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August 2009

人格没有担保价值

马华总财政郑福成拱出人格,担保翁诗杰没有从张庆信手中领取一千万令吉政治献金,言举太过夸浮。一个人的人格不能典当、取代、保证另一个人的人格的优劣。

当一个人的人格被另一个人格硬生生来荣耀地担保时,郑福成的人格就占尽上风,间接贬低翁诗杰的人格。

人格,是人的性格、气质、能力等特征的总和,也可解作道德品质。

郑福成的人格是任人评断的,由不得他用本身的企业成就来表述个人人格的矜贵和高人一等。因为马华90万党员都同样有人格,这种人格的高下并不是建立在权位来说明。

当一个人缺乏社会地位或财富垫底时,人格就显得没有亮眼的价值;那些有权势的人就据以他的人格傲视群伦,这是价值判断的严重误差。如果平民百姓动辙呐喊用人格作保,人们都会怀疑他是否念错经,在跟耶稣对话。

人格到底值多少钱?走进银行,没有抵押没有经济背景的文件认证,能够用人格贷款100令吉吗?人格既然是精神上的无价之宝,就是"无价",在物质挂帅的现实环境里,其实是不名一文。

如果人格担保足以量化,人们宁可相信功利主义的实惠,要求一个豪气的人拿出他的身家作保,毕竟,人格是无形的个人诩,口出如风。在古代,担保失利,甚至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以谢天下,以填补当时法治精神缺陷的真空。

如果有人用人格担保,这种豪言壮语等于宣示他的人格处在众人之巅。位高权重的人都有误觉,把他们的财产和地位跟人格划上等号。

至今,即使国家领导人的人格也受到人民的检验。譬如敦马哈迪的言论并不会因为统治22年的资历,就构建人格权威。舆论抨击他的观点时,也相应检验他的人格特质。

西谚说:人都有三个名字,第一个是父母的赐名,第二个是朋友背后的称呼,第三个是死后的评价。一个人的人格通常是第二个最为明显,第三个则是担当生前事,何计身后评。

当下,翁诗杰笼罩在1千万令吉和享用乘搭张庆信私人飞机的浓重疑云,都能够以司法调查手段厘清事实,检验人格中的道德谁是谁非。在现有法律中,涉及轻微犯罪也只能口头担保三两千令吉保释,人格是没有担保价值的。

2 comments:

細水長流 said...

银行界里没有人格担保,只有个人担保。
所谓人格担保是没有价值的,但是个人担保就不同,个人担保是说,被担保的借贷人在没有能力还债下,担保人必须承担借贷人的所有债务。
同理下丹斯里郑福成只是说明人格担保,没有说清楚讲明白是否包挂个人担保,担保老总没有收到这一笔捐款,否则就个人辞职总财政,上议员,区会主席等谢罪或什么之类的。

Khairuddin Naim said...

ong tee keat really looks like Taiwan Ah Bian...wonder his future will be ah Bian..kakakak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