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August 2009

翁诗杰挟持KDSB行滥权之便

交通部长翁诗杰处在十分尴尬的境地,他乘搭私人飞机可能构成滥用权力的指控,因为内阁部长因公办事只允许乘搭马航或亚航,即使紧急情况必须动用私人飞机也得照会首相寻求批准。


前警察商业罪案调查组总监南利,就因为使用警队的飞机巡视本身在沙巴的土地而被检控。以前,一位州警察总长的官车被妻子坐着去买菜,受到内部纪律的对付。


据知,当前的警察总长慕沙哈山上下班时,虽有护卫开路,但己收敛不再使用惊天动地的汽笛号响着令公路使用者闪避让路,以免这种夸张的行径除了扰民,也是另类滥用职权的方便。


Kuala Dimensi私人有限公司的母公司威加雅巴鲁国际有限公司(Wijaya Baru Global Berhad)集团的副行政总裁兼执行董事法依沙阿都拉(Faizal Abdullah)证实,交通部长兼马华公会总会长翁诗杰今年共乘搭其公司的飞机五次,飞往槟城、关丹、沙巴、古晋和新山,最后一次是在今年420日,且完全没有缴付飞行成本费用


翁诗杰没有理由不知道上述公司与Kuala Dimensi S/B是有关连的。既然KDSB成为他下令调查的对象,他却使用有关公司的飞机而仅付成本费用,就有挟持和滥权之便。


据一位部长分析,翁诗杰没有避嫌而享受上述的优待,即使个人掏腰包支付费用,也是仗着交通部长的职权身份假公济私。再说,如果他把五次飞行纳入公家费用,也不符合政府的行政指令,自陷於滥权的泥淖之中。


尤有进者,假如政府不知头不知尾支付这笔14万令吉的费用,其实是由纳税人买单,浪费公帑。


翁诗杰把五次飞行定位在公务需要,这就要看首相纳吉是否能够接纳他的解释。假如每个政府高官都享受特权乘搭私人飞机,这个政府真是乱得离谱。

6 comments:

Bentoh said...

他大可說是因私務而使用私人飛機, 然后自己付賬...

或者說當時首相經已答應讓他因緊急事務乘搭私人飛機...

黄绍华 said...

如今的局势就算不令到翁头变大,
也肯定烧到了他自己的双手。

月光光 said...

每天都把自己说成与『圣人无异』,唱别人说「有污点就是有污点」,现在看来,好像翁诗杰也不是什么「超级清白」的东西。

他今天还申请封口令,要张老大禁声,看来是污点层面浮出台面,而不是他所说的十面埋伏其中一面浮出来。

还口口声声说「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小弟倒想知道哪个真、哪个假!

Anonymous said...

不倒翁:我不用向全世界交代

Anonymous said...

张庆信警告翁诗杰不要咄咄逼人,否则他将逐步“揭开对方底牌”。他表明无惧翁诗杰报警。他说,他是于去年在朋友(马青总团长魏家祥)要求下,承诺捐献1000万令吉予翁诗杰,充作“马华区会活动基金”。

“翁诗杰可以反驳,不过,我希望他不要逼虎跳墙,逼我揭发更多内幕。”

翁诗杰是今早于马华总部,在一众马华中央领袖的陪同下召开新闻发布会,郑重否认曾收取张庆信的1000万令吉捐款。马青总团长魏家祥并未出席记者会。

我们当然体恤家祥,硬朗作风的他,仍然遮遮盖盖,顾及张庆信.勿受制于庆信,走自己的路,未必就不好.

Anonymous said...

Why some MCA memebrs are still so naive and easily trust what was said by him? please study the General orders that govern all cabit members and government servants! NO exception except the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