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September 2009

任尔东西南北风:二选一!

翁、蔡特大提案二合一或是各行其是,最终还是在除蔡或倒翁之间二选一。

马华中央代表没有太多选择,假如正式将蔡细历处斩,翁诗杰则有安乐茶饭。反之,如果特大除不掉蔡细历尚且翻身,翁诗杰则要饱尝剃人头者,人亦剃其头的恶果,光秃秃倒台。

当下,翁蔡双方阵营各显气派,终究是国阵过去八场补选的戏码,人多势众,摇旗呐喊不等於胜券在握,最终还得由2400党民判定生死。

谁也难料,是否有来自外在影响力,最后一分钟为这战事喊停。但是,翁、蔡之间的恩怨实在没有必要调解,因为华社给党争的高潮迭起搞得心绪难宁,总该有个大结局看华山论剑鹿死谁手,得到一点精神补偿,满足一下幸灾乐祸的心理。

然而,这是台湾连续集,还得拉垃扯扯一段时日,因为双方都想摸透对方底牌,也想在这场建基於党章的政治搏奕中,看谁犯规就找茬,取消资格。

蔡派虽有足够的三分之一军力可以下特大战书,但是,他必须等到9月16日之后,上诉期满才算符合党章正式被砍头。蔡派也必须等到中委会下了灭蔡圣旨,才能兴兵讨伐。否则,蔡派特大就会被党章废掉武功,白费心机。

所以,原定9月11日的中委会会议推延到当权派赏心悦目的另一个时间才定案。能拖多久就多久,这一招能消耗在城门外结军扎营的蔡派士气,所以蔡派必须为凝聚战斗的士气保温。

同样的,如果翁派藉势藉端延误军机,马华党民也会怨声载道,日久生恨则四面楚歌,十面埋伏,潜存失民心者失天下的危机。

翁诗杰率领党臣家丁,犹如孔子周游列州之乎者也,倒也群情拥戴,毕竞是朝廷下访,不可怠慢,赢得开头红。

朝廷文武众官一走,蔡细历又杀到,连连举办汇报会,对翁诗杰留下的明枪暗箭,以无形掌一一见招拆招,同样的,也有群情激昂,誓为老蔡后盾。

如此旷日持久消磨下去,暮然回首,牛头示威却在灯火阑珊处,翁诗杰暗吟:咬定老蔡不放松,立根原在党权中。 千磨万击来较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所以,华社再穷不能穷教育,马华再穷不能穷党争。

6 comments:

Yong Chiang said...

好一句,华社再穷不能穷教育,马华再穷不能穷党争。

Anonymous said...

自诩是华社的哼哈二员大将:

缺骼膊的翁大元帅;瘸了腿的蔡大将军!

这两只各带残疾的蟋蟀王,正在瓦罐里吱吱鸣叫,挑须弹腿,准备来个鱼死网破···

是为华社?是为马华?是为国阵?是为个
人?不劳解释,众皆了然!

对马华而言,

这瓦罐可以是战场;这瓦罐也是骨灰盒。

别 争 了 ,合 葬 吧!

Anonymous said...

蔡细历借巫统既得利益分子翻身!
《马 来西亚内幕者》(malaysian insider)指说,巫统并不想要翁诗杰领导马华,而要让“属意”的蔡细历担任马华总会长。看到此报导,我深表感谢,因为这篇报导让我们看清楚,谁才是 堂堂正正属于全体党员和华社的总会长,那就是翁诗杰,而不是要依附巫统内部的一些既得利益分子来争取翻身的蔡细历!

他写得对,这篇报导提醒了马华党员!翁诗杰无畏无惧,坚持彻查PKFZ真相,带领马华为人民追讨15亿的血汗钱,结果得罪了巫统内的一些既得利益分子和张庆信这些财大气粗的商界流氓,难怪这些巫统的人不要翁诗杰!

