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August 2009

孔子怎会谴责遗腹子?

长埋黄土的赵明福留下离奇死亡的疑窦有待解密,而他的未婚妻怀胎二月的遗腹子则因赶不上注册结婚,也留下等待解决的手尾。这个孩子的身份能否排除法律障碍,名正言顺的成为赵家骨肉,正寻求各方面出谋划策。


按照婚姻法,由於文件欠缺赵明福的父亲身份,法律盲点使孩子登记为赵明福的后代出现空白的争议。赵妻苏淑慧毫不忌讳自称未婚先孕,这是华人社会"先搭车後补票"认可的普遍现象。


正因为如此,赵明福有意筹办婚事,不料在接受反贪委的调查时的坠死。身怀遗腹子的淑慧为个人名节以及为爱人延续香火,希望孩子具有赵家后代的名份。


当赵家谋求解决之道时,华裔回教宗教司郑全行博士却在马来前锋报发表"反对合法化遗腹子"的言论,大放阙词认为"若释迦牟尼、孔子和老子还在世,也肯定会强烈谴责要求让赵明福遗腹子拥有合法身份的人士"。


郑全行博士是宁可看到遗腹子的身份迷糊、不具合法地位才符合他的合法观念。当首相纳吉指示检察总长和相关部门研究孩子的报生纸问题,而身为回教徒的首相夫人和马来人部长有意为遗腹子"正其姓"作出努力时,身为华裔回教徒的郑博士以本身狭隘的观念向马来社会表述反对的看法,无疑是对赵家的伤口撒盐。


由於他以回教宗教司身份评述其他宗教背景人士的困扰和诉求,这是缺乏敏感和不明智的。他对一个佛教家庭抬出释迦牟尼和孔子作为反对的理论基础,对华人文化的无知已有数典忘祖之嫌。


人们根本无法接受郑全行假设佛祖、孔子仍在世会谴责遗腹子的说法。宗教的慈悲为怀具有包容精神,并不是郑全行的个人的研判所表现的冷酷无情。他没有资格对别人的宗教信仰说三道四。


以孔子的身世来说,至今谜成一团还没有定论。各方史学家对孔子乃"野合"而生至今还在研议。单是"野合"一词,就有遗腹子、私生子的释义。也有历史学者认为孔子父亲叔梁纥以66岁之龄与18岁的颜征在生下孔子,在那个时代背景下,年龄悬殊不符合礼教章法而视为"野合"。


古代历史学家都有"为尊者讳"的顾虑,因此,孔子的身世鲜少被史家所突显,"野合"给后世史学留下不同的解释。多数人是按照本Text Color身的时代背景和伦理文化来解读和注入"野合"的见解。


因此,具有谜团身世的孔子顾影自怜犹有不及,如果在世,怎会像郑全行博士凭空臆测冒充死人说话,谴责遗腹子的身份问题呢?如果孔子有所责怨,首先发难的对像准是郑全行。


光明日报专栏《斗胆放话> 7-8-2009

 
 
 
 
 
 

4 comments:

量街的人 said...

哦!原来孔子也是遗腹子,郑全行,这次你死定咯!犯众怒咯!明天肯定听到满街都骂你咯。

Fong Pau Teck 房保德 said...

做人千萬不可以忘掉自己的根和本
只有禽獸類如豬狗等才不懂自己的根本
身為一個有學問的華裔同胞為了討好回教徒
能夠講一些違背自己良心和忘掉自己的根本的人
不管是博士或博土
都是豕狗類...

ps. 以上事故 純屬虛構 如有雷同 純屬巧合
如對號入座 後果自負

Yong Chiang said...

这种人以后死了不知道有脸见他的列主列宗吗?叫他不要叫华语名字,改成马来名字啦,丢脸。

Yong Chiang said...

马来走狗,他以为他是什么?自己是什么人都搞不清楚,有资格拿佛祖来过桥吗