确凿的事据可以佐证黄、陈势力在作祟。

同样的,蔡细历人马也信心满满,以为获得黄家泉的祝福必能过关砍将,不料,却在恢复党籍的议案给中央代表弄得瘫痪。因此,翁、蔡能在短期内以难兄难弟的姿态化敌为友而结盟,主要是同心协力铲除各自的阴暗叛力。

翁诗杰遭受廖中莱、魏家祥、周美芬、黄日升等人的逼宫,这些人都是陈广才与黄家定当权时代培植的门徒爱将,这种巧合对垂死挣扎的翁诗杰不由大彻大悟所遇非人,因此才移尊绛贵,放下身段与蔡细历结合。他宁可面对公开的敌人,也不能饶恕背叛自己的朋友。

马华11月3日中委会,翁诗杰开铡除掉四名背叛的受委中委,同时另委林祥才、蔡智勇、陈进明为中委,是整顿中委会势力的初步行动,接着下来,翁、蔡必然砌商如何在各州联委会的主席和要职上,重新安置亲信,以逐渐削弱廖派的力量。

翁诗杰委任雪州的林祥才深具谋略,这或许是翁要从柔佛撤退,回归雪州执掌的前奏,收编林祥才不但可以抵消异议之声,也可藉林祥才的政治圆融的强项,重组州内马华的势力。这种布局,乃因黄家泉在特大之后,高姿态力主中央党选,释放出卷土重来的讯息,陈进明受委为中委,显然要制肘黄家泉势力的扩散。

翁诗杰要在官职上达到铲除异已的空间很狭窄,目前马华全国15名的国会议员中,仅有五人没有当官。他们是,已退隐的黄家定,遭翁诗杰冷落的黄家泉,不受重视的冯镇安,不起眼的曾亚英,以及受到株连的蔡细历公子蔡智勇。因此,诸如廖中莱、江作汉、黄燕燕、魏家祥、何国忠这些民选国会议员,已经斩无可斩了。

迹象显示,蔡细历己放下当官的意图,因此,蔡智勇极有可能在下一次的内阁改组中,代父上阵,受举荐为副部长。翁诗杰或在曹智雄和黄日升之中斩掉一个,以让蔡智勇升位。一般相信,在当今意识形态浓烈的权势之争中,由於黄日升具备黄氏兄弟的色彩,他或许成了牺牲品。

由於陈广才近期受到公共账目委员会点名,必须对巴生港口自贸区弊案负起失信刑责,以权贵作为迎奉标准的马华中央代表,也会相应与陈广才的爱将廖中莱渐行渐远。对廖中莱而言,此时饱受逼宫失败而成众矢之的,又逢陈广才有难在身,他已面对双重打击。

马华党内,讲求政治道德和做人原则的人寥寥无几。从翁诗杰背弃政治诚信开始,己经令华社扼腕苦叹。他今天藉势藉端留任,虽然符合党章继续担任总会长,了无异议。但是,偏偏因为他口出狂言,若特大议决案输了,他就会如太阳之升,太阳之落而告辞,如今回顾其掷地有声的誓词,令人不寒而慄。

尤有进者,他把过去的承诺一扫而空,解释为因应当时情况的政治游戏规则,更令人担忧,翁诗杰随时都可能以今日的我,否定昨日的我,马华总会长的威信,就留下诟议和疑虑的空间,任由评说。

翁诗杰有了蔡细历的势力作为后盾,所谓的团结方案,充其量也只是保全自己的妥协方案,培植蔡细历势力的崛起以维护威权。之后,他又可行使党权,对他的意识形态斗争对象,展显有仇必报的独行侠风范,若说马华有和平有团结,当前一览而过,时日尚远。
星洲日报《言路》6-11-2009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