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August 2009

马华沦为翁诗杰的战斗筹码

马华即将举行全国区会领袖到中央聆听总会长的汇报,以及召开中委会为翁诗杰面对张信的指控寻求护航策略。


翁诗杰的作风是,平时七情上面、口沫横飞尽显个人英雄本色;一旦受到强劲的打击就号召家臣家丁一起来抵抗外力。整个党的机制变成了他的个人战斗的筹码。


不久前才有马华三部长七副部长联署声明为他呼喊,现在战场扩大且又激烈了,无论是召开区会汇报会或中委会,谅必为他被指倥收取张庆信1千万令吉的马华基金以及乘搭包机欠款十四万令吉叫屈。


就事论事,有没有拿1千万,翁诗杰既然以刑事诽谤向警方检举张庆信,就让警方调查,更何况,翁诗杰已限令张庆信收回指责和道歉,否则就兴讼索赔名誉损失,他已按照司法赋予他的权利来保障他的声望。


简单的说,这是他本人与张庆信杠上了,纯属私人恩怨,不必拿整个马华的资源为后盾。


马华党员有99%没有坐过私人包机,翁诗杰以交通部长之尊,逍遥自在任我飞翔,现在,张庆信的公司要鸠收五次飞行的成本费用,其中蹊跷绝大多数人不清不楚。


问题的症结是,阁下爽是爽过了,不爽的时候要马华上上下下来分摊,实在不符合翁诗杰知书达理、敢做敢当、正气凛然的形象。


1千万马华基金是献捐、贷款或是贿赂,现在一时说不清楚。


但是,有关翁诗杰自称包租飞机的疑窦,其实是可以检视的。


张庆信的副手已再一次声明,飞机是借给翁诗杰使用,按规矩是用者支付油钱和基本的成本费用,所谓包租的问题不存在,因为该公司还没有出租飞机的执照。


现在,翁诗杰要包租飞机的账单,等於承认身为交通部长乘搭没有出租执照的包机。


张庆信的副手调侃说,你向邻居借车,起码也得自己打油和付过路费。


有记者问翁诗杰,张庆信的KDSB成了他下令调查的主要对象,为何他不避嫌呢?


翁诗杰答曰:张庆信未定罪之前仍然是清白的,合理化他在乘搭私人飞机的课题上没有道德或滥权的嫌疑。


按照这个逻辑,警方或反贪委的官爷们调查期间,都可与嫌犯建立私交,上门到会,看看有什么可以检到的便宜了。

6 comments:

Jack said...

天平马戏真好料,
主角演技瓜瓜叫。

热情观众声声好。
看君何时台下掉!

量街的人 said...

总会长不是说‘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那为什么还要召集特别汇报会呢?我们都住在柔佛州,又没有飞机,驾车飞上飞下很累的嘛!

Anonymous said...

Mr. Lim,
You are absolutely right, but when will the MCA members wake up to face facts?
This is his personal problem, nothing to do with MCA! Those MCA members who turn up will be under suspect in a conspiracy.

海南一哥 said...

翁总不是很痛恨表态文化的咩?
曾几何时,做了总会长就爱上了表态文化?呼党招员,劳师动众,要人表态支持,不该是高风亮节的翁总所为!
当年背着镜子骂别人,今天对着镜 子还骂人,却忘了镜中人是谁?

Jack said...

假设翁只是废材一个,
张鳄会傻到丢一千万进海吗?
他现在还要问人家:‘我的一千万咧?”
要知道啊?
去问海龙王咯!

沈兴 said...

哈哈哈~~~说的有理。海龙王太远,不好收。要收的话,等大伯公生日,就有好收了。慢慢等就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