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October 2009

恩典中的历史亏欠

一张没有温度的红色身份证,却长年累月焦灼着持有者的盼望,有的人三番四次前往国民登记局,一次又一次补办手续,期待获取公民权以便转取蓝色身份证,踏踏实实成为马来西亚的公民,享有尊严的待遇和权利,但是,总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不知多少人,死不暝目地跟红登记一起进入墓穴;但仍有人穷一世之力,还在劳碌奔波,要把自已的公民身份寻求一片蓝天。


红色身份证代表着只是永久居民的身份,尽管数以万计的人土生土长,却因为历史的因素资料欠缺或更多的行政草率和迂腐,结果,有些人的父母和兄弟姐妹拥有蓝的,自己神差鬼使给红色身份证拖累了大半生。


过去,为了安抚华人社会的鼓躁,代表华社权益的马华曾承诺解决他们身份的困扰,但都是空头支票,没有认真在政府的层次上严以请命,即使马华有个副内政部长,也是人在朝中没办事。


最近,内政部长希山慕丁显然不是在朝野政党的压力或请求下,主动采取加速批准公民权的申请,让红色的卑视转为蓝色的尊严。


当然,那些引颈长盼数十载的老人都感动得眼泪夺眶而出,拥抱着内政部长感恩戴德,这种场景,只有红身份证的人才能感同深受。内长也带着官员们亲眼目睹人民的声诉,好让他们的良知苏醒,别在这个问题上,把人们弄得团团转。


对身份还原者而言,政府的果断举措无疑是莫大的恩典,但从历史的因素和人为的行政刁难,政府其实是亏欠这些人的公道,但是,道歉和反省却不是政府的文化。


持有红身份证者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都被视为国家的负资产,他们在不同的历史阶段,有的被解读为共产党恐怖份子,有的被排挤到社会的边缘。即使他们尝试改变这种窘境,由於教育问题,没能通过国语考试这一关,就因效忠国家还欠缺资格,申请也跟着搁置。当然,还有林林总总的理由使他们继续受到莫名的压榨。


也有不少人搜集种种文件以佐证他们是土生土长的国民,但是,这些劳累也改变不了处理有关事务官员的铁石心肠。当局并没有自设任何管理机制,向申请者交代为什么他们拿不到公民权一纸证书的理由,也因此,数以万计的人也就迷迷糊糊守望着奇迹。


红身份证确实折磨着持有者的生活,他们差一步之遥的公民身份,在私人界谋生被视为最后的选择,甚至是被施舍的一群,他们的基本人权下的福利也受到剥削。在政府办理任何手续,这种非公民的地位,也就与蓝色身份证的公民有所区别。兄弟姐妹的血缘关系,也从红与蓝的颜色之间,身份被隔绝得天渊之别。


政府如今着手加快处理身份证的批准手续,把历史残留的渣滓扫除,把官员办事的效率严厉纠正,是明智之举。不过,以大马一曝十寒的行政态度,内政部长仍应多点心思跟进它的进展,以免红身份证者在曙光乍现后又进入了黑暗,又得等下一个会更好的内政部长交出关心民瘼的慈祥。


光明日报专栏《斗胆放话》1-10-2009

3 comments:

GentleMan said...

最主要的是:
内政部行政偏差,官员故意刁难,
再加上马华部长的 无能 !
这就是
‘ 华人的悲歌 ‘

TG said...

其实不只身份证问题而已,大马政府不珍惜人材,所以很多人材都选择海外发展。

损人的当儿,又不利国家。只有愚昧的政府才会有很多愚民的政策。

Anonymous said...

感谢博主为我诉说了满腔苦楚!

已经是一个六十五岁的人了,只为取得一张蓝色身份证···在守候中衰老!

纵使有一天得以如愿以偿,我流泪是为了坎坷的命···不是感恩。

再向博主致谢,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