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October 2009

不讲真理只断功过 特大在两粒苹果中选择

去年1018日马华党选,总会长和署理总会长在2400中央代表的票选结果如下:


总会长争霸: 翁诗杰1429票当选 蔡锐明917票落败


署理总会长较劲:蔡细历1115票当选 黄家泉1001票饮恨

林祥才209票爆输 李学德10票陪葬


翁诗杰於去年气势如虹,原本被认为可一马平原夺取至少75%的选票,但是却给临选抱佛脚的蔡锐明赢取近40%的票,颇令人意想不到。


由於翁受到黄家定和黄家泉兄弟的暗中提携,欠缺基层力量的翁诗杰是党内领导层青黄不接的折衷性人选,而且是凭着长期树立独行侠、敢怒敢言的形象成为马华的希望,此外,打着"突破旧格局,创造新价值"的口号,马华基层也期望翁能引领党走出308大选的梦魇。


翁对中选信心爆棚,因此,对选择署总搭档三缄其口。即使黄家泉跟他形影不离,他也划清界限不把他归纳在竞选的菜单之内,声明跟任何人都能合作,因此间接把黄家泉的败选留下了党争的伏笔,因为他压根儿难以见容的蔡细历始料莫及成了二号人物。


署理总会长之战,一般看好黄家泉可以延续黄家定长期积蓄的势力过关。但是,尽管蔡细历背负着性爱光碟的枷锁,他仍能以1115票对黄家泉的1001当选。选前被认为不容小觑的林祥才仅得209票,成了纸老虎。另一侯选人李学德随跑凑热闹得10票。


党选出炉的翁蔡配令人措手莫及。翁诗杰不想表态选择黄家泉这位比较好商量的同志,自食其果面对和他一样强悍的蔡细历成了党内的副手。但他并没有因应既成的事实,跟蔡细历异中求同寻求党的整合,反而以党权之尊,在党职资源的分配上架空蔡细历,因此,马华翁蔡的权势之争就不断通过媒体的呛声,形成势不两立。


纪委会以性爱光碟开除蔡细历,引爆了1010日的党员特别代表大会(特大),5项提案之中,除了寻求恢复蔡的党籍和党职之外,也剑指翁诗杰,对他投不信任票。


蔡派支持者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号召921中央代表签名召开特大,或许是翁诗杰低估了蔡的基层力量。一般上位者都以为本身执掌的权力,理所当然获得附庸和支持。但是,孑然一身的蔡细历毕竞是姜是老的辣,以一己之力震憾领导层。


翁诗杰或许高估了本身的声望,以为可以凭藉调查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的弊案成为英雄。在开除蔡细历之前,布局让名牌媒体以十面埋伏的悲情来彰显功绩。蔡被扫地出门后,他甚至捆绑弊案作为"缘由",以抗衡特大的狂潮。


不过,玩火自焚,内阁看情势不妙,连忙改弦易辙另委政府首席秘书设立涵盖面更广的特工队,把翁诗杰的权限架空,一时之间,使翁无法把政府事务挟持为党争的武器,翁面对特大的进逼,顿然口中有剑,手中无剑。


蔡细历已经到了死猪不怕烫的境地,纵然有光碟的私德污点也都能披荆斩刺。当权派含沙的影指他另组新党预谋退路、一亿倒翁、引进外力干预党务、贪位恋权等等都给他一一化解这些抹黑,相反的,当权派这些谎谣,最终伤害本身的诚信。


站在道德之巅的翁诗杰的打击贪污的形象显然褪色。他面对收取张庆信捐助一千万政治献金疑云,以及乘塔霸王机的诟议。但在党基层里,他一年来乏善可陈的党务表现,以及凭藉个人喜恶的领导作风,也逐渐招惹着反弹势力。


