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October 2009

马华那有竹的气节?

翁诗杰面对特大,曾以"豁出去","路在脚下,何惧之有"等等精句表现自己拥有从容就义的骨气。


若真有这份情操,就应学习战国的吴起。他说:"师出之日,有死之荣,无生之辱。"。因此,如今在特大败北的翁诗杰,即使怎样自圆其说留守马华,也是"无死之荣,有生之辱。"。此外,中国谚语"路在长刀上,福在双手中",这就要看马华各路领袖如何拿捏了。


翁诗杰制造的"大团结方案",自诩是宽恕和忘却,就不知是宽恕别人还是自我宽恕,而忘却是不是选择性失忆?法国哲学家蒙田於四百年前就说过:记忆中记得最牢的事,就是希望忘掉的事。因此,如果他这句话是针对蔡细历的性爱光碟的话,那就多余了,有1115中央代表早就宽容老蔡的房事;不能忘却的倒是翁诗杰本身了。


马青总团长魏家祥有样学样,引据朱元章的咏竹诗展显个人气节:雪压不低头,虽低不着泥,一朝红日出,依旧与天齐。


廖中莱也不遑多让,应光明日报之请,独家题了文天祥的正气歌的精句:"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马华这些舞文弄墨的才子政客,都以为只要稍懂点死人讲过的话,摆出来就是情义加身,听者动容。其实,早在百年前,戴尔詹姆士早就看透别人,同时自我解嘲而说:"我所主张的见解都不是我自己的,而是得之於苏格拉底、契斯特费和耶稣。我把他们的见解集为一书,若你都不喜欢,那么,你要采纳谁的意见呢?"。


因此,当自己无话可说的时候,偶尔拿点文墨替自已解围的确受用。像翁诗杰那句"个人毁誉事小,社会期望事大",振振有词被期望当总会长到公元2011年了,真是够绝了。魏家祥近日呛翁,以期人之矛攻其人之盾,引用翁诗杰过去的许诺顶心撞肺。周美芬说:"神经人人皆有,巧妙各有不同",似乎暗喻马华领袖个个都发神经。


回说翁、魏、廖近日向民众传达的讯息,不外乎要彰显天地人心烧,乾坤义气照,但是,三人行必有我"竹",他们都是以竹的形态来比喻本身的高风亮节。


好吧,就让他们对竹以身相许吧,以下就有独具慧眼,语带尖酸的文人写了一首讽竹诗,刚好就是马华某些领袖的写照:


竹似伪君子,外坚中却空,根细善钻穴,腰柔惯鞠躬,成群能蔽日,独立不禁风,政客多爱此,声息想不同。


日本作家池田大作说过:"一个面具套不下所有人的脸。",因此,中国人歌颂的竹,保证不了马华政客的气节。

6 comments:

晨曦 said...

哈哈哈,馬華的領棍全都是空心竹也。我想這些所謂的領棍,應該照鎤子,捫心自問,他們對得起華社嗎,每人都有官做,看起來好像吃太飽了沒事兒做。可憐老百姓早忙晚忙,只為兩餐。我想,如果有一天天要滅馬華公會,這不能責問華社了。
林老大,如果你要做華社領導人,我第一個做你的 follower !!!!!
call me 016-2762063 haaaaaaaaa

keykok said...

我要报名当跟班,提皮革......

Johnny NGAU said...

我只能写个“赞”字给博主。

alice said...

超赞的博主,你的“刀“好利,追看了你的贴已经成了我生活的一部份。为了让我身边关心时事的朋友有一个精彩的好去处,我已经向他们发放了你的博客连接。加油。。。

林放 Lim Fang said...

以上诸位的赞,虚荣心有点触动。
谢谢。

Anonymous said...

老林,(对你尊称,不要气坏)妙语连珠,好文章,欣赏,欣赏!

秋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