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October 2009

马华三国鼎立乱如七国

承认猛遭众叛亲离的翁诗杰已别无选择,把廖中莱为首的逼宫叛军推向特大战场,由2380名中央代表议决是否要解散中委会,制造中央领导层改选,或是维持原状。

廖中莱仍在努力劝说总会长收回成命。己经是署理总会长的他只差一步之遥,翁诗杰一旦退位,他就不费吹灰之力,掌控马华的命脉。不过,以翁诗杰爱恨分明,有仇必报的性格,谅不会轻易收回特大令,除非有更好更体面的方案。

廖中莱发动22中委联署促请总会长辞职,是经过双十特大后四天深思熟虑而完成的。首相纳吉关键性的一句话,提醒马华中委会必须尊重特大的议决案,廖等人即借力打力,向中委们晓以利害,完成"煮翁"信件。

廖中莱等多位领袖,也曾密会蔡细历阵营的陈财和及卢诚国,要求他们签署,但他们虽然坚决要翁诗杰实现承诺下台,但却不认同廖的造反手段而谢绝签名。

蔡营秉持着君子动口不动手原则要翁与中委会总辞,而不是单纯让翁独身下台;而中委会大多数成员都不敢面对总辞后的重选,深怕中箭落马。因此,如意算盘就是祭出翁诗杰的人头,坐享马华朝廷,瓜分权位。

中委会当天,翁开宗明义,一不辞职,二不填补署理。於是,按照早已说好的计划进行,廖营力主必须补缺,盖因廖中莱坐上二号位,等同昔日皇朝的长子嫡孙,可以顺势继承总会长的王位,同时也可以先下手为强,鸠占雀巢,从而回拒蔡细历回巢问位。

廖中莱等人原以为翁诗杰在众臣劝谏之下,识时务辞职。看到翁坚拒下台,於是亮出22名诛翁信件的力度,共表意图。

此时,昔日信誓旦旦作为他后盾的忠心如狗的众臣,已经变成了一群狼扑向前来撕咬。翁诗杰回过神来,才醒悟狗与狼难以分清楚,原来它们模样都很相像。

基於党章未赋予中委会有倒掉总会长的权力,翁诗杰使出回马枪召开特大,颇令廖派措手莫及。因为廖与背叛中委们过度自信,以为翁见大势已去,会对特大对他投不信任票之后壮士断臂,但是,向有不倒翁称号的翁总,刹那间变成"不走翁"。因此,22中委上书诛翁,成了逼宫的事据,也因此跟翁结下反叛的仇怨。

廖中莱否认逼翁诗杰走,纵有三寸不烂之舌,也己经没有掩盖真相的说服力,尤其是翁已公开承认被众叛亲离,友情抵不过政治权谋的利益而变质,虽然没有指名道姓,廖中莱已经难以摆脱是众叛之首。

如今,原本势均力敌的翁、蔡对决,加上廖、翁的情断义绝,马华其实己三国鼎立,七国那么乱。

翁的势力已因廖的抽离,身处南柯一梦,江山破碎。廖虽表面上收编了翁的势力,由於他背负着见利忘义,卖主求荣的骂名,因此,将有一些不耻为伍的各地领袖和中央代表,在衡量轻重得失之后,加入蔡细历阵营,其中,立场最爱昧的副总会长黄燕燕己寻找蔡细历的庇护,另一中委王乃志不愿上书叛变,当然遭受廖营挤兑,宁可靠向蔡营。

因此,特大寻求重选,又产生错综复杂的权谋。如果不通过重选议案,翁就继续担任总会长,可以为所欲为,尤其是秋后算账;主张不重选的廖中莱被逼上梁山,不重选又得让翁骑在头上,尤其那些中委因身份暴露,也不得不面对重选,干掉翁诗杰。

如今,蔡细历阵营以逸待劳,隔山观虎斗。蔡营原本认为,如果由得票最高的副总江作汉顶替而上或可勉为其难接受,如今翁诗杰一怒之下搞二度特大谋求补选,正中下怀。

如果马华中央领导层必须改选,蔡细历在双十特大拥有1100余张铁票,已经主导着谁将在未来重选的兴衰成败,因此,廖的阵营又将有叛变之士投靠蔡营鞠躬拜求,以保护他们的功名利禄。那些曾踩踏蔡细历道德污点的马华某些中委,如果还有资格讲政治情操和道德,那么,妓女也可谈贞操。

5 comments:

e狼 said...

谈论贞操的妓女们从来都不懂,是她们攻陷别人还是别人攻陷她们最后一道的防线!

Johnny NGAU said...

重选的话难免会出现很多候选人的现象,不乏的就是搞局的人和投机份子。

leejiajia said...

好得很,继续乱,继续烂!

吴启聪 said...

“翁诗杰回过神来,才醒悟狗与狼难以分清楚,原来它们模样都很相像。”

我超喜欢这一句,学到东西了,收入我的名句精华库里!

Anonymous said...

马华这个六十年的老党,喊的还是‘为国为党为华社’的口号。别人批评卖华党他还硬拗反咬!这回党争下来,就让整个马华在内斗中空转。

正是:人模狗样变成狼,马华党内变屠场。
只为争夺权和利,道德良心全泡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