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August 2009

婊态和犬吠文化

张庆信蜻蜓点水激起捐献1千万马华基金的漩涡,使得翁诗杰大张旗鼓,统领九十万大军倾巢讨伐,动用整个党的声势维护他个人的清誉,未免惊徨失措得有点夸张。

国阵成员党如巫统、民政党或国大党的党魁历来都有受到指责,但他们都能老神在在地一夫当关,不必以党的政治资源抵抗外辱。唯独马华的总会长的英雄气盖如此外强中乾。

翁诗杰已报警指控张庆信刑事毁谤,就让查明的真相或通过法庭诉讼说明事实;他既然声称"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又何必再跟张庆信缠斗下去?

马华把千万献金疑云轰炸为张庆信试图转移视线,这纯属是政治词令。张的KDSB已成为巴生港口自由区(PKFZ)弊案的首要调查对象,翁设立的小组也针对六大弊端中可能冒领五至十亿令吉报案。因此,再如何施计转移视线,也改变不了KDSB的涉嫌事实。

揭露弊案的是行动党,身为交通部长的翁诗杰口口声声"下令调查",只是履行应有的职责,不必用英雄气盖展显壮怀激烈,向国人营造十面埋伏的悲情博取政治怜悯。

掌握整个弊案蹊跷的翁诗杰,至今还没有斩钉截铁揪出主嫌共犯,和说明其中弊端的关键所在,他不断用官商勾结、黑白两道威胁、外力介入马华,暗中倒翁地闪烁其词,其实真正转移视线的正是他自已。

林吉祥过去一日三问累积108道疑问,其实也包含与他共揭弊端的内容,然而指挥调查的翁诗杰对百问而无一答的态度,至今令人扑朔迷离。

翁诗杰必须厘清界限,调查PKFZ弊端,何以会跟MCA的政治纠缠不清,为什么会衍生搞特大倒翁,外力介入干预马华党务,以致为什么他上台不及一周,就有党内人士筹集一亿令吉要倒他,这跟PKFZ案件有什么直接或间接的串联关系?

此外,由翁诗杰揭露有政党试图从东马延伸到西马建立桥头堡,意欲消灭马华,取代马华的地位,到底有什么可怕?当今民联的窜起,行动党和公正党实际已掌控的政治实力,难道不是马华心腹大患?

砂劳越的民主进步党是蚊子党,不过,该党总财政张庆信最近与翁诗杰杠上了,己变为黑斑蚊党,使到翁诗杰浑身骨痛热。

一千万令吉的政治献金,是否潜存抹黑倒翁的阴谋,尚侍查证。但是,翁诗杰毫不避嫌,如今已承认乘搭与张庆信有关的私人飞机,已经昭然若揭他与调查弊案的首要嫌疑人的私交关系匪浅。

这种关系沾染了利益冲突,主要是飞机不是如早前咬紧牙根所说的公务需要而包租,而是由张的公司借给翁乘搭飞行只收成本费用,也就留下一笔叫机费还没梳理。

翁诗杰在这个环节上就犯上兵家大忌,过去他所建立的道德、清廉、正气凛然的形象,如今犹如60年代从中国进口的纺织品,不是褪色就是缩水。

张庆信如今锁定那一千万令吉的授受是他与翁诗杰一对一的事,叫马华党员切莫插嘴帮腔。张庆信对马华领袖自诩有20亿党产,也将重新检讨他以1令吉,象征式收费租出八间店屋充作沙巴拉曼学院用途,是否还有必要续约。

翁诗杰向来对党内表态文化深痛恶绝,如今面对张庆信的进逼,党臣和诸侯的声援力挺,极其献媚也可解作"婊态文化",婊子当然必须千姿百态来讨喜,让客人喜不自禁,然后嫖她。这种一声吠影,百犬吠声的造势,也是马华的犬吠文化,实在够喧闹。

光明日报专栏《斗胆放话》22-08-2009

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Ask him to read the GO carefully and see how many sections he had violated!

志強敬上 said...

精彩萬分,拍案叫絕。

冷眼旁观者 said...

林放先生,
在批判翁总的部落客之中,只有你最泼辣,最有胆色,不是谩骂,而事用理由说话。

eddie said...

林先生:

翁总在峇东巴西的补选为国阵候选人罗海扎拉票时说:“不由我或任何人去评论一个人的性格。”“马华的任务是启动竞选机制,确保讯息可传递以及国阵获得支持。”

你也来评一评,你的文章真精彩。

alena said...

精彩绝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