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August 2009

马华散布白痴流感

突然有恻隐之心,担忧马华各地领袖开始从正常人走向白痴的危险边缘,假如他们对聆听汇报会所言所语照单全收,马华白痴流感就会在党内蔓延扩散。


张庆信爆料曾分三次给总会长翁诗杰1千万令吉,翁否认了,同时反过来说上台不及一周,党内就有人筹集1亿展开倒翁行动。很难理解有那个神经错乱的白痴会拿1亿令吉去倒翁?


马华已进入持续性受迫害幻想症,除了1亿倒翁之外,还有人搞特大要倒他,又有人借助外力要倒他,再有官商勾结要倒他,再再有黑帮势力要干掉他,再再再有人要把马华连根拔起,筹组新党取代马华,也是要倒他。


翁诗杰制造的十面埋伏恐怖悲情,环绕在下令调查巴生港口自由区弊案后不断发酵,但是,这些感觉都是翁诗杰孤声独唱,唱得寂寞就号召党员来和声。这和声就是作为后盾的挺挺声。


就拿党内筹资一亿倒翁来说,即使通过乩童问问神明,神也不知道为什么翁诗杰如此犯众憎,搞到神智不清的人会拿1亿令吉要埋葬他的政治前途。


乩童或会说,也许是梦游、也许是跟影子打架,也许是左手怀恨右手,最好是自残断臂,做个独臂独行侠,独唱英雄悲情曲,独揽大权就会头脑退烧。


上台不到一年,翁诗杰嘴里说的埋伏危情,已经是仇家满天下。是历届马华树敌堪称第一的总会长。


如果真有人要颠覆马华、取代马华、消灭马华都是为了对付翁诗杰,那么,为了马华的存活,这已是让他牺牲小我的时候。免得他那把嘴像啄木鸟那样,啄毁马华这株缺乏政治营养的大树。


这些日子,翁的十面埋伏只是为巩固自己的地位埋下伏笔,让那些攻讦他的言行掉落他自设的十面埋伏。到今天为止,翁诗杰所作的种种指责,充满虚幻和遐想,人们只听到他说三道四,却没相关的具体事证,烟霾污染着空气,翁诗杰的悲情语言则污染马华的政治。

3 comments:

糊涂侠客 said...

台上讲话的那些白痴看来要清理一下了。

小白船 said...

林放兄,如果张庆信今天指责刘天球或林吉祥拿了他一千万,你说反贪会会拖到今天都没空去找他问话吗?

我妈妈说,翁总手上戴着佛珠,所以反贪局不能调查他。是真的吗?

Jack said...

请问他的佛珠何处卖?
在这个动荡不安的时期,在国会门口摆卖,生意应该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