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September 2009

翁蔡的最后一页

马华中委会把会长理事会开除署理总会长蔡细历的党职和党籍,量刑改为冻结四年,对蔡而言犹如回教刑事法的断肢严惩,使他的政治生涯断手断脚而动弹不得,这与开除只是五十步与百步之遥。


中委会改弦易辙,明显是因应中央代表召开特大为蔡细历平反所带来的冲击,以冻结"转刑"来缓解基层的"起义"浪潮。对62岁的蔡细历而言,中委会略表"仁慈"是无济於事的,因为四年的党籍软禁也同时剥夺他於下届党选的参选资格,而他势不两立的政敌翁诗杰则可避开强而有力的对手,为下届的党权高位铺垫。


这场政治博弈,蔡已是"死猪不怕烫",势必全力出击打倒翁的领导威权。翁欲置蔡於死地,把权位押注在个人的喜怒哀乐的情绪上,可能赔上一生的荣辱浮沉。尽管他为自己的独断乾纲振振有词,但是,环绕在他身边的众臣都能避则避,以免遭受鱼池之殃,因为当今过度拥翁的表态,将成为日后党选留下仇怨的印记。


因此,1010日的中央代表大会仍然是蔡细历起死回生的唯一战场,如果5项提案之首通过对翁诗杰不信任票,谅必能顺水推舟恢复蔡细历的党籍党权。


翁诗杰一揽子掌控的纪委会、会长理事会以至中委会,以辗转21个月的性爱光碟向蔡细历旧账新算猛施杀手锏,表面上是维护党的形象和声誉。但是,此事件掀起党争的狂潮,构成翁、蔡两个阵营的对峙和分裂,因而承担更大的代价。当前的言论争端已从性爱光碟蜕变为翁蔡的生死去留的决战。


蔡的光碟事件,上届中委会已因他公开认错且辞去官职党职,接受他坦诚的道歉,上届纪委会也曾讨论相同的议题而将之搁置;投诉蔡细历者也撤销有关指控,但是,翁诗杰咬定青山不放松,还是利用这武器收拾长期与他不咬弦的劲敌。


蔡细历於916日的最后期限,放弃开除的上诉,按照一般法理,他实际上已被开除而寻求特大2400中央代表的公义审决。中委会如果公正持平,就无需再作讨论或检讨,只需按照程序接纳蔡已被开除的既定事实,由特大这个最高权力机构进一步审决。


总会长翁诗杰其实也认定蔡细历若在期限内拒绝上诉,开除就成了定局。当他的代表与蔡派达致特大提案时,白纸黑字也志明召开特大是以蔡被开除的情况下而召开。因此,在特大召开之前,把开除变为冻结,明显的是搅浑特大提案的内容,以期中央代表对翁诗杰心慈手软,保全他的领导权威。但是,这些小动作或许是翁诗杰沾沾自喜的权谋,但未必能左右中央代表的意愿。


中央代表已成为翁、蔡之战的双面胶,两派争取代表的附着力,将会在1010日的特大之前又有马不停蹄的汇报会展开拉锯战。马华总部已发出通知,邀请中央代表出席109日的特大前夕盛宴,预料总会长将利用这个机会,最后冲刺拉票,而这一造势活动是否成为翁诗杰最后的舞台,将於次日分晓。


至於蔡细历阵营,相信不甘寂寞,也会趁着代表们云集都门之际与当权派分庭抗礼,除了半夜挑灯论战,也有可能举办一个特大两头宴会,拉拢选票。马华特大的争拗,虽不见刀光剑影,但双方权谋使尽争取写下光辉的最后一页,可谓触目惊心。


光明日报专栏《斗胆放话》24-09-2009

3 comments:

Liew Yu Ping said...

马华公会的“回光返照”。

poll4malaysia said...

经过三天的投票,共有27票投下。
成绩分析如下:

A) 翁派的人所派放?> (33%)
B) 蔡派的人所派放?> (15%)
C) 党外人士所派放,准备坐收渔人之利?> (44%)
D) 其他 > (8%) (博主仅此致歉,由于系统出现乱码,因此无法得知这两票是说明什么。)

根据网上投票看来,还是有较多的人比较相信这次的光碟重现江湖一事,非党内人士所为,这共有44%。这也符合普遍民意,认为是有心人乘机浑水摸鱼,希望制造两败俱伤的局面。不过,MCA人马也无须过早开心,如果不是自己不争气,会有人有机会下手吗?有心人乘机推出光碟(如果真如所说的,非两派人马所为的话) 就是看死你马华自己打自己,勤练“七伤拳”,还没打到党内同志,就先自己中了内伤。

另外,相信是翁派人马所为的占有33%。这也是不可忽略的,说明不关你老总道德制高点多高,只要涉及政治斗争,没有人相信双方完全没有涉及肮脏手段。如果把这部分看成是支持蔡派者,百分率高达三成三。

接着认为是蔡派所为,所谓大打悲情牌,自己伤自己,然后再归咎对方的也高达15%。如果把这部分看成是支持翁派者,百分率高达一成五。

结论:如果以此项网上投票做为分析(当然,只是做为“学术研究”之用啦!不然,你以为….?) 翁派的死忠支持者大约有15%,而蔡派暂占上风有33%。不过别忽略了中间比较理性的44%,这一部分(segmen)者将会根据接下来的报导,在101010特大做出决定。而博主相信,讲得越多、伤得对方越多,并不代表稳胜,反而会导致反感,希望双方切记切记,点到为止就好。

《敬请浏览www.poll4malaysia.blogspot.com》

Anonymous said...

马华饮鸩止渴。自作孽不可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