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October 2009

翁诗杰翻脸廖中莱谋划逼宫内情

1924115日,玉祥派将领带兵进入紫禁城,逼使宣统皇帝溥仪离皇宫,终结了清朝的末代皇帝。近代历史上称为逼宫事件。古代宫廷斗争中逼迫皇帝或者国王让位,因为 皇帝或者国王在宫廷中居住 所以就叫逼宫。如今,行使权势叫领导人让位,也是逼宫。


马华1015日的中委会,到底翁诗杰有否遭到众叛亲离的"家臣"逼宫,要求他脱掉马华总会长的龙袍下野?


以恃才傲物的翁诗杰来说,"逼宫"这词句实在太刺眼,有辱他的尊严,所以,他宁可引据古龙武侠小说"流星蝴蝶剑"和"三少爷的剑"的故事情节借古讽今,把背信忘义者的行径留给民众挞伐的空间。


在武侠世界的人物千奇百怪,有喜怒无常的魔头,有佛面兽心的剑客,有自鸣清高的白面书生,有独霸天下的枭雄,有东邪西毒,有独孤求败的侠客,有冷面无情的高手等等,每个人都身怀绝技,各怀鬼胎,就不知道翁诗杰给昔日心腹人马定格,他会怎样在武侠世界里寻找自己的角色,对号入座?


综合翁、蔡两派中委的说词,1010日特大通过对总会长不信任票后,翁诗杰在马华九楼召集众臣,脸色凝重自称必须负起道德义务而辞辞,因要以华文呈辞,吩咐周美芬、何国忠和黄福安代拟辞卸总会长的信函,并交代廖中莱、王弗明等人协商管理党务,他将请假,并於次日飞赴泰国。


不久,他便到另一间房与星报的高层人员密斟。


周美芬与何国忠草拟的辞职信较后由信使交到翁诗杰手里。


由於知道翁诗杰去意已决的人不在少数,次日盛传廖中莱将接过总会长的棒子,并选择魏家祥为署理。另一方面,去年党选获最高票中选副总会长的江作汉,也准备登位,此时,马华史上首位女性副总黄燕燕靠向江作汊。


由於两个搭配的对立意味浓烈,经过砌商磨合之后,廖与江顿成搭档。廖中莱基於翁要下台,又有一众中委拥戴上台,於是便四处奔波筹组廖氏皇朝。


这时,昔日翁诗杰的人马,纷纷另投明主,表面现象就是马华即将姓廖,翁诗杰大势已去,尘归尘,土归土。


由於筹办翁的"后事"风风火火,就留下了尸骨未寒,子孙夺产的话柄。


翁诗杰国外归来,性情大变,1014日晚上,在一间酒店分别召见各色人马,有些是单独对话,有的三两成群与总会长会商,但都给总会长训斥一顿,有的还被粗言秽语辱骂。


翁此时已改变主意,没有辞呈的意思。毕竟,他着众人代拟辞函,没言明何时下台,也只是"意向",并非最后敲定。有人事后孔明,认为翁要辞职是耍苦肉计、反奸计,用以观察和试探众臣谁忠谁奸。


各中委饱尝一顿声色俱厉的训话之后,相约在安邦路日航酒店,共同"分享"与翁总交流的心得,达致一个结论是,翁总跑马灯似的约谈,有个别击破的意味,於是,又有应对之策,就是以联署方式结集人多势众的力量,给翁诗杰上书进谏。


由周美芬和何国忠共同斟酌的信件内容,就是要翁诗杰尊重双十特大的议决,负起责任。


中委们有此一招,乃出於个别的能力的威仪无法与翁诗杰抗衡,只好连成一线,团结力量要翁诗杰审时度势。


虽然信件内容没有逼迫辞职的文字,但已画公仔不必画出肠来。这封相信有22个人联署的信,於此成了逼宫的文件。虽然,它没正式交出来,但这封日航倒翁的言而有"信",逼宫的意识形态浑然而成。


这封信原本要於1015日中委会召开之前向翁总"表明心迹",未料当时翁正召见法律局主任梁邓忠,草拟二度召开特大的案由和提案。因此,信件按下不表,只好在中委会展开口头交战,而且由谁开腔发难,角色已定。


