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October 2009

刹那间一亿竟成冥府货币

刹那间,以前扫你一眼想要你倒下,瞪你一眼想要你人间消失的神情,转为璨烂的团结方案。就像悲情演员能在十秒之内眼泪夺眶而出,马华这些头头们不稍一秒钟就能把战火灰飞烟灭。够神!


刹那间,为了政冶道德诚信理应辞职的不走翁,又有武侠小说的对白了:个人毁誉事小,社会期待事大。所以,他正义凛然留下了。


刹那间,原本道德不能漂白的蔡细历的房事春光,己是春梦了无痕。从此马华上上下下又可以泡妞了,证明没有性功能障碍。


刹那间,筹资一亿令吉倒翁,此时才发现那一亿是冥府银行阎罗王的货币,搞错了。


刹那间,那十面埋伏的惊情疑是吃错药,产生幻觉而来的。武侠小说常有这样的描写:月黑风高,万籁寂静之夜,突有十个黑衣身影从旁杀出…….就是这种感觉,也许是几只怕羞的野狗在丛林里在过着瘾,树摇影动吧


刹那间,昔日战友个个倒戈相向前来逼宫,人世间的功名利禄那里是用籍贯来瓜分的?海南翁给海南明、海南芬、海南忠背后插刀,所幸有潮州芝,潮州凉顶住,再由潮州蔡千钧一发把海南翁从悬崖救起来。海南、潮州本是同根生,从不惹尘埃。


刹那间,不走翁有了团结方案,也就暂时不做揭弊英雄了。巴生港口自贸区那天文数字再大,也比不上有43个成员的中委会重要了,不去摸摸底细,就给廖署总挖空了。


刹那间,有恃无恐的不走翁,身边的人都走了,马华就像青楼,那些婊子都琵琶别抱去了。


刹那间,那些挺翁挺蔡的人马还在面红耳赤,杀声震天,斗得天昏地暗之际,高处传来一声CUT,大家都停手闭口,四眼交投面有愧色,心头茫然。上面欢好,下面犹如身置荒岛吃伟哥,白硬白挺了。


刹那间,那些网络媒体,那些部落客的键盘也都走位了,现在应该挺翁鸟蔡,还是力挺翁蔡,大刀挥斩兰花草?因为兰花草这首校园歌开头第一句是:我从山"中来",很刺耳。这是不走翁的禁歌。


刹那间,抗拒霸权,抗拒外来势力,抗拒干预,抗拒一切以维护我党尊严都消音灭迹了。迷途的羔羊又得驯服在主子的差遣之下,由牧羊犬带回栏里去。


刹那间,不走翁也懂得宽恕与忘却,谁叫你死死盯着人家的春光来大作文章?谁叫你开除又冻结?谁叫你要砍掉那条狗?结果却遭群狼撕裂。


刹那间,魏家祥和周美芬神差鬼使到了败坏廖中莱逼宫风水的国家,叫"日内瓦"。果然,魏、周从日内瓦发文告呛翁后,廖的计划数日之内就瓦解了。反观翁诗杰飞往泰国,就党泰民安,成了三国鼎立的泰斗。


刹那间,马华的BMW (Big Mouth Woman ) 旅游燕,一体三面都跟翁、蔡、廖打交道,发挥七嘴八舌的本领,请爷儿们你们打生打死,不要扯到我身上,其实这位大嘴吧女人把是非当人情,说的还不少。


刹那间,一个党的团结是如此容易,只需两个人密斟就太平。只不过,潮州蔡拥有基层半壁江山,有兵无权;不走翁断手断脚,有权无力;逼宫廖有中委拥兵自重,有力无权。马华的团结,还是团团打结。

9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好哦,写得很传神!

拳拳入肉,妙绝全轮!

齐豫 said...

《橄榄树》的第一句是“不要问我从那里来”,我从山中来是《兰花草》的第一句。

林放 Lim Fang said...

齐豫:
谢谢指正,已改正。

Sky Leong said...

林放大师,看了您的文章,心情愉快+步伐轻松!

啄木鸟 said...

泡妞吾摸自己爽,面对污桶性无能。

thunderkajang said...

一年过去了,上演了一场“党争特大演习传”,这就是所谓的改革了!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呢?三拼呢?对不起,是四拼和十面大混战,最后是上面迟来的祝福,玩排排坐大团结。有发觉到在野政党和华社没有太大激情吗?这是山雨欲来之前的寂静,马华诸公好自为知,自求多福吧!

Anonymous said...

马华党乱,看起来千丝万缕,错纵复杂···

在林老大金睛火眼里,如椽大笔之下···

这点碎料···原来还远远不够塞牙缝呢!

讚! 水梅

Anonymous said...

林放大兄:
讀了你的大作,真的太出神了。特別是日內瓦
(中來的逼宮日內就瓦解了,哈哈哈)好去不去,魏周真得糗事了。

愛黨特工 said...

寫得好,有紋有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