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August 2009

新闻自由的倾斜

网络媒体和部落格的兴盛造就了言论有更大的发挥空间。比起平面媒体,这些被视为敢怒敢言的大胆挞伐言论更符合人们期望中的言论自由,有的人因此揶揄报章报导和评述时避重就轻的软弱行径。

只有身历其境的报人才能冷暖自知,个人的意志并不能在报章上淋漓尽致,得心应手。在现有法令的制肘之下,报章都得"宏观调控"内容,以避免多元社会结构引发的敏感;即使报章严慎自我过滤,像走钢线一般苟且度日,仍然要面对影响力偶尔介入干预,使报章充满无力感。

网络评论在无疆界的势头下,享有更宽松的议论空间,但这种尺度并不能相对让平面媒体共享。在敦马哈迪铁腕执政时代,无论是否出自敦马的旨意,媒体都是战战兢兢经营新闻事业,直到敦阿都拉上台,以前的紧迫感才逐渐消除。

敦阿都拉对新闻自由的尊重,自已也栽在言论自由的泥沼之中。这时期,网络媒体对政府弊端的统战,加上平面媒体有更宽广的言路,他因此对舆论压力招架不住。

他的随和使他的内阁部长胡作非为,把写了144个字寄居论的女记者援引内部安全法令逮捕,藉词是为了保护她的安全。内安法令的胡扯滥用再度点燃怒火,成了在野党和非政府组组织掀起废除恶法的激烈诉求。最近万人示威正是累积多年怨恶的爆发。

政府对内安法令始终还有依恋,认为当今国际恐怖主义的颠覆活动有必要留有一手,以备急需。但是,未经审讯且由当局判断的扣留始终乖离法治精神。因此,即使政府对内安法令的实施有所调整略表仁慈,但过去的恶劣纪录总令民众难有安心。

首相署部长纳兹里恼羞成怒挑衅,如要废除内安法令,可通过选票推举民联执政,就能从心所欲。在国阵致力巩固政权的时候,这种言论无疑是倒米的行为。

308过后,华、印裔政治醒觉已应势崛起,但是,这种趋势开始被别有用心的马来文报章刻意扭曲,向马来人煽情拨火,离间种族和谐以期马来人怀着敌忾同仇的心情团结在巫统的旗帜之下。

在大马,只有执政的巫统所控制的报章拥有撒野放纵的权力而安然无事。如果同样的言论见诸华文报章,肯定要承担沉痛的代价。马来报章言论之煽情受到撑腰和默许,华文报章则会受到挞伐和检举。法律的诠释和话语权通常由执政者说了算。

尽管马华常在华社展显如狼似虎的语言和姿态,要与巫统平起平坐,但对新闻自由的尺度的审议,看来只有老鼠见猫的模样。如果国阵成员党事事避讳,不敢向巫统晓以利害,白蚂蚁将不断蛀蚀国阵的招牌。

新闻部长莱斯雅丁证实将研究以绿坝来过滤色情录像以保护青少年免受涂害。但是,享有不经审查的网络参与者都怀疑和担心政府会顺藤摸瓜堵截当前的言沦内容。如果政府违背有关承诺,那就等於给网络实施另类内安法令。

不过,首相纳吉已否认这项决策,表明投鼠忌器会引起反弹。其实,政府应当做的是多多管教马来报章三不五时玩弄种族情绪,这对一个马来西亚的理念是极度的嘲讽,但是,巫统一些领袖却为族群政治亢奋与之共舞,反观当前华文报章多元性的平衡报导,政府应心存感激切莫过度染指。当今华文与马来文报章的新闻自由已有严重的倾斜。

光明日报专拦<斗胆放话>15-08-2009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