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November 2009

"今天早上会见首相"

拥戴廖中莱的16中委联署要求召开特大,以寻求党中央重选的努力已触礁。总秘书王弗明基於提案的表述内容违反党章予以驳回。

有关提案期望能以简单多数票来解散中委会,而党章规定,除非中委会有三分之二的中委集体辞职,才熊解散中委会重选;若寻求中央代表议决,也需达到三分之二的票决才能"瓦解"中委会制造补选。

11月3日马华中委会上,资深中委黄木良斥责,他是票选中委,如果有人动辙就以三分之一的中委名义召开特大寻求重选,无异是侵犯其他三份之二中委会成员的权益,因此,提案必须写明,只有三分之二的中央代表作出表决,才能进行重选,以免万一只有稍微的一半人数通过议案,留下争论的手尾。

另一提案是指10月10日之后,总会长动用党权开除任何人的党职视为无效,也被认为剥夺总会长行使权力,违反党章。

因此,上述特大发起人王乃志、黄日升和廖润强已处於进退两难的困境。如果重新修改提案己时不予我,很难再获得16中委的联署,因为其中四位中委己被总会长革除。

王乃志声称不惜通过法律行动促成特大,其实,这只是廖派强努之末的自我哀号。廖派曾一度扬言要以三分之二的中委达致解散和重选的目的,最搞笑的情节是,11月3日中委会上,张日洲调侃廖派:来来来,有谁要总辞的先报名。廖派中委刹那间成了植物人,鸦雀无声。足以见得,10月15日中委会上,廖中莱、魏家祥和周美芬的气势如虹只维持18天的意淫自爽。

廖中莱已因蔡细历被确认是合法的署理总会长而打回原形。据说,他与一众中委口气放软,频频解释没有逼宫谋位以缓和与翁诗杰的紧张关系。但是,此时咸鱼翻身的翁诗杰云淡风轻抛出一句:我没说你们逼宫,逼宫是新闻媒体说的。就这么一句,让廖中莱没法继续说下去了。

另外,有人质问翁诗杰,为什么在蔡细历寻求社团注册局厘清党职时,为何也从中掺和?翁总自称是受到该局要求提供信息而致函该局。

如今,廖中莱心不甘情不愿恫言保留起诉的权力,看来已是人微言轻。政治游戏规则是,你干不掉别人,就给别人干掉。处於弱势的廖中莱又得闭门思过,搜捕下一步怎样干的灵感,延续马华党争的辉煌。

此外,逢中委会就生病缺席的副总会长陈国煌,也应该关怀一下他的健康。这次他出席了,但是,又出现状况。有些人说,会议行将结束前,暮然回首,陈国煌早已经不知去向。有人尖酸戏说,身体逢会必虚的陈国煌,这次也许是肚子痛上厕所,借尿遁之计,通过抽水马桶之路回家了。

不少中委对翁诗杰在会议中不止一次说,他于"今天早上会见首相",有不爽的解读。这句重复的话,似乎是挟天子以令诸侯,又含有他是受到首相撑腰力挺的意思,这句话出自口口声声,抗拒外力干预马华党务的翁诗杰,就显得莫名其妙了。

会后,有中委研究,总会长"今天早上会见首相",与马华中委会有什么关系?有了!大概是要镇压中委会成员,暗示他跟首相是 Abang Adik ,你们还是放尊重一点,免得自找麻烦。因为抬出首相之名的加持,翁诗杰在中委会过关斩将,-马平川。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林放兄,
怀念你批判不走翁的文章!
你的突然转舵,让我很多假想,因为我一直都认为你是资深前报人,和其他由老蔡养的打手不同!
继续写心里话吧!原则和立场不变才会赢得尊敬!
共勉

旧同事

林放 Lim Fang said...

本人不懂阁下所指的立场和原则是怎样的立场才赢得尊敬,因为我没有预设立场要讨人欢心。鸟翁仍然是我的"业余情趣活动",本人是按照自己的价值观表述,仅此而己。若做人有原则,何不说出尊姓大名?此复。

Anonymous said...

how/s the beehoon now?
turn to kuei tiau already ?hahaha,very happy!!!
that/s the ending of two five daugh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