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October 2009

马华见利忘义的无间道

马华双十特大五天之内,翁诗杰的政治江山就如泥石流的崩泻,淹没掉他自以为掌控自如的山河。一路走来与他共同进退的廖中莱,其实也在翁诗杰告假四天里,策谋如何倒戈,秘密与各路中委频密暗通款曲,取得22人共同联名要求总会长辞职的共识。

按照计划,他们估算,如果翁诗杰识时务自动请辞,廖中莱和江作汉分别坐上总会长和署理老总的宝座。先前开腔要当老大的江作汉见廖中莱凝聚的人气,自叹不如,也就委屈求全。

翁诗杰在特大被投不信任票之后,盘算着通过华社力量的铺陈,作为他应该继续留下的理由。陈忠鸿为他布署十个华团的领袖发出支援的呼声,吡叻州也有同样的模式给翁诗杰造势。此外,中委会於15日召开前一天,星洲日报有2000个姓名的全版广告也向全国民众对翁诗杰的形象再添一笔。

即使到了中委会当天,也有约500人拉着布条,要翁诗杰留下来,为国、为党、为民服务。

任何人都能体会,如果发动抗议示威,主动而出的人占有一定的比率,然而,一党之争,有群众运动则必须有"搞手"从中搞是搞非才能成其气候。或许,翁总是想让这个预设的场景,像走星光大道那样熠熠生辉,藉此向华社昭显,舍我其谁?

但是,在500人呐喊前的深夜,他己洞悉廖中莱已经展开倒翁行动。此时扭转乾坤为时己晚。

翁诗杰纵然用五分钟的时间与群众握手,面带笑容,昂首阔步,充满自信,但是心里没底。在他心中,中委会有一群叛徒正像狼群对猎物的撕咬,等着他。而他也对本身能言善道的强项信心十足。

翁诗杰开宗明义表明一不辞职,二不委任署理总会长。

於此,中委黄祥辉向翁总发难,黄木良也加入战围。话题集中火力轰炸翁总如不辞职,马华会因为道德诚信的崩溃,很难面对华社。

这个时候,有人秋后算账,指责翁总主导开除蔡细历就是一子错,满盘皆落索的错误决定,是他一手造成自己的困境,与其他中委无关。此话就是要厘清翁总对外宣称总辞切莫叫中委们陪葬,有翁总一夫当关,杀身成仁己足矣。

翁总即时回应是,他尸骨未寒就有人图谋篡位,语气尖酸。此时,周美芬和黄燕燕不客气,直指廖、江已是部长,何来篡位之说。

廖中莱为首的叛军提呈22人联署签名的信件,内容是对翁总晓以大义,促请他辞职。但翁顾左右而言他,没有明确交代。

这时候人多口杂,提到蔡细历留下署理总会长职位填补问题。有的说,暂时不填,深恐老蔡万一从社团注册局验明正身之后回巢,那就混乱了。

此时,保翁的梁邓忠一口咬定遴选新署总符合党章,期望有了署总,就没有人可以倒翁。有15名中委认为,应该秘密投票。

力挺翁诗杰的颜炳寿打蛇随棍上,提名廖中莱,又有人提名江作汉,但他谢绝,以免跟廖产生矛盾。

提名很快截停,廖中莱於此心不甘,情不愿受选为署理总会长,据说没有绽放璨烂的笑容,因为他要老翁走,翁偏偏不走,登基的计划顿成泡影

廖中莱一众原以为通过逼宫,与各路野心勃勃者顺理成章瓜分权位。如果要通过重选,有多数人担心中箭落马。

此时,翁总把心一横,援引党章30.1条规指示总秘书王弗明召开特大,由2380中央代表决定中央领导层是否应该重新选举。这一招,即时麻痹了逼宫,在特大召开之前,翁诗杰仍然是总会长,留下了战斗的空间。再者,也给这些见利忘义的叛徒来一轮明争暗斗。

如今,对重选顾虑重重的廖派己被逼上梁山必须面对重选,否则,特大若通过不重选,翁诗杰还是位高权重的总会长,仍然有主宰他们政途的生杀大权。所以,廖中莱对特大之令,抱着一丝希望,翁总能另寻解决方案。