廖派人马唯恐翁诗杰又再有变,若他突辞,谁来顶替?为免徒生枝节,廖等便策划先在中委会中拿下署理总会长这块垫脚石,万一翁辞职,廖就可凭着署总是马华朝廷的长子嫡孙,顺势登位。


翁诗杰开宗明义在会上不辞职,也不遴选署总。廖派人马七嘴八舌非要填补不可,结果,翁诗杰寡不敌众,俯顺民意,廖中莱取得坐亚望冠的位置,成了乱世登位的署理总会长。


跟着,依照布署的情节,中委们就对翁诗杰逼问他的动向。翁始终对辞职一事不动声色,坚持必须留下来完成马华大业,并认为特大议决产生混淆,陷入僵局,必须再召开特大,由中央代表厘清是否要解散中委会,或是由翁诗杰继续颈导。


这时候,中委群起而攻,对双方责任互相推诿,尤其是翁诗杰那句"输掉一票也下台"的名言成了众矢之的。有中委甚至狂怒拍桌,责问翁总到底走还是不走?始料莫及,翁总抛出一句:你们不要咄咄逼人,逼我讲出内幕!


此话一出,镇慑廖营中委,禁若寒蝉。事后新闻媒体旁敲侧击,所谓内幕或真相,是廖中莱、魏家祥、周美芬等等多位中委曾经密谋暗算,如何通过各种门道干掉蔡细历。


中委会无从逼使翁诗杰乖乖就范,一旁隔岸观火的蔡细历四中委陈财和、卢诚国、张日洲和郑修强只好在看戏,猛然惊觉一周前高喊一个马华、一个团队的翁系人马已经决裂。


虽然廖中莱声声否认逼宫,但是,真正令翁诗杰咬牙切齿的则是,廖中莱自以为胜券在握,总会长宝座只差一步之遥,他就与蔡细历阵营的领袖暗通声气。据知,他为了一统马华,分别致电张日洲和刘一端等人示好。


此外,双十特大第三天,即1012日他与陈财和、卢诚国密会於金马宫酒店,其时,己是候任总会长的廖中莱充满着自信在运筹帷幄。这次会面虽选择郊区,但是,仍然走漏风声,是否因此令老翁的恼怒火上加油,则不得而知。


综合上述事态发展和变化,可达致以下结论:

一, 翁诗杰确实有壮士断臂的辞职意向,但以他的中文造诣,何需拜托周美芬、何国忠和黄福安草拟华文辞函?这就留下数日后反口的空间,翁为何改变态度,只有他自知;

二, 廖中莱未被翁钦点为接位的真命天子也是密谈时的事实,不过,廖把翁辞职的口风视为他理所当然继位,又摆平各副总会长拥兵自重,有操之过急,见利忘义之嫌;

三, 三,众中委联署上书翁诗杰晓以利害,间接敦促他识趣退位,此种动作虽是团结力量劝谏,也可视为逼宫;

四, 1015日中委会,已心倾廖中莱的各职中委要翁诗杰对特大议案负 责,形同限时辞职,逼宫心态不言而喻。

五, 翁诗杰於1015日下午五时中委会散档之后,即时於516分在其部落格向全世界交代召开另一特大,且有一句"如果我被视为是他们的绊脚石,我向他们道歉。",由此推论,中委会之前,翁诗杰早已心灰意冷,另有奇招,把众叛亲离的困境,捆绑背弃他的人一齐走向特大的战场,再看江山几许。


因此,马华的武侠世界还真是天高地阔,就像电视连续集的剧情那样诡异多变,今日之友明日之敌,昨日之非今日之是,马华还得闹下去,不然就不是马华。


3 comments:

雪山锺某 said...

说到底,翁诗杰输不起!不愿意辞职,就是这么简单。

Anonymous said...

猜谜短讯:工程专才,港口顾问;表面正义,背里阴险;阴谋逼宫,卖主求荣。为求权位,甘为巫狗。猜一青年才俊,未来霸主。

日落西山 said...

翁总看太多武侠小说,陷入过深,满脑子奇怪的逻辑。
马华还有什么大业要完成,而且非要由他来完成?马华早已经没有任何回馈社会服务社会的使命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