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September 2009

一个特大两头烧

马华翁、蔡双方代表终於达致协议,以具有党意基础的中央代表为主提出的五个提案召开特大。由翁诗杰提出的单一议案在五个小时内抽回,表面上是翁诗杰作出让步,而从整个客观形势来看,也由不得他不让步。

翁的提案是寻求特大对其领导的信任和确认理事会开除蔡细历的决定。蔡的五项提案之首是对总会长投不信任票。,就像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的设计不同,无论如何翻转,它的价值和功能仍然一样,关键在於决定蔡细历的去留以及裁决翁诗杰领导马华的公信力而已。

双方达致协议免掉大会的辩论和领袖总结的环节是明智之举,毕竟,2400中央代表的大会,翁、蔡两方的支持者各为其主若言行冒火,将使整个会场失去控制,马华特大已有砸场的前科,就得引为殷鉴,把"杀伤力"减至最低,以完成特大的目的。

翁诗杰的提案,无论是被描述为让步、抽回、搁置或放弃,并不代表他性格上的软化或出於党利益的考量,即使他的手段和态度再怎样硬,也改变不了921名中央代表签署召开特大的意志,因为它必须按照党章来落实。

翁诗杰的强硬作风,在政治上并非金科玉律,无往而不利,他从愤怒青年、独行侠的形象攀爬到马华的最高权位,始终还是摇旗呐喊的悍将,缺乏领导人海纳百川的胸襟。

就开除蔡细历这事件,翁诗杰自去年十月党选后就展开批判和打压,这些事迹历历在目,成为中央代表评审领袖风范的心中一把尺。直到由他掌控的纪委会翻开21个月前的性爱光碟开除蔡细历,党内就容不得清除异已的个人政治议程。无论怎样,蔡曾经是中央代表在他背负着私德污点下被推选的署理总会长。

《礼记。中庸》孔子说:知耻近乎勇。把羞耻和勇敢等同并论,意思是要人知道羞耻并勇于改过,是一种值得推崇,夸耀的品质。是对知羞改过的人的这种行为的赞赏。

蔡细历耻而后勇,这股力量的确使他在"人争一口气,佛争一柱香"的斗争中展显他并非泛泛之辈,尤其是无官傍身轻装上阵,能凭一已之力号召特大,除了受到宽恕,也来自翁诗杰极尽打压,给他凝聚了同情弱者的票源。

翁诗杰出人意表接纳翁派的五项提案,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决定,在无可逆转的大势下,坦然面对或许能讨好中央代表,在投他不信任票的议案时能够心慈手软,以期保全总会长的职权,继续领导马华。因此,翁诗杰仍然有挣扎求存的机会。

不过,蔡细历期望的是一鼓作气歼灭掉他的政敌,并以怀柔政策,不究既往与原有领导层整合,因此,他的策略就得谋求挺翁的中央代表看风转舵,叛离翁诗杰。

曾於去年党选竞逐署总的黄家泉和林祥才,极有可能明面中立,暗里指示支持者倒翁。如果蔡细历东山再起,论功行赏,他们又可回到马华权力核心。当前翁的摆阵,已没有他们可以安身立命之处。

在特大召开之前,翁、蔡势必卯足全力通过汇报会争取他们的议程获得中央代表的支持,可以预料,清算对方的猛烈言论又将成为媒体的菜肴。而特大对五个议案秘密投票表决,不到揭盅时,没人可预料会是怎样的结果。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再吵下去就只好把狗头猴头一概砍掉。免得大家都每天在media吵吵闹闹,没完没了真烦死了!

walter said...

好,该胜的输不了,该输的胜不了。届时见真章!

Anonymous said...

真无奈,那五项特大议案很人模糊视线。蔡细历身边的谋臣把第二,三议案给搞乱了。

看来很多我党代表只投第二议案:-
2)会长理事会于2009年8月26日接受纪律委员会建议,以及中委会随后决定(若有)开除或暂停拿督斯里蔡细历医生党籍的决定,必须全部撤销。
就不会投第三议案: -
3)继第(2)项议案后,要求正式恢复拿督斯里蔡细历医生的马华署理总会长身份。

到时就是害到蔡细历两头不到岸咯!

Anonymous said...

这五项特大议案真是很难取舍。现在真是正把命運交給代表了!

唉,如果没有那第一议案就容易得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