马华被华社看不起,就是因为马华被华社认为甘于受巫统的操弄,被看成是敢怒不敢言、当家不当权。马华如果要抬得起头做人,要让华社看得起,就必须挺直腰杆做人!

巫统的利益分子不要翁诗杰做马华总会长,马华党员偏偏就要翁诗杰做马华的总会长,让他继续在内阁斗争下去,追查PKFZ,追讨人民的血汗钱!

翁诗杰做我们的总会长,将让华社重新对马华产生希望,因为连行动党的林吉祥和潘俭伟等都支持翁诗杰彻查弊案。我们如果要让马华摆脱被巫统操弄的印象,在华社面前抬得起头,就必须支持翁诗杰!

那些巫统内部的既得利益分子当然希望蔡细历做马华总会长,因为蔡细历是一个有把柄、有污点的人,他如果做了马华总会长,这些利益分子简直可以把他操弄在鼓掌之间,到时候,就没有人要彻查PKFZ,他们就可以高枕无忧、袋袋平安!

我们也要感谢《马来西亚内幕者》,因为它的报导也证实了,蔡细历确实是有借用巫统既得利益分子的力量,介入马华问题,来达到他翻身和做官的目的!

Anonymous said...

蔡细历岂可否认自己曾求官
lee thoonheong 9月8日 下午 4点48分
蔡细历老神在在的重申他从未和翁诗杰要求过官职,我听了差点喷饭。也对政客虚伪的程度有新一层的认知了。

记忆犹新蔡细历在翁诗杰的州主席名单出炉后酸酸的发表了一番言论,说道翁诗杰并没有诚意整合马华,而且还正对是否受推荐返回内阁说了一下的一番话(当今大马报道):

针对入阁与否的问题,蔡细历强调,虽然翁诗杰认为“民意比党意重要”,但就推荐马华部长一事,党意却是先决的考虑。

“他哪里知道民意不要我进去内阁?而且如果民意比党意重要,为何马华从来没有推荐外人来成为部长?”

他说,他从来没有否认民意的重要性,不过若说推荐官职的名单,却得尊重党员的意愿。

“当中央代表投我一票时,就代表他们认同我应该入阁。没有人告诉我,我投你做署理总会长,只是要你当党内老二,而不要你进内阁。”

“我只听到很多人说,我们肯定支持你,也要看到你重返内阁。”

难道这算是蔡细历不在意有没有官做的言论吗?这算是不念眷部长职位吗?以上言论还没有结束,看看以下的(也是当今大马报道):

“他绝对不会允许翁诗杰在没有向首相推荐他出任部长的情况下,却相反的的公开声称首相和巫统不接受他出任部长。

“如果我发现他们没有向首相提呈我的名字,但还告诉全世界,巫统和首相不接受我,我一定会反击。”

嘿,以上的文章充分的显示了蔡细历除了要当马华署理总会长,最重要的就是重返内阁。署理总会长一定要是部长这个概念有头到尾都是蔡细历的思维,现在马华特大召开前夕,蔡细历才来说他从来不曾和翁诗杰要求过部长职,其实没有错,因为他不是要求,他是威胁,他是以署理总会长的身份来要挟马华给回他所失去的。想来他已经忘记部长职是马华的,而不是他个人的。从这个事情上,我们终于了解和为虚伪了。

虚伪归虚伪,作为关心马华的华裔,我有必要提醒蔡细历他所说过的话,你可以要求部长职,你可以威胁自己的政党,但是如果你要颠倒黑白,以满口谎言欺骗民众,民众当容你不得。

Anonymous said...

Ref: - "蔡细历岂可否认自己曾求官
lee thoonheong 9月8日 下午 4点48分"

在记忆上我也曾看过蔡细历有所说过类似求官不遂的气话,只是没有很深刻的印象罢了。
多谢提醒。

Anonymous said...

我也记得翁总说过一句话,那就是:一笑泯恩仇 他说的话算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