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October 2009

政治道德情操犹如儿戏

马华总会长翁诗杰应否在特大对他的领导投不信任票后,信守承诺鞠躬下台,又成了他与蔡细历斗争之后的另一战线。

马华党章没有明文强制,吃了不信任闷棍者必须辞职,只有达到三份之二强的票决才可罢免总会长。但在民主选举的政治道德和情操担责上,任何珍惜尊严的领袖都应深自惭愧,据此黯然下台。


不信任票也可解读为寻求中央代表的票决结果,审视总会长的领导能力和作风,是否可接受的满意度,以作为借鉴。问题是,翁诗杰一早就撂下狠话,认为无需为此而辞职是天大的谎言,也就是他摆出硬汉的姿态,豁出去面对特大的议决,他那七情上面的坦荡荡面对审判的英姿,还留在人们的印象中。


在特大前夕,他甚至拥兵自重,号令约30名中委与他同声同气,表明若中央代表恢复蔡细历的党籍,那么,对蔡判刑的中委会的决定等同被否决,他再一次恫言集体领导,集体辞职。


然而,信心满满的翁总却栽在代表的手中,一度雄壮激昂的总辞突然绝口不提。每个在权位上的中委会成员又展开咬文嚼字的狡辩,非但不辞,暗地里密谋如何瓜分党内的两个最高权职。


党内对这种背信弃诺自然群起讨伐,认为这些狠话是他们的政治毒誓,威胁中央代表的一众领袖必须总辞,重新改选以推举新的领导层,以维护中委会把话说绝了的公信力和威严。


翁诗杰不走是有迹可寻的,近日有挺翁搞手发动华团对他歌功颂德,增加留任的底气。另有两千个姓名在报章广告上与之共勉,为他进入中委会不辞职造势。其中以教总主席王超群的言论最不寻常,他认为马华中央代表的决定乖离了华社的意愿,认为翁对华文教育有贡献,理应继续领导马华。


王超群已越过了华团的界线,也就是对朝野政党党务不介入、不评议的原则自我破功。马华前总会长黄家定曾经为母语教数理奋斗,为何董教总在他退位时给予慰留,肯定他的功绩呢?


再说,王超群以华教核心领袖声援背弃承诺的党魁,也作出不良示范,犹如鼓吹华社子弟可以不必对自已口出狂言负责。假如马华原班人马今后与董教总或其他华团的权益斗争交流之后出尔反尔,那么,华团将如何自处?


华团为政党的权争插嘴,必须瞻前顾后,切莫为私交或某些受益就对某些人以身相许,今日之东明日之西,人事变幻无穷,王超群与其管马华家乱,倒不如管自己的嘴吧。

星洲日报专栏《纯属主观》16-10-2009

2 comments:

吾説八道 (林伯芳) said...

在没有内在民主主义的党和团,公信力是不值得一提的废物。

Anonymous said...

查一查教总章程,有没有“领导人不得自作贱”的条文规定,免得冤屈了王超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