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October 2009

梁邓忠罪在喝两杯茶!

梁邓忠遭翁诗杰革除法律局主任,就马华党内纷争进展而言,跟他喝两杯茶有关。


梁邓忠对马华党章精研细钻,成了他吃党饭的本钱,举凡牵涉与党章有关的事务,经过他诠释,都成为中委会决定问题的金科玉律,因此,从林良实、黄家定到翁诗杰对他另眼相看,而梁邓忠的法津局主任职责,多数着眼在马华的党章,展其强项。


翁诗杰斩掉梁邓忠,绝非云淡风轻般可解释为内部人事调动。而是这位被视为中立的三朝元老,轻估了党内一时风一时雨的政治气候,想在翁、廖的矛盾中喝两杯茶,左右逢源。


1015日中委会,翁诗杰表明不委任署理总会长时,挺廖中委都认为应填补蔡细历的空缺。不过,梁邓忠不懂揣摩圣意,搬出多项党章条规认同补缺合理合法,同时也否定社团注册局的干预权,廖中莱在梁邓忠扫除党章障碍后,就被推选为署理总会长,据说翁诗杰并没举手赞同。


事后,有人把梁邓忠视为廖中莱的"暗樁",以党章专家扶持廖中莱加速上位。但是,过后蔡细历的头马陈财和宣称蔡己寻求社团注册局研审蔡细历恢复党籍之后,是否可以顺理成章拿回署总之职,重返马华中央领导层?


这件事,直接令梁邓忠的权威性受到挑战和质疑。原本己经纳闷的翁诗杰对梁的考量不够周详,尤其是不懂配合自己的议程啧有微言是很自然的事,怀疑梁乃墙头草,两边摆,又有理据可寻。


跟着就是翁诗杰下令召开特大的问题。梁邓忠确认中委会的解散必须获得三份之二中委的票决认同,或由中央代表以三份之二的多数票才能绊倒中委会。但是,忠言逆耳,对己发号施令召开特大的翁诗杰,无疑是进退唯谷。


过去两天,在王弗明穿针引线下,翁诗杰跟廖中莱会面,试图把近日闹得沸沸扬扬的逼宫事件,来个一笑泯恩仇,但是,谈判尚未有乐观的进展。


据说,廖中莱对翁的特大晓以不符合党章的利害,由於口径与梁邓忠的专业研判颇为一致,梁即时被疑为给廖提供论据。坊间皆认为特大是廖派人马的断魂谷,深怕重选有人会落马,因此力阻改选。因此,梁邓忠即使公正不阿,因周旋在翁、廖之间表述意见,对翁派而言,被视为喝两杯茶,随时选边站。


马华中人分析,梁邓忠一惯的立场是以当权派唯马首是瞻,因此,中委会召开前,廖己结集了廿余位中委拥兵自重,此时梁邓忠若心猿意马,并不稀奇,翁若有疑虑,也属正常。不过,目睹耳闻梁邓忠在中委会的表现中规中矩,他们看不出他应被革职的个中蹊跷。


马华党内眼看梁邓忠被驱逐出局,认为翁诗杰会陆续清算背信弃义的昔日爱臣今日叛徒。过去数日,那些与廖中莱有接触的中委,但没有联署逼宫的中间份子,已转入翁氏码头靠岸。


另一方面,蔡细历人马乐得隔岸观火,看狗咬狗骨的变化如何,再进场浏览江山。

3 comments:

月光光 said...

其实,茶多喝无害。但是,为了自己的健康与老命着想,杯子只能用一个。

只用一个杯,茶水任你喝。但却不要选到破杯子,小心割烂你的口。

丘仲尼 said...

林放大哥:

梁邓忠律师是“臭鱼头林”的智多星,他原本是蔡锐明的副手(蔡锐明担任马华法律局主任,他做副主任;蔡锐明做英语党员局主任,他做秘书),1999年林亚礼“迫宫”与“臭鱼头林”交恶,蔡锐明抗拒“让梨”,让出部长官职给陈广才,结果“臭鱼林”离家出走澳洲,蔡锐明也脱离“林氏皇朝”自立门户;从此,梁邓忠开始冒出头来,成为“臭鱼头林”的“军师”。

在担任马华法律局主任期间,梁邓忠主导了2001年“528”事件,强硬收购南洋报业是由他捉笔,开除南洋商报和中国报高级编务部主管也是他的主张(被开除者包括如今官拜廖仲莱特别任务官(PEGAWAI TUGAS-TUGAS KHAS)的前南洋商报总编辑王金河先生)

作法自毙,梁邓忠在“臭鱼头林”时代,除了好事,什么都干,今天,他又见风转舵,此等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徒,翁总杀他还嫌手脏呢!

身为前报人,梁邓忠人头落地,真是大快人心也!

丘仲尼 said...

林放大哥:

梁邓忠律师是“臭鱼头林”的智多星,他原本是蔡锐明的副手(蔡锐明担任马华法律局主任,他做副主任;蔡锐明做英语党员局主任,他做秘书),1999年林亚礼“迫宫”与“臭鱼头林”交恶,蔡锐明抗拒“让梨”,让出部长官职给陈广才,结果“臭鱼林”离家出走澳洲,蔡锐明也脱离“林氏皇朝”自立门户;从此,梁邓忠开始冒出头来,成为“臭鱼头林”的“军师”。

在担任马华法律局主任期间,梁邓忠主导了2001年“528”事件,强硬收购南洋报业是由他捉笔,开除南洋商报和中国报高级编务部主管也是他的主张(被开除者包括如今官拜廖仲莱特别任务官(PEGAWAI TUGAS-TUGAS KHAS)的前南洋商报总编辑王金河先生)

作法自毙,梁邓忠在“臭鱼头林”时代,除了好事,什么都干,今天,他又见风转舵,此等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徒,翁总杀他还嫌手脏呢!

身为前报人,梁邓忠人头落地,真是大快人心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