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September 2009

狗事狗话狗文化

翁诗杰的华文造诣高,所以调侃蔡细历对他所讲的鹰犬、狗腿子和马前卒一知半解,自言讲的不是人尽皆知,有四条腿的狗。

辞海解释,马前卒含有贬义,喻为替他人效劳;狗腿子其实是走狗,意指给有势力的坏人奔走帮凶的人;鹰犬,常比喻受驱使、做爪牙的人。

因此,如果确有骂蔡细历是条狗,那还算仁慈,毕竟当今时尚潮流都养宠物狗。走狗其实也类如汉奸,人人得以诛之。把人定位在狗腿子(走狗),等於给别人的品格贴上恶毒的标签,只有存心损人缺乏口德的人,才会狗出此话。

假如翁诗杰的文学修养高,那么,马华总部的男女厕所就不会用古代人物画像,以郎和娘来区分男女,无论是为了标新立异或迎合风水需要,都是弱智者自以为是的创举。

辞海解释:郎,旧时女子称丈夫或情人;娘,母亲,称长一辈或年长的已婚妇女;年轻妇女。

其实,如果翁诗杰要发思古之幽情,表现高雅厕所文化,不妨用相公和娘子,或以阴阳、雌雄来区分男女该进那个门。相公娘子有相敬如宾之意,阴阳有调和并济的风水玄机,雌雄有别,则高低长幼有序,不致於闹得翁、蔡要一决雌雄。

其实,厕所在华人地区也各有别名,着重仪容的台湾人叫化妆间,鼓吹健康意识的中国叫卫生间,或许提醒人们方便之后该清洁一番,也叫洗手间。大马人暴饮暴食,拉屎疴尿就叫厕所,也就是古语的茅坑。

马华要复古,就得追溯文言文中,大便、小便以前叫大解、小解;因此,厕所不妨改为"解堂"。那就符合翁诗杰诗文并茂的才子风格。

回说狗话,按照当今人们对养宠物狗成为时尚,狗的忠心义气、善解人意和精灵,也该注入时代新解。既然翁诗杰对狗的演译如此多姿多采又情有独钟,马华就应该因为物以类聚,有狗类横行而匿称为狗党。

照这样的思维逻辑,不妨像网络的字义多变化一样,自创与狗有关的新词句,为政治的狗文化增添弃彩,新词含义举例如下:

文狗——意指醉心文艺、出口成章,华文造诣傲视群伦的文雅政客。
党狗——意指对党忠心耿耿,竭力突破旧格局,创造新价值的爱党人士。
武狗——意指以政治流氓自居,恐吓他人听命的政客。
白狗——意指众人皆黑我独白,道德清清白白的人。
政狗——意指看风转舵、口是心非,对主宰政治的高层,唯唯诺诺之辈。
炫狗——意指喜欢炫耀政绩的政客。
双贪狗——意指打击贪腐,自已也搞有一手的政客。
机狗——意指打飞机不给叫机费的人,亦可形容投机取巧。
诗狗——意指讲话擅喜引用古人的精句来吠事的人。
问题狗——意指你问他,他反问你,顾左右而言他的政客。
真假狗——意指针对问题真假虚实,一律以时间会证明一切来推脱责任的政客。
否认狗——意指今天所说,明天不算数,巧言令色的政客。

翁诗杰曾自命是马华的领头羊,不容手下越级插手过问党务。领头羊的责任是引领羊群奔走,如果行差踏错自已先遭殃,它也不理会跟在后面的羊群迷失方向或有什么灾难。所以,羊主人就训练牧羊犬来全面控制羊群的作息。

因此,翁诗杰所谓的领头羊,背后还是由牧羊犬来决定他的命运。所以,嘲讽他人是走狗的领头羊,本身也受制於狗。

16 comments:

BigCannon said...

喜欢炫耀其文学修养高的翁诗杰,
就连对厕所的门也绝不放过,
竟以郎和娘来区分,
实在顶‘好练’令人喷饭。

然而,
如果文学修养高,而
本身品德修养极度败坏,
那么怎能去领导群众呢?
好像日本大邮船
‘ 迟早完’。

Anonymous said...

