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September 2009

毒家专访总会长

记者:拿督斯里,为什么你说一笑泯恩仇之后,还是要干掉老蔡?
总会长:你那只耳朵听到的?我说的是一笑萌恩仇,每一次的笑容都令我的仇恨萌芽,你不懂笑里藏刀吗?

记者:请问你有否在沙巴说过:"蔡戏力那条狗,砍掉他!",同时也说过要用纪委会弄死他?
总会长:我说过讲到做到,我做到了。我没有砍他,他不是活着到处去乱吠吗?

记者:你不怕他搞特别首都大会(特大) 报复吗?
总会长:怕?这不是我的个性。我有道上的朋友,任尔东西南北风

记者:Poi Kai Frozen Zone (PKFZ 仆街冷冻区) 的弊案为什么出现十面埋伏危机?
总会长:你错位思考,搞错危机了。我是说,即使有十面八方的人对我不利,都会中我的埋伏。这就是内战内行

记者:果真是人中之龙,可否讲讲这些埋伏?
总会长:人家说我拿一千万,我就告他诽谤,这是张百亿陷入的其中一个埋伏

记者:还有呢?
总会长:蔡细力中招的是,如果没有外力介入,怎能构成性交?这是另一个埋伏。我跟他口交,不不不不,是口头交战,也是给他中埋伏。

记者:再有呢?
总会长:官商勾结、一亿倒总、恐吓夺命等等,在这节骨眼上,我不便多说。

记者:盛传你跟张百亿有路,你想解释吗?
总会长:我不会对谣言或假设性问题回应

记者:有一个丹斯里级的商人曾在宴会对你出言不逊,他是谁呢?
总会长:你应该问那个人,我不知道。

记者:你对叫机费还没还清,有什么补充吗?
总会长:时间会证明谁在说谎。 Bold
记者:这个时间的概念是多久呢?
总会长:PKFZ屁案到了2402年亏损125亿,你认为我的时间应该设限多久呢?

记者:很多人说你查POI KAI屁案是为了逞英雄,你认为呢?
总会长: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记者:拿督斯里,为什么你对我的问题总是没有直接的答案?
总会长:我的决定不必向全世界交代

(本文纯属虚构,欢迎对号入座

5 comments:

~aNG~伟翔 said...

a very good article!! bravo!

Anonymous said...

http://mt.m2day.org/2008/content/view/26404/84/

Yong Chiang said...

林大哥:写得真好,非常喜欢看你的文章。

twt_txx said...

Dr.Chua, should you stop buy kopi O for FangPi,Lim if any,for this type of article, media prompt that Lim as writer for you, people judge you position with team surround you! and This is a bad indication! Just how many article only? How far still for goal.

ken tatt 健達 said...

初出茅庐,开笔之作,以文会友,敬请赐教!
http://www.lowkentatt.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