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September 2009

蔡C D发火清算翁诗杰!(原语原味)

老蔡最近比较烦,一烦就气躁,躁起来就非鸟翁诗杰不可,消消气。号外周报用8版刊载对蔡细历的战前专访,原语原味,单刀直入清算翁诗杰种种不是,为自己喊冤。兹摘录他俩恩怨情仇的火种如何延烧,让各位消遣这场战火。

>党有权力判我死刑,翁诗杰也会判我死刑来一劳永逸解决我这只狗!

>坐监的人出来,我们社会还要协助他找生活,我这个蔡CD就永远被判死刑!

>因为他要我跪下来求他,来捧他的大脚!

>他讲话是一流的,这也是他一向来的作风,你可以问他参政这么久,除了3万变3千的乾捞事件,他还做过什么让人赞赏的事?

>政治人物有时在台上讲得很好比白更白啰,但是本身是不是真的那么清白还是一个疑问。他没有想过他是第一位被反贪污局调查的总会长,他没有污点咩?

>他们太敏感了!他们以为中选为部长他们就是神仙了,他们是不可以被针对的,他们讲的话是事实,我们草民就讲废话!

>不要把道德放在嘴边,1000万的政治献金、霸王机,人家针对的是他,但受影响的是马华公会!

>我从来没有跟他要求过官位,你们可以去问纳吉。其实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当柔佛州主席,我认为我没有过份,因为我来自柔佛州,我认为我最了解柔佛州。

>他的三个拼,最成功的就是拼蔡细历。他到柔佛州把我做的一切他都当作是他的!噢,华小迁校呀,他来动土礼就讲到是他做的,他没有想到那些地是我当年当行政议员和部长时申请下来的!
把人家的屁股当脸皮啰!只要是不对的都是蔡细历搞的,对的都是他的贡献!

>我知道我是老二,但是,我不是--老--傀--儡!我的华语不好,但是我偶尔也要show一点表示我还懂。

>他们叫人家一个个去打电话威胁和给offer,好像梳邦有3个要撤销他的签名,有一些人offer他们当村长嘛,有些offer他去当候选人或者县议员。

>第一他说我是倒党,不是倒翁。第二说我借用巫统的外力来插手党务。这个行不通了,他第三招就说黑社会,十面埋伏!

>一下又说我跟张庆信合作用一亿呀来倒他!倒翁不需要一亿,只需2400个有正义感的中央代表就够了。

>他们就是这样毒的,一天可以发3个sms给中央代表来骂我。那些代表收到不要收了,看到都闲,没有什么,讲口交吧了嘛……!对男人来讲,很多听了都觉得好笑!很简单,一个男人跟他的太太和女朋友在房间做爱,他一定要脱裤的嘛,做爱要穿裤的咩?

>我们支持调查PKFZ,可是调查是交通部长的责任也是内阁的决定,不是翁诗杰本身的决定。所以你也看到内阁把调查工作交给一个特工队去负责了,因为他的调查变成了一个丑闻。

>我辞职是去年1月,投诉的人是5月,党选10月,用破坏党的名誉开除我是今年8月,头尾20个月。第一你翁诗杰强调道德你应该马上开除我,为什么等酱久?第二投诉人收回投诉了,在法庭上没有原告你怎样告我?根本就是阴谋来的!

>我跟翁诗杰呀?英语说Too much water is flow under the bridge,不要谈合作,谈特大是否可以顺利召开就够了。不要玩臭,尤其是翁诗杰!

号外周报 / 林沭妍专访 /21-09-2009 /446期

4 comments:

Liew Yu Ping said...

很精彩。

Anonymous said...

>他讲话是一流的,这也是他一向来的作风,你可以问他参政这么久,除了3万变3千的乾捞事件,他还做过什么让人赞赏的事?
想问蔡CD又有做过什么让人赞赏的事?出影片?

Fong Pau Teck 房保德 said...

非常好

月光光 said...

快人快语,直言不讳,果然是蔡细历的口气!相信是一字不漏的笔录下来。准没错!

看了也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