至於蔡细历阵营的陈财和、卢诚国、张日洲和郑修强省了肃杀之气,单看狗咬狗骨这场戏已乐在其中,根本轮不到他们出手。

如果重选,蔡细历的动向又成为关注焦点。他的1100张铁票又有党内的苍蝇闻腥而至,向蔡营低声下气,鞠躬拜求。马华己进入三国鼎力的纷争时期,一周前的翁、蔡对决已成为廖、翁之争,外加隔岸观火,随时见机行事的蔡派。共同的目标就是对马华的党权强攻猛夺。

总而言之,马华当今的政治变幻充满诡异、出卖、无间道、众叛亲离、见利忘义、道德情操分崩离析,接着下来,还有很多嘴脸会浮出水面,令人耳目一新,惊叹不已。

11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1)"翁诗杰开宗明义表明一不辞职,二不委任署理总会长。"

尔后,
2)"保翁的梁邓忠一口咬定遴选新署总符合党章,期望有了署总,就没有人可以倒翁。"

3)"力挺翁诗杰的颜炳寿打蛇随棍上,提名廖中莱"

4)"廖中莱於此心不甘,情不愿受选为署理总会长,据说没有绽放璨烂的笑容"

那么说来大家都在出尔反尔,胡言乱语的旨在大闹一场来摊牌?

真是哗人公会!

Anonymous said...

若不是翁总于10/10/09成绩出炉后向他的班底宣布将辞去总会长职位,并指示廖中莱及王茀明着手处理接班人的问题,同时还吩咐周美分及何国忠协助草拟退位声明及辞职信,他的班底也不会胆粗粗的在他出国的时间内做任何动作。

当天,翁总表明意愿,要为本身及马华保留最后一丝的尊严而下达指示后,就拍拍屁股出国度假了,只剩下可怜的班底在为党的前途忧心。 4天后,翁总不知在什么情况下改变主意,又没有与本身的班底沟通,才会出现今日的困境。同时更让可怜的廖中莱等人成为“逼宫”的罪人,更间接的破坏党的整体名声。

我认为,翁总应该为他的出尔反尔负起最大的责任。人言为信,从政更要有诚信,但翁总为了本身的“私人利益”,将最后一丝的尊严也典当掉了,真的可怜。唉。。。。

Mountebank said...

谢谢林兄的现场实况报导。

原来廖狐狸的署理会长大位是这样来的。

感觉上逼宫派的准备功夫不足,当然,这也可能是因为所谓合作,也是各自猜疑下进行的,所以互相牵制,终于在会上被老翁牵着鼻子走。

其实,这般豺狼当中,最可恶的还是那些倒戈的受委中委如蔡金星之流,位子是老总给的,居然可以厚着脸皮连署签名要老总下台,自己却还待在原位想分一杯羹,真是无耻。

再一次谢谢林兄的文字。

Mountebank said...

同时更让可怜的廖中莱等人成为“逼宫”的罪人,更间接的破坏党的整体名声。
--------------------------

原来“尿中来”不是罪人,其实是个伟人,哈哈哈。

Anonymous said...

这样说来那位“黄色小蔡头”又想渔人得利了?这位A 片小生做爱都在想当总会长。

路見要鳴 said...

mountebank兄,
别吊蔡金星啦,
你不怕等会,他向纳吉告状,说你鸟他?

Anonymous said...

那个马青的“姚生蚝”也和蔡金星一样!

Anonymous said...

stupid chow mei fun also very cunning like auntie ng yen yen and wee ka siong. We really don't like them at all. Did't she know that she could come back easily because of OTK? She really think that she is qualified for her positions? The answer is "NO"!
We miss Dr 陈娇仪 so much. She is much much better than these two cunning auties!

elize said...

中委黄祥辉在翁前是"么水"?每一次都好似他先发难喔!

Anonymous said...

老翁其实现在的处境是很危险。已经有人在放话叫他等着瞧了!如果他连现在的“地位”也失去那他就悲了!
冤鬼缠身啰!

Anonymous said...

I feel that is one of the most vital info for me.
And i aam glad studying your article. Buut should
remark on few basic things, The website styloe is ideal, the articles is actually excellent : D.
Goood job, cheers

My blog post: m88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