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September 2009

内阁解救还是抽离翁诗杰?

内阁已出手"解救"身处十面埋伏的交通部长翁诗杰的性命,PKFZ弊案敲定另一个超级特工队接手,继续展开调查。翁诗杰从悲情英雄的舞台谢幕。

换句话说,翁诗杰已脱离他所描绘的险境,黑帮曾恫言让他在人间消失,顿时收手;此外,翁诗杰自称因查弊案引致官商勾结、集资引进外力渗透马华展开倒翁的行动,此时也该罢手,省钱省力了。

翁诗杰福大命大,主导国阵政府的巫统不必再让他单打独斗,免得他心力交瘁。

内阁或许也另有所思,翁诗杰把十面埋伏唠唠叨叨得不胜其烦,索性就把他抽离是非之地,以免他继续含沙射影,把调查弊案的委屈继续发酵得又酸又腐。让另一批人马上阵,试拭看,有没有十面埋伏。

照理,翁诗杰毫无异议接纳新阵容查弊案,也就认同他下令调查的贪腐案件,自已能扮演的角色已走到尽头。但是,他还是咬定青山不放松,认为调查已进入关键的最后阶段,以说明他己功德圆满。此话难以理解,如果当真是查得七七八八,内阁的智慧怎会扩大阵容再查?内阁是基於过往的报告欠缺完整,才设立特工队。

如果一如他最近南征北伐寻求马华党员支持他查案的英明神武,好歹也得像他以前声色俱厉地,要抗衡巫统的霸权主义,死撑硬顶也要一查到底。然而,他与马华另外三名内阁部长,似乎龟缩得没有一句埋怨。

首相纳吉或许另有算计,PKFZ里应外合吞噬民脂民膏已给反对党咄咄进逼,政治化了;林吉祥的声音刚刚调低,翁诗杰却又在马华的自家门里户外,为了筹集政治资本,再度把国阵头痛的问题,政治化了。

由於马华开除署理总会长蔡细历,总会长翁诗杰成了众矢之的,翁近期抗衡蔡派搞特大的反击课题,捆绑着PKFZ弊案的悲呻哀吟,寻求中央代表的激情呼应。

有些人心如明镜,认为调查PKFZ弊案是他的职责本份,政务与党务怎能混为一门亲事,怎能以志在查弊的雄心壮志,作为他铲除蔡细历的加码武器?

如今,由於反贪污是他建立英名所在,随着内阁查弊换画,翁诗杰似乎找不到继续威震马华的理由,因为他的政治筹码都押在一个面向,他刹那间失去反贪英雄的荣耀光环,被架空了。

或许,首相也有考虑,受到调查的张庆信指控他收取1千万令吉政治献金疑窦,翁诗杰应勉为其难靠边站。即使最终的调查还他清白,但他今年四度"借用"张庆信的私人飞机,没付燃油费的不简单官商关系问题,还欠人民一个交代。

毕竟,站在道德之巅呐喊的政治人物,就得容许民众用显微镜来验明正身。

4 comments:

GentleMan said...

护身符(PKFZ)已被收回,
犹如全副武功被废掉,
功力全无(废材一条)。

再用照妖镜照一照,
‘原形毕露’,
广大民众就会撤穿
满口道德
假君子的底牌。

过客 said...

阁下鸟翁条理分明,事据俱在,很有感染力。谢谢你的文章,随时再来。

Khairuddin Naim said...

大势已去。。。

Anonymous said...

This is to protect OTK from attacks, especially from the "Hey P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