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August 2009

叫机费是老翁致命伤

翁诗杰到底有没有收取张庆信千万马华政治献金?马华当权派的家臣家丁正为主子高声呐喊护航。反击的重点直指张庆信试图以捐款来抹黑身为交通部长的翁诗杰,在彻查巴生港口自由区弊端上转移视线。

1千万令吉的捐赠疑窦已进入司法调查阶段,翁诗杰双管齐下,以刑事诽谤报警,也通过律师发函要求张庆信七天之内道歉,否则索偿。


不过,翁诗杰虽然行使司法权力,仍然惊徨万状召集马华领袖汇报会灭火,动员党内的支持力量为本身的政途护驾。这些动作反而与清者自清蒙上更浓重的阴影。


翁诗杰真正惹祸上身的并非1千万疑云,他乘搭与张庆信有关连的私人飞机所遗留下来的叫机费,才是他的致命伤。


张庆信的副手法依沙揭露,翁诗杰曾借用Wijaya Baru Aviation 私人有限公司的飞机五次而积欠约14万令吉的成本费用。


翁诗杰承认只包租四次,另一次只是受邀登机。他与政治秘书林圣才口径一致,认为上述公司应把账单寄达交通部,经过核查之后才由财政部付款。他们指出,既然没有单据,就无从付款,坐霸王机的问题并非事实。


就这项"叫机费"的争拗,WBA驳斥,该公司并非出租而是由翁诗杰借用,当时已言明在先必须支付油钱和机师等基本开销。但是,身为交通部长的翁诗杰应懂得主动付款而不是让人追讨这笔叫机费。


如今,这笔叫机费引出的问题就有诸多尚待厘清和追究的学问。首先,按照政府行政指令,部长只被允准乘搭指定的马航、亚航、飞萤等数家公司的航机。如果紧急情况非乘搭私人包机,则需要向首相报备请示。


因此,翁诗杰一早口口声声是因公务包机,不但违反政府行政指令,也有滥权之嫌。因为政府不可能为他个人行为浪费公帑。


短短几天内,翁的政治秘书林圣才改口了。他说,有关机费将由翁诗杰自掏腰包支付,等於否决先前因公务飞行的说词。


林圣才护主心切,扯到翁诗杰在交通部的廉政,就连个人书信来往的信纸都公私分明,不会假公济私。用一张空白的纸来举例,能够包得住滥权的污点吗?


让我们共同检视叫机费的其中蹊跷。翁诗杰最初把包机用途定位在公务需要,如今看风转舵把这事情转为自费飞行,以避免滥权的嫌疑。


假如翁诗杰自费,又将面对道德、利益冲突、甚至沾染到贪污的嫌疑。


张庆信是巴生港口自由区的总承包商,是翁诗杰下令调查PKFZ的数十亿令吉的弊端的首要对象。但是,翁诗杰却从涉案的KDSB的母公司享受借机的方便和优待,这已违反道德和清廉的基本守则。与翁诗杰标榜的高风亮节的形象,简直判若两人。


最令人气愤的莫过於,当媒体询问他为何对调查的对象无所避嫌时,翁诗杰竟然理直气壮表明,张庆信未被定罪之前,仍然是清白的,以合理化他与涉嫌人士的挂勾是无可厚非的。


如果按照他的逻辑思路,天底下任何执法者在调查和检控期间,都可以与嫌犯建立私交和利益输送。翁诗杰的辩白是否合理,似乎只有他和他的良知最清楚。


摆在眼前14万叫机费和1千万令吉献金疑云,多数人把眼球给1千万的钞票搞得头昏眼花。实质上,十四万叫机费构建的官商关系所潜藏的道德和罪责才是翁诗杰的要害!


光明日报专栏《斗胆放话》18-8-2009

1 comment:

TG said...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相互矛盾的说法只是让人感觉他欲盖还彰和自圆其说,这不该是标榜高风亮节的领袖该给人的印象。

双重标准,自我定义,怎么说也很难说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