简而言之,马华特大的议决翁蔡谁去谁留没有其他的选择,他们只能从两粒有瑕疵的苹果任选其一,让胜利者以疲惫的身心去领导分裂的马华重新缝合伤口。


以去年的选绩而言,翁诗杰虽以1429票当选,但是,这些票源有些来自黄家定的潜伏势力,随着黄家泉已暗中撤退,翁诗杰在霹雳州这个大票仓已缺乏力度。


翁诗杰自特大燃起战火以来,穿州越府举办的闭门交流会,自食其力寻求自保灭蔡,或许更实在地赢取中央代表的欢心。但是,去年胜选时的磅礴气势,已难再现。


马青总团长魏家祥和妇女组主席周美芬,或许不想搅这淌污水殃及本身的政途,避免表态,多少反映出他们看到势均力敌,站在那一派系叫战都不足影响战情,他们或会暗中为翁诗杰拉票。


蔡细历去年1115票是基本盘,中央代表於去年明知他的光碟阴影随身仍给他上位,即使当权派从中作梗也不会有太多的跳票,从心理层面看,这些票源对翁诗杰有抵触意识,因为开除蔡细历如同跟他们的票选取向宣战。


反之,去年分别支持蔡锐明和黄家泉的票,此时可能转助蔡细历,主要是党内对翁诗杰刚愎自用的领导作风极度不满,宁可选择过去有污点的蔡细历的领导素质,也不愿指望唯我独尊的翁诗杰。


假使翁蔡双方在各州的中央代表势均力敌,那么,去年联邦直辖区的百余张选票将起关键性作用,由陈财和掌控80%120张票力,将令翁诗杰吃不消。


当今盛传有第三股势力的的窜起,据知是党内元老从中搅局,他们既不喜欢蔡细历也与翁诗杰难以交心,期望宁为玉碎不愿瓦全,如意算盘是翁蔡都相继倒下,领导层重新洗牌。但是,由於党内第二线领袖还不成气候,备战不足,只能游离在5个提案中对翁蔡产生制衡,不足以影响胜负大局。就像酿制醋尚需要廿一天,第三势力想要自酿为香醇美酒,看来没有周详的计策可以一蹴而成。


虽然蔡细历具备倒翁重生的声势,但是,当权派拥有的政治资源也一样有绝佳优势,翁诗杰将利用特大前夕晚宴的平台寻求支持。毕竟,党争的议题并非牵涉华社大是大非的权益问题,在翁蔡之间的去留抉择根本没有任何真理支撑着代表的心,只有是是非非来衡量轻重得失,而情绪往往会凌驾理智。因此,尽管行情看好蔡细历,但是,惯以不按理出牌的翁诗杰在最后时刻会否奇招扳回颓势,谁也说不准1010日笑容在谁的脸上绽放。

5 comments:

Liew Yu Ping said...

在国阵,两人都是比较敢怒敢言,但还是有分别.

蔡细历讲一百,能或敢做的只有50%。

翁诗杰讲一百,敢做的有30%,30%留给大家猜灯谜,另外40%留给以后砸自己的脚。

烂比烂。。

朱刚明 (Chu Kong Ming) said...

无能及虚伪的领袖不该留.

Anonymous said...

What has CSL done whne he was Health Minister???!!! only the halogram thing that fatten his pocket. The rest like shorten the consultation waiting time - failed. Ask doctors in Gov hospital ... all will tell you, "Dia cakap sahaja, itu kementerian semua tak tahu." Meaning CSL announced but no actions.

To know more what he did when he was HM.... visit:

http://mohlandscam.blogspot.com/2009/03/another-scam-linked-to-former-minister.html#comments

Chu Kang Meng - care to comment??!!

GentleMan said...

翁诗杰敢敢做,
他实在敢做,
把 马华产业信托人
也改得 乱七八糟,
竟然 委任 外人
(不是马华党员)
成为 马华产业信托人。
老翁 真的疯掉了。

coco said...

GentleMan said...
翁诗杰敢敢做,
他实在敢做,
把 马华产业信托人
也改得 乱七八糟,
竟然 委任 外人
(不是马华党员)
成为 马华产业信托人。
老翁 真的疯掉了。

October 3, 2009 5:37 PM


how you know?
or you are the per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