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November 2009

尤绰韬要翁诗杰收回"猴急"

翁诗杰向来有用动物来形容对手的习惯,11月3日中委会上,当他要讲解团结方案时,尤绰韬很不耐烦打岔,翁诗杰就讲她别那么猴急,没想到这猴急一词,对离婚女性何其敏感,尤绰韬不依不饶要翁诗杰收回这句形容词,因为她不满意被说成猴子。

马华一些男性中委对猴急的理解,大概是从电影中看到,好色的男人迫不及待要跟女子上床,那女的说道:你别那么猴急嘛!所以,中文造诣颇高的尤绰韬自然不能给总会长说她"猴急",以免伤害她的矜持。尤其是,当今有点文墨的马华领袖,讲话常有弦外之音,尤绰韬的敏感,具有防备和自卫性。

老翁硬是不肯收回这字眼,尤绰韬於是要把翁诗杰这句话记录在案,以备他日后旧账翻算。双方的猴急争论才停战。

其实,猴急一词并不仅仅指男欢女爱前奏的迫急心情和神态,而是形容急欲做某件事或焦急。

《孽海花》第二二回:“ 郭掌柜 还礼不迭道:‘你别那么猴急,你且坐下,我给你説。

茅盾 《泡沫•第一个半天的工作》:“他此时右手拿着帽子,左手臂弯上挂着西装上褂,站在 密司李 的桌子前,脸色很猴急。

因此,这句形容词为何令尤绰韬如此触动,就只有尤女士有本身的感悟可以解释。也就是周美芬引述琼谣小说里的那句:神经人人皆有,巧妙各有不同。

10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哈哈哈哈。。。哈哈哈!

蛮有意思嘞!老翁生肖属猴,那,那女的属猴吗?还是哦,属。。。??Whoa!非礼勿说!

Johnny NGAU said...

如果这是真的,哪公羽应该就是连猪狗不如!

Mountebank said...

天呀,现在的政治团体马华公会MCA,最近已经慢慢的变质成为“马来西亚中文文字研究讨论会( Mandarin Colloquium in art) ”了。。

Mountebank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Anonymous said...

应该是11月3号吧,博主写成10月3号了

林放 Lim Fang said...

已改正,谢谢。

李甜福ANAK MALAYSIA said...

老翁骂老蔡是狗,已经是经典!
又骂尤绰韬是猴,更是经典!

老翁是什么?

搞不懂?看官可以告知吗?(失去记忆了....有吗???)

一个被骂是狗的人,又和骂他的人"相爱"....除了老友芬妹妹那句:神经.......传神外,还是传神!

(其实.....大家都知道,国阵已经疯狂了....疯狗,疯猴,还有疯.....颠老翁!!!!)

Jacaranda said...

JOHNNY NGAU說得對:

公羽連狗猴都不如。

Anonymous said...

“猴急”其实并不猥亵如人云亦云般,乃我等常见人之所有的其中情绪性格而已。We do love,we do feel,we do(at times)behave even so very naively,don't we?

哎呀,华人生肖也用“畜生”来代表呐!当中(9)猴急(10)鸡飞(11)狗走都常用於谚语嘛!

即使是男女中的也是平常不过的,人生的一部分啦!突然想起那曲‘良夜不能留’也有感触良多。。。也就学(马华)人抛抛书包吧!

“不堪惊梦翻慾间,猴急鸡迟望床边。情到浓时相交接,良夜难留怨苍天。”

Johnny NGAU said...

狗 - 至少懂得知恩图报,他不懂!狗 - 不选择在自己的窝里大小便,似乎懂得什么是卫生问题。可他上位以来却在自己的老巢搞个“乱七八糟”,几乎就是拉了满地屎尿,还图赖那全是别人的错。
猪 - 全身是宝!猪 - 骂人的时候少不了用上这个字眼。你若是骂他一句,他可会尽早杀一儆百!至少目前已经“砍掉”一加四的“忠仆”。

猪狗不如就是猪狗不如。何必丧尽人格尊严,继续误党误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