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October 2009

马华新戏:当辞不辞,能进则进!


"请假四天的翁诗杰或会通过华社团体的声援来增加本身的筹码。"


本博於马华特大次日,己预测翁诗杰不会对不信任其领导就此善罢干休,果然,翁派发动2000个姓名的"一群维护正义者"在报上全版力挺,与翁诗杰共勉。


勉词摘录明朝于谦诗句:千锤万击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全不顾,要留清白在人间。


另一勉词借汉朝桓宽的话语:国有贤士而不用,非士之过,有国者之耻。


此外,在陈忠鸿的努力奔走之下,吉隆坡有十个华团也声援翁诗杰,吡叻州也有仿而效之的举动。但是,除了教总主席王超群是较有声望的华团支持翁诗杰之外,较有斤两的华团都划清界线,不介入马华家乱。


从挺翁的势头看来,翁诗杰必然昂首阔步走进马华中委会,面不改容继续做总会长。


现在,有人难堪之极,江作汉,廖中莱过去四天运筹帷幄各自拥兵自重,要登位称王,尸骨未寒争党产,翁诗杰爬出来要回原位,他们该如何解释找搭配?因为老翁不必出口的一句话是:你配?呸!就足以令四大副总汗颜。


因此,为免遭受秋后算账,廖、江、黄、魏都得取得共识,招揽中委会成员趁翁病,收他命!


问题来了,最初廖选魏而江选燕,两对老大老二的搭配太过对立,於是廖中莱要"廖江配",在副总会长高票中选的江作汉当然要"江廖配",问题僵在两个人都要做头家。因为谈不妥,也就难以枪口对准翁诗杰发难了。


纵然翁诗杰还是那么张扬,也只是自已爽。他的死对头蔡细历就不会吃他那一套。


正如本博於1011日贴文:《假如翁诗杰赖着不走,是以未足三分之二的票决作为他留下来的理由,那么,蔡细历也可据此振振有词,认为中央代表既然恢复了他的党籍,也就理所当然恢复他作为署理总会长的党职。


《蔡细历还原党员的身分,他更有理由寻求法律的观点,判定他失去党职是被开除或冻结党籍而衍生的,如今从特大拿回党籍,他既能回到区会扛起主席的旗帜,那么,他就可顺理成章回到中央领导层。>>


不过,蔡细历则未对本身的地位自我解读,只是要翁诗杰实践辞职的诺言,同时促请中委会总辞,中央领导层重新改选。


假如翁诗杰耍流氓不走,兼且发号施令委任署理总会长,那么,老蔡或许会寻求社团注册官的审核,又坐回署理总会长。


马华特大乱了两个月,口水足以淹死人了,结果又回到原点,战火再燃。


佛光山的星云法师对弟子翁诗杰的困境批了下面的话:当进则进,当退则退,进退有则。这种够禅的话,听了也糊涂,但心如明镜的翁诗杰,早就选择当辞不辞,能进则进。


因此今天(15) 的中委会,除了蔡细历阵营的陈财和、卢诚国、张日洲和郑修强要翁总下台并建议重选之外,就得看尸骨未寒争党权的四位副总会长如何表演了!因此,谁能笑到最后,还得看谁能拼到最后!

5 comments:

TG said...

看来接下来的日子,党争会越来越乱。居然还会有人赖着不走,看来坐在会长的位子实在太有得捞。

Anonymous said...

翁走党争肯定会越来越乱。为大局, 翁应留下

Kg Folk said...

全体马华会长理事会和中委会已经被投不信任票了!!!

著名的时评人潘永强于10月14日下午1点28分在当今大马发表了一篇文章: 中委不必总辞,会长必须重选。

他提出了一些国内外的例子,也对马华的党章做出注解、看法。终结他认为:中委会没有必要总辞,但总会长和署理会长则必须重新选举。

我等认为潘永强的论点有很多值得商权之处。

马华会长理事会接纳纪律小组建议开除蔡细历后,被中委会及马华特大两回推翻他们的决定,已经失去了公信力。中委会在没有原告、没有被告提出求情下,把会长理事会开除蔡细历的决定改为冻结党藉四年。会长理事会和中委会的几个成员,已三翻四次陪伴翁总到處唱、由南唱到北,也没否定翁总说的总辞;尤其是其中的一位副总会长不管部门工作,被首相责备后还忠诚的跟随在翁总身边,也默认了翁总说的总辞,在马华特大成绩公布后,没有在第一时间马上宣布总辞,现在还有脸争取马华的龙头宝座?

我等不认同潘永强说的“马华特大的不信任案是针对翁诗杰,不是向全体中委投不信任案。”即使马华特大没有包含不信任会长理事会和中委会的议案,但是当第二项议案,使得恢复蔡细历党藉的提案通过后,以最浅白的逻辑学来说,全体会长理事会和中委会已经被投不信任票了!!!如果全体华社和马华的党员连这浅白的逻辑学都不了解,我等要怎么样说呢?

...

Anonymous said...

翁派总动员几百人在马华大厦外大玩猴戏!
老翁将赖着不走了!

LV名牌包包 said...

我在你的BLOG看到很多很有趣的文章,謝謝你辛苦貼文,支持大大繼續貼文唷!!
------------------------------------------------
gucci
gucci
gucc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