老翁是什麼,老翁是.......
文狗——意指醉心文艺、出口成章,华文造诣傲视群伦的文雅政客。
党狗——意指对党忠心耿耿,竭力突破旧格局,创造新价值的爱党人士。
武狗——意指以政治流氓自居,恐吓他人听命的政客。
白狗——意指众人皆黑我独白,道德清清白白的人。
政狗——意指看风转舵、口是心非,对主宰政治的高层,唯唯诺诺之辈。
炫狗——意指喜欢炫耀政绩的政客。
双贪狗——意指打击贪腐,自已也搞有一手的政客。
机狗——意指打飞机不给叫机费的人,亦可形容投机取巧。
诗狗——意指讲话擅喜引用古人的精句来吠事的人。
问题狗——意指你问他,他反问你,顾左右而言他的政客。
真假狗——意指针对问题真假虚实,一律以时间会证明一切来推脱责任的政客。
否认狗——意指今天所说,明天不算数,巧言令色的政客。

Yong Chiang said...

答对了;最少有十个像他

Anonymous said...

Was Dr.chua born on 2nd Jan 1947 or 2nd May 1947? Wikipedia stated it as Jan but many media sites said it was May.

If it was on Jan than his birth zodiac sign is Dog and therefore OTK is referring to an exact zodiac sign but only adding in a "running" only lah! No big fuss what?

部落独行侠 said...

翁诗杰生肖属鸡,你能叫他做鸡吗?

Anonymous said...

AS i Know your Boss OTK
borned DOG Year.
You ARE Sure
Borned in Rinning Dog Year
coright!

Chinese Said :
走 狗 。

Anonymous said...

OTK翁诗杰生肖属鸡,你能叫他做鸡吗?
他 叫鸡 (机)
不给钱--叫 霸王鸡 。
那么 就称 他 霸王鸡 吧。

Anonymous said...

堂堂的麻花公会几时成为动物园了,全是禽兽在争论;那么总会长不是成了禽兽总会长。

Anonymous said...

看来不只马华公会是动物园嚄! 全部大大小小的跟随者啦、跟班啦、生意来往的啦;都是些禽禽兽兽,不禽不兽,不论不类,四不像之类!
众可诛之!

西西留 said...

不是动物园,是动物农场。

Anonymous said...

啊,OTK属猴,而CSL属狗! 孙悟空只怕二郎神但就不怕杨戬的昊天犬哩! CSL唯有叫主人来打啦!
不好叫那些二流脚色像连佛祖都未见过又自翔天眼通的小丑当廖化先锋嘛?

我看蔡派必需请来各路好汉、满天神佛把921,911 重复又重逢才能把那四处找喳的猴王给杀个片甲不留! 呜, 仙拼仙, 拼死猴齐天咯!

Anonymous said...

马来西亚是一个法治的国家,我们拥有许多执法机构,这些执法机构扮演保护人民生命和财产安全的重要角色,扮演维护社会秩序及铲除贪腐等;一般上,人民对执法机构的评价不高,例如警察被公认是“贪污”的象征;雪州反贪委员会(MACC)大厦发生“赵明福坠楼案”,负责官员在上司的指示下,第二天才向警方报案,被形容是“杀人委员会”;还有,负责评审警方调查报告及决定那些案件要提控上庭受审的总检察署,被戏称“高官显要慎重检察署”,确保高官显要们可以在证据不足情况下,撤销控状结案。

我们的法律公正吗?见仁见智,没有人知道,因为法官们也是人,是人就有七情六欲,是人就会感情用事,是人就不会有一定的标准。不是吗,我20多年前初入行做记者,在槟城采访法庭新闻,有位友族朋友因家境贫穷,偷了几只鸡,因他是偷窃惯犯,被判罚款5000(或坐牢3个月取代)及鞭笞2下;另有一人抢劫便利店及严重致伤女性店员,在律师求情下仅被轻判入狱3个月(从被捕日算起,简直是当庭释放)及守行为2年。

