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October 2009

机关算尽人算不如天算

马华2307名中央代表对翁诗杰和蔡细历各打五十大板,不谋而合地除翁倒蔡,结果把马华推向不明确和混乱的境地。


蔡细历的三项特大宣言适得其反,通过对翁诗杰的不信任票,虽然纠正了本身的政治议程,但本身的党职也给中央代表修理了。他期望的团结却在票决中看到两派的鲜明分裂,整合也就有心无力;至於要振兴马华的雄心壮志,也随着党职不保而灰飞烟灭。


蔡细历或许高估了胜算,希望以三项宣言言明志向,以便翁诗杰一旦被投信任票知难而退,他可以胜利接收成为总会长。因此,才有形势所逼当上老总而不秋后算账的告白。


然而,他的心思,使到敌对阵营可藉此讨伐他篡位的野心,同时令中央代表惊觉,提案之中是恢复他的署理总会长职位,而非同时为他坐上老大宝座而护航,尤其是,翁派的多数攻讦文宣,集中在他的性爱光碟的道德污点上大作文章,锁定有污点的人不适合担当老总一职,这些不断重复的课题,使他处於不利的地位,因此,过不了复职的门槛。


翁诗杰在特大前夕隆重推出"一个马华一个团队"的理念,宣称获得80%以上的中委支持,彰显他领导有方,党绩辉煌。但是,中央代表倒翁的讯息说明了翁诗杰推出的理念不及三天货不对办,只有半个马华,却没有团队整合的精神。如果马华票选的副总会长和中委果真与他同心同德,发挥影响力跟他一起拼搏,他就不致於被中央代表公审得如此狼狈不堪。


翁诗杰同样因为自负而断送政途,上位不到一年就磨刀砍杀蔡细历,结果,奋斗近二十多年攀爬到的高位却千年道行一朝丧。如果他能因应本身的地位调适心态,从昔日逞强好斗的独行侠跳脱出来,或许无需因剃人头而被人剃。这可说是,性格决定命运,细节决定成败。上世纪五十年代有一首流行歌曲的歌词是:月儿湾湾照九州,人生苦乐自寻求。说白了,就是翁诗杰自己拿来衰。


马华顿时陷入权力的真空,不过,面对不信任其领导的审决是否会辞职下台,翁诗杰於战败的当天,回应媒体时用英语说:我还是原来的我。同时,也把问题推诿由会长理事会和中委会再作议定。


由於翁诗杰於特大前,以"豁出去"和恫言辞职,且又捆绑理事会和中委会集体总辞迎战特大提案,翁诗杰此时态度转变,含糊其词,即时被解读为他会以退为进,通过表面辞职的动作,再受挽留而继续他的总会长任期。因为党章没有明文规定他必须辞职。


从翁诗杰以14票败北看来,只占总票数的0.6%,但是,从民主政治选举精神而言,他是被半数的中央代表所唾弃。因此,以政治道德和操守的层面而论,他其实找不到任何令人信服的藉口留下来。


如今,国阵主席及首相纳吉已开腔要马华中委会尊重特大的议决,意即要翁诗杰下台,看来,翁诗杰气数已尽。


蔡细历阵营的人马正发动施压攻势逼使他实践辞职的夸口,马华领导层二三线领袖谅必会里应外合,推泼助澜促使翁诗杰鞠躬下台,以便他们可以坐享政治糖果。


不过,由於中央代表神差鬼使投下了倒翁除蔡的迷魂弹,整个党也身陷迷阵,党内二线人物开始打落水狗,瓜分翁、蔡的党职。但是,蔡细历和他的人马派风起云涌,采取造势和舆论的压力,力主中央党职改选,以推举票选领袖,而非由鱼鹬相争,渔翁得利的领袖顺势登位。这些人之中,当然又有去年党选落败的领袖,他们又有咸鱼翻身的机会了。


马华党争之乱,真如宋朝黄庭坚<牧童歌>诗云:多少长安名利客,机关算尽不如君。清朝曹雪芹在<红楼梦>里说,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回想翁、蔡文攻武略,各有胜算,却双双栽了跟斗,终归是人算不如天算。


光明日报专栏《斗胆放话》13-10-2009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