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September 2009

翁诗杰的政治标点符号

弃医从文的中国文豪鲁迅的小说和文章曾深深影响着上一代,然而,尽管他的词锋犀利,洋洋洒洒落笔万言,他的文稿却不知所措到要拜托友好替他加上标点符号。


马华总会长翁诗杰精读鲁迅著作,成一时文艺青年,小说曾多次获奖;就读尊孔中学时凭口才凌厉,辩论傲视群伦。


但是,翁这份文艺才情游走政治,或许可在他朔造独行侠的时期,以愤怒青年的姿态所向披靡,但在位高权重之后仍然原地踏步,依样画葫芦,显得没有总会长的大将风范。上位至今,他的政治言行,仅仅表现在两个标点符号的重覆使用。


翁诗杰在当上一哥之初就表明人心难测,厉声表示过他的决定无需向全世界交代的狂傲心态,一连串整治蔡细历的手段就是按照他的乾纲独断,给马华的政治一连串惊叹号。


如今,由他掌控的纪委会对蔡细历21个月前的性爱光碟宣判开除党籍的决定,再一次带来政治仇恨的震撼。


蔡犯的事,因果断地辞职谢罪而止住舆论的悠悠之口,寻找到停损点。时任副总会长的翁诗杰或许认为蔡的政途已走到尽头,当时未置评议,算是厚道。


但当蔡细历卷土重来参加党选,以及受推举为署理总会长之后,翁诗杰就采取道德审判置他於死地,这种道德观与政治议程串联起来,对党内已失去感召力,也可视为胜之不义。


蔡细历以"带罪"之身仍能获得党代表不究既往,而饱读诗书的翁诗杰作为一个虔诚佛教徒却没有丝毫的宽容和仁爱,马华但凭一人的主观愿望来批斗,翁诗杰既然为他的作为义正词严,就得面对党员特别大会,由中央代表审议他的个人英雄主义是否符合党的整体利益。


回望翁诗杰以"突破旧格局,创造新价值"的理念登上马华党魁宝座,他十个月的政绩在党内外只抛出问号和惊叹号。在他口口声声下令调查的巴生港口弊案,至今涌现扑朔迷离的十面埋伏,但都没有具体的事据可以佐证他的悲情呻吟。


反之,他面对张庆信指控收取1千万令吉的政治献金疑云,已令他朔造的清廉形象蒙上阴影。但最不能令人理解的莫过於,他在调查PKFZ弊案期间,毫不避嫌使用首要受查人张庆信的私人飞机,这是匪夷所思的官商关系。


在疑窦广受议论得沸沸扬扬时,砍掉蔡细历的党职,无疑是转移人们的视线。


翁诗杰无论在交通部长的职责或处理党务上,只有问号或惊叹号,他的政治上何时划上句点,还得看他个人的造化。


星洲日报专栏《纯属主观》4-9-2009 (原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