当年,偷鸡被判打鞭跟今天回教徒女模特儿在关丹喝酒被捉,罚款5000令吉及打鞭案一样轰动,引起司法界议论纷纷,最终随着被告屁股开花,事情也告一段落。

今天,我们的华社宠儿,闻名国际十大性爱光碟男主角“口交医生”蔡细历,亲口承认“口交”违反自然性行为,照样没事,逍遥自在;反观“肛交总舵主”安华先生被属下助理赛夫指控鸡奸,警方立刻向总检察署提呈调查报告,将他提控上法庭受审。

根据2009年2月24日星洲日报报导,雪州刑事调查主任哈斯南哈山助理总监证实,马华署理总会长蔡细历在2009年2月23日(星期一)因涉及性爱光碟违反自然性行为,遭警方传召录口供。

他说,警方是接获一名来自格拉那再也的商人的投报後,援引刑事法典292(A)(传播猥亵刊物和照片)条文和刑事法典377A(违反自然性行为)条文调查蔡细历口交案,此条文可在刑事法典377B条文下被控,罪成可被判不超过20年之监禁,并可另加鞭笞。

哈斯南哈山助理总监指出,该名商人收到一张性爱光碟,他观看光碟发现有一名身份不明的女子与蔡细历做爱,同时还替蔡细历口交,因此将光碟交给警方,据情向警方报案。

此外,负责侦查蔡细历口交案的八打灵再也警区主任阿尊奈迪助理总监披露,在灵市警方接到格拉那再也商人投报的同一天,安邦再也警方也同时接获另一宗有关蔡细历口交光碟的投报,警方将援引同样条文调查这两宗案件。

蔡细历在2009年2月23日,星期一,上午10时30分抵达灵市警区总部,并在一个小时後,即上午11时30分离开。

根据星洲日报报导,蔡细历在离开时受到大批闻风而至的记者包围时,再三否认是因为性爱光碟口交案来警局录口供,强调自己只是前来见一名认识已久的警官谈论私人事务。

另一方面,灵市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刑事组助理警监(ASP)今日接受笔者电话询问时表示,蔡细历是ORANG BESAR(大人物),他的案件由OCPD(警区主任)亲自处理。

他透露,其实,刑事组已经完成调查报告,即传召蔡细历录口供,而蔡氏也亲口向警方招认,自己就是该光碟男主角,接受女性私人朋友提供口交服务。

“蔡氏有向警方提供该名女性私人朋友的身份,并声称自从爆发性爱光碟事件後,其女友已经跑到国外避难,同时也跟他失去联络。”

他强调,灵市刑事组查案官多次联络皆无法找到该名女子前来录口供,只好根据蔡细历的口供结案,大概在今年6月间将调查报告呈交OCPD审核,以便交给总检察署,并由DPP(副检察司)决定,是否援引刑法377A条文(违反自然性行为)将蔡氏提控上法庭受审。

询及警方何时会提控蔡细历,这名警官声称,最好问他的BOSS(OCPD),或问一问DPP,因为,灵市警方已经完成调查工作,提控不提控,应该由DPP决定。

我们希望在马华召开“特大”之前,总检察署尽快公布,是否提控蔡细历,这是很重要的一项决定。若总检察署认为蔡细历“口交”无罪,不提控他,马华会长理事会必须收会“开除令”,让蔡氏恢复署理总会长党职;若总检察署决定在“违反自然性行为”的罪名下提控蔡细历,则证明马华会长理事会的“开除”决定是正确的, “挺蔡”人士必须停止“倒翁”运动,重新归队。

总检察署的DPP副检察司大人,马华党争乱不乱,国家司法公正与否,全操纵在你们诸位大人手中,全体马华党员及全华社都在等着看,你们如何裁决蔡细历口交案。

黄绍华 said...

刚看完这文章就听见不停的狗吠声,可能是闹鬼了,阿总今晚肯定睡不着。

GentleMan said...

楼上的说得对,
现在还是中元节嘛。

翁翁叫 said...

不管是属什么,总之,翁诗杰把整个马华搞到翁翁叫

Anonymous said...

uh... attractive th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