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September 2009

关公和公关的关系

关公是受顶礼膜拜的民间神明,那个关帝庙够灵,善男信女趋之若鹜,香火鼎盛。关公永远老神在在,受信众所敬畏三跪九叩,每每念念有词祈愿,信众无不虔诚地巴结讨好。

公关在正当职场里就不一样,他们的职责是对外广结人缘,维护公司形象,对公司业务或运作掌握一定程度的资讯,以因应外界联系的沟通需要。

基本上,关公是坐镇庙堂静待受求於众,公关则疲於奔命与求以为善,极尽巴结为能事。
大马本土佛教组织,长期处於关公的姿态自居,并没有落力深入民间,宏扬佛法的活动,所以,佛教是关公姿态。

反之,由海外进入的佛教组织却频频搞公共关系,以庙宇之大,信众之多,把佛教教义中的经典据一方之力,构建其名牌佛教派系。

但是,有关山头主义的佛教活动,多数局限在举办消灾祈福、超渡法会或以短期出家等等名目来扩大本身的组织。

佛教界的大德高僧总是如如不动,对社会动态总是六根清净。只有在佛教的清誉受到损折时,才有慈眉善目的反应。

每年农历七月十五,华人社区都以这个鬼月,举办盂兰盆会或中元节法会来超度亡魂,藉此躯凶趋吉。

盂兰盆会是佛教仪式,是为追荐祖先而举行的活动,其梵文原为Ullambana,意即"救倒悬"。<盂兰盆经>说,目莲以其母死后极苦,如处倒悬,求佛救度。佛令他在众僧夏季安居终了之日(即夏历七月十五日),备百味饮食,供养十方僧众,即可解脱。

不过,大马的佛教界对百善孝为先的追荐祖先,似乎置若罔闻。由於没有深入民间推崇这项活动,当今以盂兰盆会名义进行的祭礼,都由具有道家色彩的中元节引领风骚。

信众无论在社区内设坛参与祭鬼,或在路口烧香焚物喂养孤魂野鬼,都心存佛心佛意,祭鬼已逐渐淹盖盂兰盆会的孝道,任由民间一知半解的风言风语,主宰盂兰盆会的真正意义。

佛教界经常因民间的信仰离序脱轨而强调正信,但讲归讲,都没有尽心尽力去实践。以盂兰盆会来说,本土佛教界不知是出於高风亮节不争长短,还是把这佛教仪式遗弃不顾,殊难揣摸僧意。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是关公,不搞公关。

星洲日报专栏《纯属主观》18-09-2009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